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愛下-第三千零七十五章 可怕的女魔頭推薦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是绯玛王的气息,魔威从远空扑来,空间晃动,令人心颤。
“怎么回事,无月逃得有那么快吗,连绯玛王都追不上她?”修辰紧张起来,察觉到自己被一道可怕的神念锁定,即便隐藏在黑暗中,亦浑身发冷。
“快逃!我们的藏匿手段,没有瞒过她的感知。”
张若尘刚才与绯玛王那双魔瞳隔空对视了一瞬,如两柄魔刃刺入神魂,脸色惊变,一把抓住身旁修辰的手臂,道:“同样是太虚境,逃命你应该还是有些把握的吧?现在,靠你了!”
逃命,当然不是难事。
但却要燃烧神魂。
修辰的神魂,本就遭受重创,很不情愿。
“哗!”
修辰瞪了张若尘一眼,冷哼一声,皮肤下的神魂血肉燃烧起来,溢出火焰光点,带着张若尘疾速遁形出去。
时而飞行,时而踩出神灵步,刹那间就横渡百万里虚空。
论速度,张若尘与太虚境的修辰比起来,显然还差得远。
但绯玛王的速度更快,脚下那片绯红色的魔气海洋中,涌出一条蜿蜒的血河,横空而过,攻击向前方的二人。
“你逃命的本事,也很一般嘛!”
张若尘脸色微冷,嫌弃的盯了修辰一眼,气得修辰差一点将他扔飞出去,一拍两散。
血河滚滚而来,如匹练,如刀光,使得空间震动得更加剧烈。
“哗!”
张若尘身上爆发出一片绚烂的星光,天尊宝纱被神气激发,飞出密密麻麻的天尊神纹,挡住从后方冲击而来的血河。
“你小子身上宝物让神王、神尊都要羡慕,难怪那么多强者想要置你于死地。”
修辰道出这一句,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绯玛王身体曼妙绝伦,白色肌肤散发粉红色魔光,眉心的魔纹宛若一团火焰在燃烧。
但,她一步迈出,居然能跨越三四个神灵步的距离。
“有些不对劲啊,她居然能够施展出如此高深的速度神通,这是要将无量级神通发挥到极致才能做到。她必然拥有神源!”
修辰看向张若尘,眼中有震惊,也有询问。
毕竟绯玛王出世,与张若尘有关。
谁知道他从哪里挖出来的?
修辰实在不相信一个乱古时期的神灵,活到现在,还能将神源也保存下来。
这意味着,绯玛王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七十二柱魔神巅峰之时,霸绝宇宙,横扫天下。绯玛王排名第三十八,战力得强到何等地步?
见张若尘一言不发,修辰又道:“她追我们干什么?宇鼎又不在我们身上,张若尘,你快将关于她的一切全部告诉本神,不然今日将相当危险。”
“你到底行不行?你曾经好歹也是修罗族的霸主,怎么从一尊魔头手中逃命的本事都没有?”张若尘觉得将绯玛王的来历告诉它,根本没有意义,纯粹浪费时间。
修辰愤怒,道:“你辱我太甚,本神受够了,散伙吧……啊……”
张若尘取出日晷,调动神气打入进去。
顿时,修辰的神魂身躯如同被雷击了一下,难以自我控制。
“哧哧!”
大量神魂燃烧,修辰化为一个火球,速度顷刻间倍增。
“这般燃烧下去,要不了多久,本神的修为就要跌到太虚境之下。”
修辰杀张若尘的心都有了,偏偏却无法这么做,美眸狠狠瞪过去,化为一道神光,进入日晷的内空间。
张若尘脚踩日晷,速度奇快无比,以天尊宝纱抵挡从后方攻击过来的力量。
“哎,修辰啊,修辰,做为器灵,你应该与主人生死与共,荣辱相依,遇到危险就喊散伙,这怎么能行呢?别躲在里面了,快出来,助我一战。”张若尘敲了敲日晷,想要将修辰唤出来。
但却没有回应。
修辰很生气!
“你是何人?本王在你身上感应到了天魔的一丝力量波动,他是否还活着?”
绯玛王的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
这无疑是证明了她乱古魔神的身份!
张若尘深吸一口凉气,努力保持镇定,道:“天魔早已化为尘土,乱古过去何止千万年,已是一个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时代。你的那些故人皆成厚土下的骸骨,为何你还活着?你本不该存于世!”
张若尘以真理神目与绯玛王对视,想要看透她身上的秘密。
难怪大尊当年要寻找长生不死者,这世间的确是存在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超出常理,超出天地规则的许可。
“已过去这么久远了吗?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到底是谁,谁在操控这一切?”
绯玛王情绪失控,仰天长啸,身上魔气爆炸一般的向外宣泄,周围虚空出现数之不尽的粉红色宝石。
宝石尖锐,如刀似剑,从四面八方飞向张若尘。
天尊宝纱能够挡住绯玛王的攻击力量,可是,对神气的消耗却极其巨大,只是片刻过去,张若尘就有一种浑身被掏空之感,双腿发软。
“太强了,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是战力已经远超蒲传奇。一旦让她恢复到无量境,世间便又多一尊盖世凶魔。”
“噗!”
随着张若尘体内涌出的神气逐渐稀薄,天尊宝纱的防御减弱,一枚粉红色宝石,穿透光幕,击在他肩头。
张若尘的小半个身体化为红色,僵硬如石,魔气在体内肆虐。
“阴阳十八局!”
张若尘收回天尊宝纱披在身上,以精神力催动十八座空间神阵。
身下,日晷燃烧,速度奇快无比。
绯玛王眼睛如玉石般晶莹,明明很美,却煞气冲天,道:“你修炼出来的神气很古怪,阴阳两分,清浊共存,似从混沌初开时得来。这就是你能够激发出宇鼎空间力量的原因?”
“你太弱了!你不是本王的对手,束手就擒吧,带本王去找回宇鼎。本王知道,你与宇鼎之间有某种特殊的联系。”
张若尘心中明悟,原来绯玛王是追丢了无月,想到他或许能够找到宇鼎,才会出手攻击。
但,绯玛王的身法速度如此高明,怎么会追丢一个失忆了的无月?
容不得张若尘多想,绯玛王结出一道吞魔大手印,血气腾腾,魔纹密布,将整个阴阳十八局覆盖,压得十八座空间神阵世界不断崩塌。
无月冰冷的神音,在虚空中响起:“绯玛王,本神在此!”
无月身上神光如玉,从黑暗中飞出,双手摊开,以强大精神力在双手之间凝出一座攻击神阵。
神阵飞出去,与吞魔大手印碰撞在一起。
一声轰鸣,神阵与手印同时爆开。
绯玛王再也无心搭理张若尘,道:“原来你这么重视他,都已经逃掉,还返回来救他。”
绯玛王眉心飞出一道刺目的魔气光柱,击在无月身上,将她的身体打碎成一团神雾。
“幻术!”
绯玛王怒然,立即转身。
只见,无月如凌波仙子一般的真身,飘然落在日晷上,与张若尘一起,撞入进虚无世界,急速飞行。
“既然月神归来,张若尘,别再燃烧本神的神魂了,再燃烧下去,本神怕是要化为虚无。”修辰焦急的声音,从日晷中传出。
无月柳眉深深蹙起,跺了日晷一脚,冷声道:“那魔头的修为很可怕,我不是对手。”
全盛状态下的无月,自然不惧绯玛王。
可是现在她,很多厉害的幻术和神符都施展不出来,战力并不算强。
“轰隆!”
一团粉红色的神光,击穿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的壁障,从张若尘和无月的头顶上方落下。一只长达千里的魔手,探入进来,掌纹如山岭一般。
大量魔火在掌心燃烧,散发出强横的威压力量。
张若尘只感觉体内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
先前被粉红色宝石击中的伤口,发出钻心刺骨的疼痛。
无月面色平静,撑起阴阳十八局,结成一座阵法盾印,挡住了绯玛王从真实世界打来的一击。
“嘭!”
“嘭!”
……
一路疾遁,绯玛王施展出来的魔道神通越来越强横,似乎修为又有增长。
十八座空间神阵被打得破破烂烂,即便无月和张若尘拼尽全力修补,依旧无济于事。
没办法,对方来头太大,是威震古今的七十二柱魔神之一,修为在无量境中都是强者。
即便现在还没有恢复到无量境,依旧不是他们可以抗衡。
对方神躯数千万年不灭,神源很有可能也在,魔道大术信手拈来,不是修辰这种神躯和神源都没了的一道神魂可以比拟。
无月被绯玛王打出的天尊神通千灵血煞击中,受了不轻的伤势。
她嘴角挂着血痕,无瑕的娇躯浮现出粉红色魔光,虽还保持傲然站立的姿势,可是,在魔气的侵蚀下,却越来越虚弱。
张若尘知晓绯玛王凶厉,一旦落入她手中,必然沦为她恢复修为的血食补品。
“宇鼎给我。”张若尘道。
无月一双妙目盯过去,睫毛纤长,俏脸生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想着争鼎?一旦落入这魔头手中,大家都得死。”
“给我,或许还有生机。”
张若尘眼神中,充满刚毅。
“拿去!”
无月很果断,取出宇鼎,解开封印在鼎身上的符纹。
“进入鼎中。”
张若尘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吞魔大手印又落下来,将十八座阵法世界打得粉碎。
张若尘、月神、日晷先后冲入进宇鼎。
下一瞬,宇鼎散发出古朴幽暗的光华,传出远古的钟鸣号响,撞穿虚无世界,回到真实世界,就在绯玛王探手抓过去的时候,鼎身从原地消失。
绯玛王一击落空,微微怔住。
宇鼎在遥远的虚空中显现出来,又跳动数次,消失在她视野和感知中。
“为何只有他可以使用宇鼎?”
这种空间跨越的力量,显然只有宇鼎才能做到,谁都难以追上。
“宇鼎还能这么用?你既然知道,为何不早些催动它?”修辰冷冽的声音,从日晷中传出。
显然张若尘这一次的独断专行,将它气得不轻,让它损失了大量神魂。
张若尘目光看着正在疗伤的无月,当然不会告诉修辰,自己是因为怀疑无月没有失忆,才如此谨慎,不敢暴露自己能够催动宇鼎的秘密。
无月伤得很重,盘膝而坐,白衣大片大片的染成血红色,但依旧瑰美如玉,浑身散发迷人芳香,凝白的肌肤,嫣红的嘴唇,每一根头发都蕴含勾魂的魔力,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张若尘自认为不是一个没有定力的人,但是此刻宛若魔怔了一般,直勾勾的看着无月,一步步走过去。
他肩上被粉红色宝石击伤,魔气入体,却浑然不自知。
他胸口,不知何时出现一道符印,在皮肤上燃烧起来,但因穿着天尊宝纱,自己看不见,也感知不到那道符印的温度。
此刻的他,只觉得无月实在太美,纤长的脖颈,性感的锁骨,被鲜血浸湿的白衣紧贴胸口,形成一个有着致命诱惑力的弧度。
她好白啊!
真香!
“张若尘,你怎么了?”
修辰大吼,却发现张若尘完全没有反应,立即意识到不妙。
等到张若尘脱下天尊宝纱,露出健硕的上半身,修辰看见他胸口的那道符印,顿时明白了一切。
这道燃烧着的符印,不就是在白羽孔雀圣车中,修辰解开无月的封印后,无月打在张若尘身上的?
当时没有多想,只以为无月真的失忆,把自己当成了月神,是在教训张若尘的无礼。
显然,无月假装失忆,从一开始目标就是张若尘。
修辰完全不知道无月布这个局是意欲何为,但却不敢再隐藏实力,驾驭日晷,化为一团时间光雾,冲出宇鼎。
做为昔日修罗族一等一的存在,又有日晷身躯,修辰的保命手段,岂会只是燃烧神魂那么简单?其实,它也在隐藏实力,心中始终有顾忌,就是害怕出现这种不可预测的危险。
修辰逃走时,看到的最后一幕,乃是张若尘将重伤后无法动弹的无月剥光,压在身下起伏,衣衫满地铺开。
伴随无月哀求和痛苦的声音。
说不出的香艳,而又诡异。
诡异得让修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