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n8m優秀言情小說 高人竟在我身邊笔趣-第207章 臥槽,還有這好事兒?熱推-h10z2

高人竟在我身邊
小說推薦高人竟在我身邊
对于林君,张韬可以说是无条件的信任。
这份无条件的信任并非只是来源于林君那“卓越”的战略眼光和将资本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能力,更是因为他心里清楚,没有云梦集团的帮助自己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现在摩登单车和云梦集团处在同一个阵营里,林君必然不可能坑了自己。
然而,话是这么说,但这趟深市之行却并不顺利。
和前几次不一样,随着共享单车在新闻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一次接见他们的是海狮集团老总刘志平。
这位在夏国互联网行业赫赫有名的刘总,在安静地听完了林君对共享单车前景的描绘之后,用温和而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实话实说吧,你们确实是一家很优秀的企业,而我们也确实很看好共享经济未来的表现。一个成熟的团队比起新成立的草台班子,无论是能力还是对行业的理解都更容易让人信赖,因此相比起其他初创公司而言,我们当然更倾向于收购你们。”
听到这句话,张韬顿时沉不住气了,激动地正想说合作愉快,不过却是被神色凝重的林君给拦下了。
蓋世行者
“所以说,是收购吗?”
“没错,”很满意这个年轻人的悟性,刘志平微微笑着点了下头,继续说道,“正因为重要,所以我们需要绝对的控制权。”
“67%的股份是底线,我们不会对你们团队的经营策略指手画脚,但我们必须保留这一权力。如果你们能接受的话,我们愿意拿出15个亿。”
15个亿换67%的股份。
抗日战争的细节
比起最初5亿换三成的股份,已经给出很大的溢价空间了。然而67%的股份,意味着初创团队将完全失去对摩登单车的控制权,将生死完全交到对方的手上。
张韬脸上的表情明显犹豫了,坐在一旁的林君也是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他说道。
“我们需要再考虑下。”
刘志平点了下头。
“当然,但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做出决定。”
“毕竟我们在共享单车业务上也有自己的打算,成立一家新的公司来展开相关的业务,也是我们的备选方案之一。”
最后一句话,多少有点儿施压的意味儿在里面了。
如果你们不接受的话也没关系,大不了我们和其他互联网巨头一样,重新成立一家公司或者随便收购一个愿意接受融资的团队来入局就可以了……
从海狮集团的大厦中出来之后,林君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悠悠叹了口气。
“抱歉,我还以为这次肯定搞定了,没想到后面还有的谈。”
“没事,”张韬无奈地耸了耸肩,“这种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咱们回去再说吧。”
交出控制权是不可能的。
就像海狮集团无法完全信任他们一样,他们也无法完全信任海狮集团。
万一对方收购了过去,转头就给他们摁死在地上,然后再来个移花接木,将摩登单车的用户群挪腾到他们新成立的海狮单车或者微信单车上面去,那到时候哭都没地方说理。
逐道之途
毕竟人家一开始就说了,67%的股份是战投的底线,他们要的就是对摩登单车绝对控股的权力!对于如此苛刻的条件,无论是张韬还是林君,都陷入了沉默!
……
飞机从深市飞回了江城,结束了这短暂的一日游。
城南创业园区的写字楼下,坐在咖啡馆里的林君,将这次深市之行的结果汇报给了坐在桌对面的郝云。
然而在听完了林君的陈述之后,郝云的脸上却是浮起了一丝不太一样的表情。
“……也就是说,这次你们去深市,海狮集团推翻了先前的融资方案,打算出15亿换67%的股份?”
世家名门
林君叹了口气说道。
“是的。”
郝云简单地算了下,继续说道。
“我记得以前是5个亿换三成吧,这个新的融资方案难道不是更多了吗?”
似乎并不意外郝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林君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道。
“没有那么简单……一旦我们接受了这份协议,我们就将失去对摩登单车的控制权。只要海狮集团有想法,他们随时可以空降一支管理团队到摩登单车这边,将初创团队直接踢出局接管业务。”
话虽是这么说,但郝云压根儿就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
他最开始投资摩登单车就就是奔着把那两千万给亏完去的,结果没想到滚雪球滚到了现在已经变成了资金池几个亿、估值数十亿的庞然大物。
如果海狮集团愿意接盘的话,他当然毫不犹豫地愿意将手中的股份出让给他们。
“林君啊。”
听到老板叫自己,盯着咖啡发愁的林君抬起了头。
“怎么了老板?”
郝云想了想说。
“我觉得……有时候离场的时机,比进场的时机更重要。”
离场的时机比进场的时机更重要?
林君微微愣了下,没太听懂郝总在说什么。
郝云停顿了片刻,然而就在他正想进一步解释这句话的含义的时候,不远处却是传来了一道粗鲁的笑声。
“哈哈!我本来想上去拜访你的,没想到你正巧在楼下喝咖啡,倒是省了我时间了。”
听到一旁传来的声音,郝云和林君齐刷刷寻着声源看去,只见一位穿着正装、挺着啤酒肚、手中挎着个皮包的男人正从不远处走来。
贵太妃
看着那“豪放不羁”的步伐,郝云整个人愣了下,确认他的目光是朝着自己这边,这才定了定神开口问道。
“你是?”
那男人微微抬了下下巴,嘴角咧开了一抹横肉堆叠的笑容。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友天,友天网络的董事长,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郝云:“……?”
呃。
谁?
相比起一脸问号的郝云,林君倒是脸上写满了尴尬。
“呃,马总?”
“没错,是我,”马友天哈哈笑了笑,目光炯炯地盯着林君说道,“小林啊,夏北牧业的事儿真是多亏了你啊!”
老大,放馬過來
听到这句话,林君脸上的表情更加尴尬了。
当初被他送上天台的客户正是眼前这位。
虽然后来夏北牧业“价值修复”,股价确实涨到了100以上,这位马友天也从天台上走了下来,但一直把这件事儿当成个教训的林君,从那件事儿之后一次也没有去找过这位马总。
一方面是他的导师已经禁止他私下和自己的客户接触了,另一方面则是他确实也不好意思见。
现在看来,这位马总大概是将夏北牧业的股票给拿住了,并且一直到了100元以上才出货。以他当时投入的资金量来看,身价翻一番那都是往少了说的。
“不客气不客气,投资建议仅供参考,能发财那是您自己的本事,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林君轻咳了声,心虚地说道。
看着一脸“谦虚”的林君,马友天是越看越喜欢。
终于忍不住了,他也不管郝云正坐在一旁,直接摆出了暴发户的口吻说道。
“林兄此言差矣,没有你的指点,我肯定不可能像今天这般轻松。我想过了,让你在这样的小公司里打工实在是太屈才了!这样,你来我们友天网络,云梦集团给你开多少年薪,我直接两倍给你!”
话音落下的瞬间,林君脸色微微变化。
两倍的工资?
你特么把我当什么人了?!
这是钱的问题吗!
郝云也是一样。
不过相比较而言,他的脸上却是诧异的神色居多,甚至于目光中透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
卧槽?!
还有这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