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愛世人,我只愛你閲讀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原来我是隐世高人
“我要去杀了众生之母!”
超脱之地的裂缝前方,秦雨蝶冷冷开口,手握长剑释放出无尽超脱之力。
虚空破碎,万法重塑,时光倒流,大道归源!
她要去杀死洛神,决不允许众生之母出现。
然而,一道金色身影挡在了秦雨蝶面前,一剑斩断了一切,时光与空间都在这一剑中消失。
“你谁都杀不了。”
许言淡淡开口,手中人皇剑散发璀璨的金色剑辉。
在他周身,出现了无尽金色剑印,将这方虚空包裹,形成一个特殊的领域。
在这处领域内,没有命运、秩序、因果、大道,足以限制超脱者,除非打败许言。
“许前辈,得罪了!”
秦雨蝶开口,身形一闪间出现在许言面前,一剑劈出。
这一剑,蕴含着超越一切时空的伟力。
在此剑之下,无限时空都将葬灭。
砰!
许言挥出人皇剑,挡住了这一剑。
双剑对碰,路尽与超脱再次对抗。
路尽之力不断蔓延、超脱之力不断翻腾,两种截然不同却同样强大的力量互相涅灭。
“秦雨蝶,你也是无限时空的一员,现在回心转意还来得及。”
许言面容冷淡而严肃,声音冷酷。
他手中的人皇剑与秦雨蝶的超脱之剑对抗,弥漫着人皇伟力。
其实他不愿与秦雨蝶进行大战,想当初,他还曾耗费心思为秦雨蝶雕刻了一个木偶赠与秦雨蝶作为生日礼物。
而秦雨蝶对他更是无比敬仰,生日宴会上为了她一人不惜驱逐其他的宾客。
他们,本不该走到现在这一步。
“回心转意?”秦雨蝶笑着自嘲地开口:“许前辈,你怎么不让你自己回心转意呢?”
她手中的超脱之剑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全力斩出。
嘭!
超脱之剑与人皇剑的对抗达到了极限,最终破碎,化为了无数碎片。
“无缺之缺,超脱之剑!”
秦雨蝶清冷的声音响起,下一刻,破碎的超脱之剑在人皇剑的后方凝聚而出,一剑将许言斩断。
超脱剑光荡漾,斩开了许言的人皇体。
一代人皇,被斩为了两截。
且超脱之力在蔓延,阻止着人皇体重聚。
“许前辈,对不起……雨蝶早已经无法回头了。”
秦雨蝶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悔意,旋即又变得冷漠。
那最后的一丝眷恋,也在此刻烟消云散。
从此以后,不再有天人山那个仰慕许前辈的秦雨蝶,只有超脱者秦雨蝶。
“你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一道声音响起,旋即许言的上下两截身体消散,在远处凝聚出许言的身影。
他为人皇,不可能被杀死。
不过刚刚他的确是落入了下风,秦雨蝶比他想象的要强大。
曾经那个满眼都是他的女孩真的不见了,竟然挥剑将他斩为两截。
“许前辈在变强,雨蝶自然不能原地踏步。”
秦雨蝶妖娆地笑道。
此刻的她,又恢复成了妖魅诱人的模样。
身袭血色红裙,沐浴着如血般的光辉,妖艳红唇仿佛沾染了鲜血。
她的眼瞳,也化为了妖艳的红色,一头妖艳红发披散在身后,脸上挂着勾人心魂的笑容。
强大而妖艳,这就是此刻的她。
“既然你无法回头,且可能对无限时空造成伤害,所以今日我将以人皇之名将你镇压。”
许言目光冷淡地盯着秦雨蝶,声音极为平静。
下一刻,远处的金色剑印全部都爆发出金色剑气。
刹那间无穷无尽的金色剑气朝着秦雨蝶袭去,而他也再此时斩出了足以磨灭众生的一剑。
只不过,这一剑并不是以毁灭之名斩出,而是以守护之名挥动。
“血海无涯。”
秦雨蝶手中的剑飞出,在她身前悬浮着,绽放出无尽血光,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一眨眼,这里就如同化为了一片血海。
下一刻,金色剑气刺入了血海中。
一入血海,金色剑气就迅速磨灭,没有任何一道剑气可以接触到秦雨蝶。
一滴这样的血光,就足以磨灭无限时空,其中蕴含的力量可想而知有多么庞大。
就在此时,那足以磨灭众生的剑芒斩中了血海。
在剑威之下,血海迅速消散。
然而血海是无穷无尽的,很快就包裹了剑光。
剑光孤身在血海中斩击而去,下一瞬,整片血海被剑光斩开。
砰!
那柄超脱之剑与剑光对碰,最终剑光还是消散了,而超脱之剑也回到了秦雨蝶手中。
许言的身形在此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秦雨蝶面前,手中的人皇剑刺穿了秦雨蝶的身体。
人皇伟力自人皇剑中,爆发,瞬间磨灭了秦雨蝶的超脱之体。
几乎在被磨灭的同时,秦雨蝶又完好无损的出现了。
一旦超脱,那就是绝对的永恒不灭,且无法死亡无法活着,会以超脱的生命形态永远存在。
所谓超脱者,既不是以生的生命状态存在,也不是以死的生命状态存在。
超脱者的存在状态就是超脱,故而被称为超脱者,这只是形容这种存在的一个词汇而已,并非什么境界。
“镇!”
许言口中淡漠地说出一个字,手中人皇剑挥出。
人皇剑上缠绕着人皇伟力,下一刻,剑光爆射而出,化为了一个“镇”字,朝着秦雨蝶镇压而去。
“许前辈,你要镇压我?可我不会和以前那么乖了,所以不能让你镇压哦~”
秦雨蝶妩媚地笑道。
她是身形消失了,自行摧毁,不仅肉身被磨灭,就连神魂也彻彻底底的涅灭。
超棒的都市言情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起點-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愛世人,我只愛你展示
在这被许言禁锢的领域之中,只剩下了许言自己以及秦雨蝶留下的超脱之剑。
那个“镇”字携带着无尽伟力击中了超脱之剑,而超脱之剑却炸开了,与这个“镇”字一同消散。
“许前辈,你竟然真的狠心杀雨蝶,真是太让雨蝶心痛了……”
娇艳欲滴的声音在许言后方响起,许言一转身,就看到了那脸上流着眼泪的秦雨蝶伸手刺入了他的体内。
旋即,他就看到秦雨蝶脸上露出了绝美冷艳的笑容,而泪水也从那张绝美的笑脸上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