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抗戰之丐世奇俠 txt-二百章:無暇他顧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一转眼第二部作品也到二百章,六十五万字了。虽然我大都是为了兴趣而写作,总想把自己的‘白日梦’写下来与人分享。
但有时候还是免不了有些小想法,有一点小期待,想读者们动动手指评论一下。
因为自己感觉写得挺嗨的,可问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敬请诸位感兴趣的读者大大们有空评说一下给本人以动力。
写得孬我改进还不行嘛?拜托了!嗯,继续码字!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天山放羊娃-二百章:無暇他顧展示
在前往马匹放置之处的路上,小五面带焦急之色几次三番拉扯陈三,陈三却或是笑而不语,或是挤眉弄眼摇头。
任自强见他们做小动作不由好奇道:“陈三,你和小五兄弟打什么哑谜呢?你看把小五兄弟急得,他要什么你就给他不就完了吗?”
看被任自强发现,小五顿时局促不安起来,陈三一脸为难道:“强哥,小五兄弟要求的东西我无能无力啊!”
“是需要钱吗?你说个数我这里有。”任自强以为小五需要钱,而陈三他们身上都没带几个钱,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三封大洋。
陈三忙摆手道:“嗐!强哥,压根不是钱的事,是小五兄弟以后想跟你。”
“跟我?”任自强颇为奇怪问小五:“你现在不就是跟我吗?”
平时看着挺机灵的小伙子,这会儿面红耳赤为难的说不出话。还是陈三帮他解了围:“强哥,小五兄弟的意思是像我一样,以后能有幸在您鞍前马后伺候!”
“哦!是这样啊!”任自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他正盘算着自己除了让女人伺候外也不用男人在身边伺候,那也不方便不是。就像陈三更多的也是独当一面的历练,出去都很少带他了。
还不等任自强解释,结果小五直接扑通跪倒在地,感激涕零道:“强哥,自从您把小的从唐家堡救下来,小的就视您为再生父母。你的救命之恩小的没齿难忘,惟有衔草结环才可以报答!”
这小子嘴皮子够溜得,和刘柱子有得一拼,任自强心道。他忙抓住小五的胳膊把他提溜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用不着这样,我这里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没辣么多规矩,你能来我求之不得。”
他转头对陈三道:“仨儿,我看小五挺机灵,以后我就把他交给你,你好好教教他化妆侦查方面的本事。”
“是,强哥!”陈三笑呵呵的点点头,然后拍拍正在发呆的小五的肩膀:“好了,还不谢谢强哥收留你。”
小五如梦初醒,又是鞠躬又是敬礼:“哎,谢谢强哥,谢谢强哥!”
一看任自强这么好说话,另外三个负责盯梢的小伙子毫无意外也心动了。但碍于任自强惊为天人的本事,欲言又止。
“嗐,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你们有什么话就说。”
“我….我们也想和小五一样跟着您一起干!”三人中推出一个嘴皮子利索的结结巴巴道。
“好,我答应!”干脆利索杀了三个狗官,还顺带着灭掉一只鬼子‘鼹鼠’,再加上收获满满,任自强心怀大慰,自是满口答应。
结果看马的小伙儿知道后也嚷嚷着加入,他也来者不拒。以他的眼力看,这四位起码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都不用花太大力气培训,拿起来就能用。
踏上回程,任自强想到七人七马沿大路回去动静有点大,这个点很容易令沿线的人联想到城里发生的血案引起遐想,一着不慎有可能又把官府的目光引向唐家堡。
于是问小五:“从这里有木有路可以回山寨?”
“强哥,有的,从这里直直往东走五六里地就可以进山,有条小路通往山寨,只不过路不好走。”
“只要能走就行,咱们分开行动,你们把马全带上走山路回去,我走大路回唐家堡。”
任自强又吩咐陈三记得扫尾,别让人追着马蹄印摸到山寨。他杀了涿鹿县县长、警察署长、保安团长三位大人物,县城必定会群龙无首混乱一阵。
这会儿官府自顾不暇,肯定没心思再关注唐家堡血案和山寨。陈三回去后要和周青趁这段平静期静下心继续大练兵,尽快提高周青等人的技战术水平。
至于山寨所需粮食的问题,明天傍晚时分他会送到山口。
最后他叮嘱陈三:“咱们在唐家堡呆不了几天还要出发,我还要留下两组队员,一组留在山寨,一组留在唐家堡。所以你这几天多操心从周青他们中间选出一、二十位好苗子,填充进咱们队伍。”
“明白,强哥,你一个人多小心,我们走了。”
其实昨天来县城时任自强就不想骑马,说实在的,骑马还不如他跑路快。主要是因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之下,他怕自己的举动忒惊世核俗才不得不骑马而行。
现在天色未明,正好方便他尽力驰骋,权当活动活动筋骨。有了武云珠和大兰子两位处女之身的助力,他功力提高了一截,正好测试测试。
陈三他们前脚一走,任自强随即甩开膀子撒起丫子飞奔,时速已经和他骑过的哈雷摩托相差无几。
奔跑时一心二用,默念八段锦心法,内力按照大周天一圈圈游走,可谓不见丝毫疲倦且越跑越轻松。
如果不是他还脱离不了人的吃、喝、拉、撒、睡,他感觉能一直不停歇的奔跑下去。
碰到人烟密集之地,他就在田野里绕行。他现在已经达到真正的‘草上飞’,只需在高粱穗上轻轻一点,人就带着衣决飘飘声“嗖”一下窜了出去。
涿鹿县城到唐家堡近七十公里路,他跑回唐家堡武云珠和大兰子才刚刚起床洗脸刷牙呢!看看表,才用了一小时十分钟。
“哈哈….!”任自强搂住看到他突兀现身而吓得惊慌失措的两女一阵畅快的大笑:“云珠,大兰子,三个狗官都被我灭了,相信这回再没人敢打唐家堡的主意。
“哇!强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两女看到他毫发无伤归来顿时笑颜如花。
走走走,我带你们去看看这次的收获,这几个狗官太特码能敛财了!不过狗官们恐怕永远不会想到他们只是为咱们做嫁衣而已。”
说完不由分说拥着两女来到地下钱库:“你俩都闭上眼,等会儿让你们看个奇迹!”
趁她俩闭眼之际,任自强在钱库里转悠一圈,从储物戒里放出从三个狗官和小鬼子鼹鼠家里洗劫的财物。这一下加上唐家原有财物,钱库几乎堆满。
这还不算从山田商社洗劫的日用物资,钱库里没地方放,只能找别的房间。
任自强点亮马灯不无得意道:“当当当,展现奇迹的时刻到了,你俩可以睁开眼了!”
“哇….!这么多!”不但小财迷大兰子被满满当当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流光溢彩的金条、银元、珠宝首饰等物晃花了眼,连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武云珠美眸中也是异彩纷呈。
两人此刻眼里只有钱,却一点不在意这些钱上还沾着别人的血。估计这也是民国的特色了,只要有钱管你来路正不正呢?
还有,她俩也不知是故意忽略或是兴奋不已之下都忘了问这么多钱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强哥,这得多少钱呢?”大兰子喃喃道。
“我哪有时间数这玩意儿,你们要是不怕数钱数到手抽筋,抽空可以自己数。”
“嗯嗯,我现在就数!”大兰子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就欲扑到钱堆上,还不忘喊武云珠:“姐姐,你也来呀!”
“嘿嘿,大兰子,你看你个小财迷样。”任自强一把搂住大兰子的柳腰调笑道:“你男人这么辛苦,你是不是忘了应该干啥呀?”
“哦!”大兰子才幡然醒悟,羞愧至极,忙不迭道:“对对,强哥辛苦了一夜现在该饿了,我去做饭!”
面对大兰子的不解风情,任自强不由翻了个白眼,用胯下顶了顶她的腰:“傻丫头,我肚子不饿,是你最喜欢的宝贝饿了!”
正所谓春风得意,他脑海中亦联想到前世有钱人豪掷千金砸美女的爽感,那画面感觉和现在也没啥两样。
眼前的两位美娇娘不就是如此,对金钱贪、嗔、痴、傻的可爱,一时半刻令他食指大动!
只有一次春风一度经验的大兰子还没反应过来‘小宝贝’为何物,热情豪放的武云珠却秒懂,当即紧紧贴上来,腻声道:“强哥…..!”
一双美眸中春情荡漾,浓郁的如欲滴出水来。
正当任自强和武云珠、大兰子两位美娇娘红被翻浪、巫山云雨‘晨练’时,涿鹿县不啻于突如其来一场大地震。
先是县长家女眷从昏睡中茫然苏醒,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还以为不是睡在自己家呢?
你说任自强恶趣味多重,他不但搜刮走值钱的物件儿,还把人家的锦被、绸缎衣服都一扫而光。
他想着即使自己不用,给那些穷哥们用用这些‘二手货’也无可厚非。
这就导致县长家女眷失神了好大一会儿,再仔细看看熟悉的天花板才确定是在自己家。
“有鬼啊!家里闹鬼啦!”女眷们无法接受这件诡异事件,于是尖叫声此起彼伏。
等她们衣衫不整披头散发失魂落魄跑出房间,看到倒毙在血泊中的护院时,更为刺耳渗人的尖叫声在县长官邸响起:
“杀人啦!杀人啦!快来人啊!”
此时恰好是清晨,可谓一鸣惊人全县知,县长死了这件事像一阵飓风瞬间传遍涿鹿县大街小巷。
紧接着,警察署长、保安团长被大卸八块一事前后脚也被传播四方。
人们一时茫然,这世道到底是怎么啦?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家堡血案’还没眉目呢,县城里父母官又被残杀。
至于昔日准时准点开门营业的山田商社为何今天门脸紧闭,除了左邻右舍有点奇怪外,其他人哪还有功夫关心一个鬼子死活,全被三位狗官的惨死吸引过去。
同样,‘侠盗高飞’这个名号一时在涿鹿县名声大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平时受三位狗官欺凌敢怒不敢言者暗地里拍手称快。
也有这一下可把与三位狗官狼狈为奸的同犯们,还有平时作奸犯科、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官员、豪强、财主们无不吓得战战兢兢、人人自危,生恐自己是下一位会被‘高飞’行侠仗义宰杀而步入后尘的人。
当然,虽然县长、警署署长、保安团团长死了,但警署和保安团其他人以及涿鹿县二十九军也不是吃干饭的,第一时间就封锁了县城各个出口。
自然,他们也发现了任自强贴在东北角城墙上县长和鬼子勾结的罪证。
自古官官相护,官员犯法自有国法治罪,如此胆大妄为杀官乃是大忌。再有为政者的都特忌讳‘侠以武犯禁’,他们绝不能容忍这位‘莫名其妙’突兀出现的‘侠盗高飞’目无法纪,替天行道。
于是一场针对‘侠盗高飞’的大搜捕在涿鹿县城展开。
由于从高飞的留言以及城墙上张贴的信件得知县长的死牵扯到鬼子,于是,已是人去屋空的山田商社也同样暴露在世人眼前。
“鬼子连夜跑了!”这条看似和本案不相关的消息又为查案者蒙上一层阴影,或是带上弯路也未可知。
当下国人皆知鬼子贪财残暴,再有任自强用来杀人的刀是鬼子的太刀。二十九军本来就是玩大刀的,而且和鬼子多有交锋,对鬼子的佩刀再熟悉不过。
现场遗留的死者除了县长是被重手法折磨死外,其他死者伤口明显是刀伤,有经验的一看便知是鬼子特有的刀具所为。而且从出手的利索程度来看,明显是高手所为。
如此一来,就有破案者怀疑:“有木有可能是鬼子故布疑阵,搞了个‘子虚乌有’的‘高飞’来掩盖其杀人夺财的目的。”
毕竟三家丢失了太多财物,傻子也看出明显不是一个‘高飞’能搬运走的,百分百有同伙协助。
而巧合而是山田商社十几口子昨晚睡觉前还见人,现在一觉醒来所有人不翼而飞,由不得人不多想。
这案子性质有点像任自强搞得鬼子银行金库大劫案,金库劫案嫁祸给鬼子是他有意为之,而杀山田商社是顺手为之。
谁知道却瞎猫碰上死耗子,无形中造成殊途同归的后果,这是他始料未及。
在当下,凡是牵扯到鬼子事,其事无大小都要另眼相待。最起码在猜测是鬼子所为的一部分破案人员心中,他们已经有了明确决断:“县长又如何,死了也白死,此案很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结果无非又是不了了之。”
自然,唐家堡被匪徒杀害抢劫了一位土财主,以及杀了百十口无关紧要的蝼蚁之事,其事态严重性相较于县城一位父母官、两位身负重责的官员被害根本没有可比性。
因此,后浪推前浪,况且后浪又比前浪来得震撼,话题度既多又高,前浪自然消弭在沙滩上鲜有人问津。
自此,唐家堡进入一段难得的平静发展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