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vp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男人三十不回頭 線上看-第147章 狂躁症熱推-ags35

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勇敢点,你可以的,不接受就拒绝。”
星空下的战歌
甜酸
白灵儿和陈风两人眼神交汇之时,陈风又给她淡淡一笑,上下摆动的嘴形再一次告诉了白灵儿答案。
沈良彬也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他气鼓鼓地瞪着陈风,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估计陈风这会都死了几回。
陈风对着他淡淡一笑,耸了耸肩对他举了举手中的饮料。
“对不起,沈先生,我不能接受,请原谅。”
鸣廊壁上观 鹤昭华
再次受到鼓励的白灵儿终于大胆说出了心中的答案。
此语一出,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不可思议地看着白灵儿,要知道白家和沈家都是江城名门望族,一旦结合,那将是强强联合,几乎是最完美的结局。
事实上沈良彬能猜到这样的结果,无奈未到最后一刻,他始终不愿放弃,这可以理解为狂热者的追求,甚至更多的是他觉得没有什么是自己得不到的强烈占有欲。
他目光锐利地盯着白灵儿问道:“为什么?别说你有男朋友?我知道你没有,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我,感情是可以后期培养的……”
这个男人惹不得 薇子
“呃……”
一切常规的拒绝理由都被对方封死,白灵儿有些语塞。
她顿了一下淡淡答道:“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有个人告诉我,不想接受就拒绝,一切都是这么简单,没有第三个选择了,所以,对不起。”
“啊!”
沈良彬大吼一声,直接上前抓住了白灵儿的肩膀说道:“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你是我的……”
白灵儿似乎也没想到对方温文尔雅的外表居然也会作出如此偏激的行为,她吓得惊慌失措,高声呼喊着:“你放开我,放开我……”
事实上眼前的一幕也惊呆了众人,沈良彬的突然发作,直接让围观的人群傻了眼,似乎大家都很难想象此时的沈良彬居然变得像个疯子,仪态尽失。
白盛南见状,跟白盛廷两兄弟对视一眼,连忙起身就朝着白灵儿方向冲了过去,无奈他们还是慢了半拍,在即将抵达的一刻,陈风早已经冲上前一把拧住了沈良彬的手臂,顺势一个过肩摔,砰的一声,沈良彬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没事吧?”
陈风懒得搭理对方,焦急地上前扶住了受惊的白灵儿。
白灵儿被吓得惊魂未定,脸色惨白,一连被陈风摇晃了几下才恢复清醒,等看到陈风的时候,哇的一声就哭着扑到了陈风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
陈风抱着白灵儿,轻轻地抚着对方的后背。
“陈风,你个混蛋,你放开她,她是我的……”
持刀法师
沈良彬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发狂似的就要朝陈风冲去。
陈风急忙将白灵儿护在身后,抬脚正准备在对方靠近的一刻狠狠给他一脚,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年过半百的花甲老人突然出现在沈良彬面前,啪的一声狠狠甩了沈良彬一个耳光。
而这一耳光似乎也彻底打醒了沈良彬,他停住了抓狂的行为,呆呆地看着老人,又呆呆地看着众人,眼神迷离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愣了一会,才缓缓抬头对着老人祛祛喊了一声:“二…二叔……”
“还没丢够人吗?滚回去……”
老人怒喝一声,又扭头看着周边的保镖怒道:“快送少爷回去。”
还如一梦中 若森
保镖点头会意,好几个人直接上前簇拥着沈良彬,一边拨开混乱的人群,一边护着对方快速离开了会场。
“安静一下!”
沈良彬走后,老人直接上前接过话筒说道:“今晚原本是个美妙的晚上,可因为小侄身体不适,给大家造成恐慌,更给白家和白小姐造成困扰,在此我沈忠元给各位赔不是了,给白家赔不是了,希望大家原谅。”
老人说完,对着台下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老人似乎声望很高,仅仅一句话,就让糟乱的会场再次恢复肃静,就连白盛南也不敢造次。
“星辉国际酒店是我们沈家产业,今晚大家不醉不归,一切费用都由沈家承担,祝大家吃好玩好,忘记刚才的不愉快,老朽在此谢过了。”
沈忠元眼见着众人再无异议,又对着话筒说了一声,随后看了眼陈风和白灵儿,在酒店经理耳边交代了几句,随后急匆匆带着保镖就离开了会场。
老人走后,陈风很快看到酒店经理开始陆续游走于各个记者和媒体朋友身边,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基本意思陈风已经猜到,无非就是阻止不良影响被传播。
闹剧收场,众人也没了继续玩耍的兴致,纷纷陆续离场。
有了陈风的照顾,白灵儿的情绪稳定了许多,虽然脸色依旧没什么血色,耷拉着头,无精打采。
“哎,你们啊……”
白盛南看着陈风和白灵儿,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只拍着陈风的肩膀叹道:“帮我好好照顾灵儿,没什么事的话,早点送她回去吧。”
“哥!你…你去哪?”
陈风还没搭话,白灵儿急忙喊住了准备离开的白盛南。
“去哪?哥能去哪?”
白盛南反问道:“你捅下的篓子,哥总得给你补上吧?”
“哥……”
白灵儿愧疚地又喊了一声,难过地低下了头。
“好啦,没事,我们白家也不是吃素的,不会让你被人欺负的,早点回去,路上小心。”
说完,他又盯着陈风看了一眼。
浮生夢
陈风明白对方的意思,默默地点了点头,得到了陈风的回应,白盛南才安心离去。
白盛南走后,陈风和白灵儿没再停留,相互搀扶着离开了会场。
……
“怎么样?今晚捏了一把冷汗吧?”
看着几个重要人物离去,南宫奕端着酒杯来到白盛轩和白盛廷身边,背对着两人低声说道。
“难道南宫少爷不也捏了把汗?如果白灵儿脑门一热当场答应,白沈结盟,相信损失最大的还是南宫家吧?”
白盛轩同样背对着对方冷冷说道。
“呵,无论如何,我倒是挺喜欢陈风这个搅屎棍的,真是越搅越浑,有点意思。”
南宫奕淡淡一笑。
拽丫頭惡搞貴族高中
“哼,没想到沈良彬居然是这么一个白痴,真是白瞎了沈家这么好的资源。”
白盛轩很不服气,忍不住发了句牢骚。
“行啦,你们俩懂什么,早闻沈良彬有极度的狂躁症和占有欲,今夜无非证实外界的猜测而已,怎么说人家也是一脉单传,羡慕不来,但越是如此越容易为我们所用,不懂别瞎说。”
白盛廷低声提醒了一句。
“哈哈,还是白二哥高,智囊就是不一样。”
南宫奕笑呵呵地给白盛廷戴了个高帽。
“行了,没事就散了,南宫俊还等着你回去汇报呢,别节外生枝。”
未來開拓者
白盛廷抿了口酒低声说道。
这一次,南宫奕没再打趣,直接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离开了酒会。
整个过程快速而短暂,外人看来,那就是两伙互不相识的人在不同的酒桌上各自喝酒,可谁能想到这背地里,却是暗流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