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美食供應商討論-第二百五十九章人以羣分相伴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形如半月色如银,皮薄绵酥菜作心。油炸清蒸皆味美,原生品质食中珍。“
米饺很多地方都有,但是尤以皖省孔城最为知名,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味道而已。
只有能够流传千古的味道才是一道菜能够长久不衰的传承下来,要么味道不好吃,要么难度太高。
袁州是一直知道张老先生的米饺味道十分不错的,现在吃到嘴里倒是首次佩服一个人的手艺,能够在米饺这一菜品上钻研数十年果然是不容小觑的。
张老爷子已经不再掌勺,也许是年老力衰,也许是其他的原因,但做出来的米饺,在袁州看来也是可以打个0.8个袁了,可以想见他气力最好的年纪多半是可以达到0.9个袁的,这是迄今为止袁州吃到的可以打最高分数的菜品了。
“确实非常不错,雷先生辛苦了。”袁州道谢。
“哈哈哈,没事没事,每次给袁老板带东西,袁老板都会送我回礼的,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呢。”雷题直言不讳道。
他倒是觉得没什么,虽然一开始他给袁州带稀有的食材,是袁州嘱托的,但是后来慢慢地雷题倒是觉得,要是去了一个地方不给袁州带点什么回来总是感觉不舒服,于是没有食材就带特色食物,已经形成习惯了。
每次袁州都不会让他空着手回去,也应该是动力。
“雷先生这次会在蓉城待多久,明天小店会上新徽菜,早餐就是米饺,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吃早餐。”
袁州想着这么好吃的米饺,雷题应该是没有吃够的,那么为了感谢他一如既往地给他带各地土特产,正好最近打算上新徽菜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好了。
“什么!上新徽菜?米饺,我明天早上一定来。”雷题实在是有些惊讶。
不过是个把月不在蓉城怎么就变化这么快,袁州这里都要上新徽菜了,感觉错过了好多一样。
拿着袁州给他的一袋糖果,雷题晕乎乎地走出小店,一时之间都没有从袁州告知他要上新徽菜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要知道以前袁州上菜大多搞突然袭击,要是哪天不声不响上了新菜都不知道,只有恰好来吃才会遇到,但是作为买张两块的奖券都能中块肥皂的幸运儿,却是一次都没有恰好遇到过,只能提前做好准备。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美食供應商 愛下-第二百五十九章人以羣分相伴
但是今天袁州大大方方告诉他要上新菜了,上的还是他之前刚刚去品尝过的徽菜,实在是让人惊喜。
送走欢喜得有些傻了的雷题,袁州还是继续开始制作猪油糖,至于徽菜上新的事情,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的,自然不用另外再做什么。
这边袁州在做喜糖,那边被冷风一吹回过神来的雷题,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了,然后就摸出电话给郭鹏浩打电话了。
之前为了圆郭鹏浩一个心愿,将他家传的菜谱给琢磨明白,雷题将郭鹏浩介绍给了袁州,是袁州圆了郭鹏浩少时的执着。
自此以后郭鹏浩就是袁州忠实的粉丝,即使公司比较繁忙,但是他也是一个月有大半的时间待在蓉城的,至于工作上的事情,视频不就可以解决了?
为了可以随时或者多点时间吃到袁州做的菜,郭鹏浩也是拼了。
“喂,浩子我跟你说,袁老板刚刚跟我说他明天要上新徽菜了,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明天可以吃到袁老板做的新菜了。”
雷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几个字都加了重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估计中大奖也就是这个情状了吧。
“徽菜?那真是有缘了,我就说袁老板跟我最有缘了,不然也不可能一见面就帮我解决了困扰多年的问题,现在也是正好,我刚好找到一本祖传的菜谱,虽然破损的厉害,但是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些徽菜的记录,我觉得袁老板肯定喜欢。”那边郭鹏浩直接硬怼。
虽然是雷题介绍的郭鹏浩认识袁州,但是郭鹏浩觉得他跟袁州的缘分那是迟早都会认识的,雷题就是一个工具人罢了,为了争执到底袁州跟谁关系更好一点,那是真的口水仗打了不少了。
要不是看在几十年交情的份上,动手也不是不可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大约这就是袁粉之间的友爱互动?
本着较真的原则,当然也是为了帮助袁州做一些小事,郭鹏浩自从那次袁州给帮忙研究出了家传菜以后,就立志于给袁州收集一些失传或者破损的菜谱,让袁州研究研究。
别说偶尔还真能淘换到一些好东西,比如上次,就曾经淘换到了一本餐具的梗概介绍,在其中袁州发现了一种十分特别的陶制餐具,据描述将菜品放在里面以后不只可以保温保鲜,还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加菜品的风味。
看起来很像是古代版的保温饭盒一样,不过是陶制的,袁州很感兴趣还跟几位陶艺大师一起研究过呢,虽然研究出来的功能较少,只是一个雏形,但是就可以证明古籍描述的就是事实,只是当时的制作工艺已经失传了,拼凑出来的就是简易版本的,从中可以窥探到当时的技艺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
袁州因为自己就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上,大多都是古代名厨,因此从不看轻古人的智慧,时不时都会跟古籍研究协会那里淘换一些菜谱,菜单描述的古籍进行研究。
可以说他是比大多数正式的研究员还要勤奋的人,经常被当做典型来教育那些不知上进混日子的研究员,绝对是放大版的别人家的孩子,袁州小的时候没有赶上,成年了倒是赶上了。
“你那菜谱有没有用还不知道呢,反正我明天就可以吃到正宗的徽菜了。”
与郭鹏浩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雷题的嘴也不是什么好鸟,相反跟淬了毒一样,十分惹人嫌。
“那就让你失望了,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今天就飞蓉城,晚上就到了,明天照样可以吃徽菜,而且我给袁老板带了礼物,很珍贵,不只一样,比你强。”郭鹏浩也是个戳人就得往痛处戳的。
知道雷题的雷点在哪里,那是逮着机会就猛戳,一点也看不出平常关系好的痕迹。
挤兑了一顿雷题以后郭鹏浩神清气爽地挂断电话,朝着旁边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道:“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房老。”
“哈哈哈,年轻人嘛,就是要有活力,没事,没事。”被叫做房老的老人很是和蔼道。
他本人年纪看起来似乎大了,但脸色红润有光泽,看着就是个身体健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