zv4s9引人入胜的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txt-第四百二十三章:說書人-kilny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那一晚的逃婚事件,在武魂城里闹得很大,加上城中住着很多准备参加订婚仪式的各大势力代表人,这个动静,自然逃不出他们的耳目。
用不了几天的时间,这个消息,就传便各个地方,在大陆上传开来。
这不就代表着武魂殿和七宝琉璃宗的联盟关系破裂了吗?
对此事件,很多人都是乐于看见的。
至少,心中的压力,减少了许多,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还有就是,竟然是男方选择了逃婚,那不就代表着,七宝琉璃宗这边是在找事吗?要知道,武魂殿的实力,可是大陆上最强的,即使是上三宗之一的七宝琉璃宗,在其面前,也得避其锋芒,落为下乘。
大秦王妃 雪然
现在闹出了这一出闹剧,不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前,狠狠的扇了武魂殿一巴掌,赤裸裸的羞辱啊。
自诩第一,傲视整个大陆的武魂殿,岂能忍受这种屈辱?
情牵帝王心 小蕊
穿越古代嫁给僵尸 漠情
不说把七宝琉璃宗灭门,要是不让七宝琉璃宗大出血一次,那简直是说不过去了!
大陆上的各大势力,都在暗中观望着,笑看武魂殿对七宝琉璃宗进行征讨,打压,心中大为舒畅。
重生從穿越開始
谁让七宝琉璃宗之前暗中与武魂殿联合,然后突然宣布出来,让没有准备的大伙们都吓了大跳,心眼都提到了嗓子上了。
所以,他们都很利于看到七宝琉璃宗这般。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是,一直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也没有见武魂殿对七宝琉璃宗进行什么动作。
这让其他势力又不禁担忧起来。
武魂殿被这样丢面子羞辱,竟然能忍住不对七宝琉璃宗出手,难道,两个势力之间,还保持着联盟关系?
见武魂殿没有动作,一些人的心情,又变得不平静了。
……
莫林小镇。
一家酒馆里,大厅中回响着各种嘈杂的喧闹声。
向着两边敞开的大门,一个人踏步走进。
服务员见到有客人上门,立刻满怀着笑容,小跑迎上前,亲切的问候。
“欢迎光临莫林酒馆!尊敬的客人,用餐还是住店呢?”
服务员的态度很恭谨,因为这个客人的装束很奇特,他身穿着青色长衫,肩膀披着有些破烂的灰色长袍,头顶带着一顶竹制斗笠,前帽压得很低,看不清其面容。
他腰间挂着数把形态各异的刀剑,隐约间,能感到恐怖凌厉的锋寒之气。
在这个人人都有武魂的世界,特别是魂师,依靠自身武魂力量的人,基本是很少会有人把武器随身携带在身边。
这倒是令人感到怪异。
不过,服务员能从那些刀剑上感觉到,这位客人,不是一个善茬。
能有这种气势的人,应该是一个魂师,所以,他的态度特别的恭谨。
“你们这还能住店?”斗笠人有些惊讶。
“当然,我们这个酒馆是莫林镇最大,最好的酒馆,当然有住店服务。”
不过,客人伸出手压了压头顶上的斗笠,斗笠下传出一声嗤笑。
“呵呵,不会是什么特殊服务吧?我只是一个路过旅人,不需要这些,能给我填饱肚子就行了。”
闻言,服务员愣了一下,脸上不由露出了尴尬的微笑。
“哈哈,客人你真是幽默,我们这是正规场所。”他有些尴尬的接受到,然后弯着腰,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用餐是吧,客人您随我来。”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刚刚坐下,服务员就递来一本菜单。
“您看看,需要些什么?”
斗笠旅人伸手接过,随意的翻阅一下,合上交给了那人。
“先上一份花生米,一份清水牛肉,加两壶好酒。”
说完,他伸出手,放在桌面上,然后拿开。只见,一枚金灿灿的硬币出现在桌面上。
见到这一枚金魂币,服务员脸上不由洋溢出欣喜之色。
他想不到,这位客人出手竟然如此阔绰大方,给的小费都比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还多了。
服务员心情激动,小心翼翼的拿过那枚金魂币,态度更加恭谨的说道:“好的,您稍等一下。”
最后说散就散 白小椮
服务员离开后,那人摘下了斗笠,随意的放在桌面上。
斗笠之下的面孔,是一副俊逸的面容,束起的长发在背后轻轻飘动着,他望着窗外,车马喧流,热闹繁华的市井,脸上不禁带着一抹清闲的笑意。
此人,正是从武魂殿跑出来的曾易。
自从半个月前与千仞雪分别之后,曾易没有选择会七宝琉璃宗,也没有去史莱克学院,选择在大陆上随意的流浪,旅行。
至今,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于何地。
唯一清楚的,目前还是在天斗帝国地界中。
“今天,在下与大家说的事,就是前一阵子大陆上传得大火的事件,武魂殿与七宝琉璃宗联姻的主角之一,也是身为逃婚者的主角,曾易!”
远处传来的声音,让静坐在位置上的曾易不由收缩了眼眸,心中一惊,
扭头闻声望去,见那一边,一群人围着一个高台,台上放着一张木桌,一位穿着气质儒雅的中年人坐在桌前,一手持着折扇,一手拍案。
“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只是一位说书人。”见到此景,曾易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要说这一阵子,什么话题最为火爆,最具有争论性,那毫无疑问,就是武魂殿和七宝琉璃宗的联姻事件破裂这件事了。
“相比,大家都知道,曾易这个天才魂师。虽然他没有参加这一届的魂师大赛,大家可能对这个人的实力,有所质疑。之前也没有听说过,大陆上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然后就凭空消失,宛若一个迷一样。
今天,在下就与大家好好聊一聊,名为曾易的天才魂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说书人一手摇扇,聚精会神,朗朗高声的与酒馆里的客人们述说着。
“据在下从专业途径得到消息,真实性极为可靠。曾易这个人,乃是七宝琉璃宗,那位封号为剑的剑斗罗的亲传弟子!
能作为封号斗罗的弟子,其天赋,就不用在下多说了吧。加上其师父为剑斗罗,这位曾易的剑道天赋,自然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作为七宝琉璃宗暗中培养的天才弟子,虽然这一次没有在魂师大赛上表现,但在魂师大赛的决赛后发生的那一场混乱中,其曾显身,在世人眼中,第一次展现了其的实力。
有人亲眼看见,曾易手持着双剑,与武魂殿的一名魂圣强者,战得不分上下!”
“真的假的?有这么厉害?”有观众发出了质疑。
“那是自然,不然为什么武魂殿的圣女,武魂殿最天才的魂师,会青睐于这个人?”
“也是,不过,为什么他要逃婚呢?”有人问道。
闻言,说书人不由一叹,“这其中,就有着极为复杂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七宝琉璃宗除了曾易这一人外,还有着一位极为天才的魂师,而且还极为可能是七宝琉璃宗的下一任继承人!
没错!她就是七宝琉璃宗现任宗主之女。
据我所知,曾易作为剑斗罗的弟子,从小就被剑斗罗带回宗门,与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从小一起长大。
同为优秀的天才魂师,又是青梅竹马,自然是相互爱慕着对方。”
这时,一个观众发出了提问,“也就是说,曾易逃婚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有喜欢上的人了?所以即使面对武魂殿的压迫,也勇于反抗,表现出了不畏强权的精神?”
闻言,说书人持着折扇,拍着手掌心,嘴角不由上扬,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就是在下今天要讲的故事,曾易与七宝琉璃宗宗主之女,那些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
噗~
另一边的曾易,听到这句话时,终于认不住,刚喝入口中的茶水,骤然喷了出来。
曾易忍着笑,伸手擦了擦嘴。
竟然能把自己和宁荣荣那家伙扯到一起,真是笑死我了。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相互爱慕?就那丫头,要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那我不得疯了?
他想不到,这些说书人的脑洞,还是一个比一个大,就那事情,竟然越传越离谱。
这一路上,曾易就不知道听了几个版本了。
酒馆中,曾易一边喝着酒,一边强忍着笑意,听说书人讲述着“自己”的事迹。
一直坐到傍晚,才离开。
几天后,宽阔的官道上,一条很长的车队,正在缓缓前行。
一辆装载着满是货物的马车,盖着货物的布蓬之上,躺着一个人。
炎热的阳光直射而下,感觉到了刺眼,曾易把斗笠盖在了脸上,遮挡住着炎热的烈阳。
从来到斗罗世界到现在,曾易一直都在天斗帝国地界生活了近十八年,还没有去星罗帝国地界看一看,体验一会儿那边的人土风情。
所以,曾易跟着一支前往星罗帝国做生意的商队,前去星罗帝国。
为此,他现在充当着这支商队的护卫。
“大叔,下一站是那里啊?”
闻言,驾车的大叔回应道:“尊敬的魂师大人,那一个城市是七宝城!商队要在那里补给一天的时间。”
“七宝城?”曾易有些惊讶。
“是的,那是大陆上非常有名的一座城市,是由七宝琉璃宗管辖的城市。”
闻言,斗笠下,曾易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苦笑,眼眸中,浮现了一抹回忆之色。
没有想到,转转悠悠一大圈,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