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番外第三十二章 清晨、小河、棋盤閲讀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晨光穿过云端,洒满大街小巷,清幽小院竹林轻摇,微黄的竹叶如一叶扁舟翻飞飘落,走出茅厕的蛤蟆捧着手机踩过竹叶走进屋檐,听到开门声,抬了抬脸,一只大脚唰的跨出映入眸底,然后放大!
啪叽一声,冲出房门的老孙搂着袍摆火急火燎跑去厕所,又是呯的一声将厕门碰上,檐下,蛤蟆道人大喇喇趴在那,长舌耷在嘴边,四肢微微的抽搐,蟾眼一眨不眨的还盯着荧光屏幕上有人正教着做美食。
‘良生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有汤包吗……’
蛤蟆想着的徒弟天刚亮就早早出门了,这几日基本都是出去闲逛,偶尔蛤蟆道人或老孙也会跟着去,但多数都是他一人,若是天气好,常去的河边石桥头,看会儿别人下棋,顺道晒晒太阳,陆良生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像当年的陆太公,过起老人的生活了。
晨阳洒在河边桉树,沙沙的轻响里,听着不远的桥头一堆老头围在那大呼小叫,吹胡子瞪眼的下棋,陆良生干脆拿出《山海无垠》翻看,用法力探去画里,试着找出无法打开的原因,伸手下意识的去抓身旁,可惜并没有茶水。
……该幻出一杯茶就好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txt-番外第三十二章 清晨、小河、棋盤相伴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起點-番外第三十二章 清晨、小河、棋盤
陆良生也只是想想,这里人多眼杂,又没什么茶肆一类,自己突然端着茶盏在喝,颇有些突兀,挪了一下身子,坐去斑驳光芒的树梢下,牵出法力如丝线徐徐探进书册,细细思索起来。
知……知……
知……
河风吹拂,扶过白衬衣,头顶轻摇的树梢蝉声一阵一阵的嘶鸣,忽然耳旁传来一声:“现在安心看书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陆良生维持法力,目光偏去旁边,一个穿着晨练褂子的老头,脸上胡须剃的干净,精神奕奕的站那,手臂下还夹着一副棋盘,笑呵呵的过来,瞅了一眼陆良生手中的书册。
“山海无垠?这是什么书?我还头一次见?不知可否给我一观?”
眼前的老头,书生是见过的,对方常在这边桥头跟人下棋,不知是不是今天来晚了,找不到棋友,才看到他坐这里看书凑上来的,不过既然都是爱书之人,陆良生自然不会拒绝,收了法力,施了一个障眼法将能动的画幅遮掩一下,理了理书角,便拿在双手递了过去。
“有何不可,老人家喜欢拿去看看吧,不过是一些平日的画作罢了。”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番外第三十二章 清晨、小河、棋盤熱推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線上看-番外第三十二章 清晨、小河、棋盤
看到这细微的动作,老头脸上笑容更甚,连忙先将棋盘放下,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在封面轻抚一下,触及的书封,只感一股古朴的质地,不由赞了一声。
“现在的人道书封越精贵,越华丽就是好书,少有知像这种才是我辈喜书之人最爱。”
也不知老人懂不懂画,翻去书页,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上面青墨勾勒的山水、凶兽、市井风情,默不作声的看了一阵,才将书合上还给陆良生。
“喜欢看书不是坏事,不过只看画作没有多大意思,不妨多找些古文。”
陆良生只是笑笑,他就是古人,那时候的书说到底还是看腻了,就是像看看现代的文学著作,可惜附近并没有书店,藏书的地方,又在学校内,不让他进去。
“老人家说笑了,我哪里算得上爱书的人,只是喜欢看罢了,最近想去学校图书馆,可惜那边的门卫不让进。”
老头看着书生模样俊秀,温和懂礼,也不接话,拿过棋盘扬了扬:“古人云,君子知六艺,不如手谈一局。”
呃……这时的象棋,陆良生还有些地方没懂,跟他那时候的象戏还是不同的。
他看着棋盘愣了一下,看看天色,暂且婉拒。
“今日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回去,不然有人要饿肚子了。”
这回轮到老人愣住,他倒也不再多说什么,看着夹书起身告辞离开的青年,眉头微蹙,难道家境贫寒,或家中有病人需要照料?
下意识的转过目光,望去学校的方向,此子喜爱书本,想去图书馆,是为了圆自己看书的喜好?还是说求学?
不停脑补的老人,心里想什么,离开这边的陆良生自然是不知道的,一路回去的途中,回到宁天巷,他知道附近有家早点铺,之前也吃过一回,味道还不错,过去时,小铺前已经排了十多人等着买汤包,多是附近上班的人,也有老人排队给家人捎一些回去。
等到陆良生时,店家师傅看到他,笑着喊了声:“陆帅哥来了啊。”将仅剩两笼了,干脆一起打包,顺道又拿了三碗稀饭装在一起,算钱的时候,少了两块,店家也不要,系好了袋子递到陆良生手中。
“拿去,不用找了,知道你会来,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
“好,那也我不矫情,就祝师傅生意兴隆。”
陆良生拿着袋子道声谢转身走去巷里,店家师傅笑呵呵的埋头收了空笼,里面有食客笑着说道:“我们也少收一些呗?”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是啊,别人都能便宜,咱们少说也是十来年的老客了。”
“师傅是觉得人家长得帅,想给自己闺女找个男朋友?”
“嘿,有吃的堵不住你们的嘴,我那闺女又不愁嫁。”店家放下空笼回过头朝他们笑道,“不过你们要是敢住那吴家院子,我也不赚你的
“刚才那人就是那个新搬来的?真够有胆的。”
”我也听家里的婆娘说过,那天还看到一个青年从那院里出来,啧啧…..又是被中介坑了的,就是不知能坚持住多久。”
“你们说,鬼到底什么样?”
“吴家媳妇的样子呗,就是吊死的样子肯定不好看。”
看似轻松说笑,店里几个食客脸色却是都有些不好看,尤其前些天隐隐约约还听到凄厉的鬼叫,叫叫嚷嚷的说了几句,便沉默的将东西吃完,付钱匆匆离开。
…….
“师父!老孙,过来吃包了。”
陆良生与附近邻居打过招呼,推开院门进去,朝屋里喊了一声,顺手将院门合上,走进屋里将早点放去圆桌,朝卧室又喊了一声,蛤蟆道人这才急匆匆的冲出,跳上圆桌扒拉袋子,顺道将手机抛了过去。
“师父不玩了?”陆良生将手机接过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那边,蛤蟆道人抱着一块汤包咬开一个缺口,咕噜咕噜的喝上一口,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儿,这才慢条斯理的扯下面团丢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
“刚才有人给你传来消息,有求于你。”
陆良生翻看手里的手机,皱起了眉头。
“那个叫高天秋的?”
“不是他还有谁?各个茅厕就能听到老蛤蟆对着里面大吼大叫。”屋外,另一边的茅厕,道人一脸淡如佛的出来,揣了手机,去水井边洗了洗手,甩了下水渍,随意的身上擦擦走来,拿起一块包子丢进嘴里。
“说是让你帮忙,下午带个人过来,辨别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