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墨桑笔趣-第177章 弩鑒賞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李桑柔一行人,一路走一路看,吃吃喝喝走走看看,再看好定好了一明一暗两处递铺的位置,一天的路走成了三天。
直到临近月末,傍晚时分,李桑柔等人到了随州城外,还没看清楚城门,就被纵马迎上来的文将军拦住,递了份鄂州刚刚急递过来的书信。
信是文诚写的,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几句话:有点儿小事儿,请大当家立刻赶回鄂州城。
这样急如星火让她立刻赶回鄂州城,这件事本身,就不是小事儿。
文将军极其明白也极其体贴,迎出来时,带着几十匹健马,以及清水咸肉等干粮。
李桑柔谢了文将军,换了马匹,带上清水干粮,调头直奔鄂州城。
往随州过去时,一行人悠悠闲闲,赶回去时,却是急如星火。
第二天早晨,鄂州城门刚开没多大会儿,李桑柔带着黑马、孟彦清等人,纵马进城,直奔城东的军营。
文诚急迎出来,李桑柔跳下马,劈头问道:“出什么事了?大帅呢?”
“受了点儿伤,就是大帅受伤的事儿。”文诚拱手答道。
李桑柔站住,盯着文诚,见文诚也就是有些憔悴,心里微松。
“能说话吗?”李桑柔问了句。
“嗯?”文诚一个怔神,随即醒悟,“世子爷没事儿,是别的事,咱们进去说。”
文诚说着,欠身往里让李桑柔。
军营前面,那间极小的院子里,顾晞站在廊下,一只胳膊吊在胸前。
李桑柔迈进院门,隔着小小的天井,从顾晞吊着的胳膊,看到顾晞一脸的笑,长长舒了口气,干脆几步穿过天井,上了台阶,用手指捅了捅顾晞吊着的胳膊,“能恢复如常吗?”
“能,箭扎进肩胛,没伤筋动骨。”顾晞用力想抬起胳膊。
“别动,怎么伤的?”李桑柔从前面仔细看到后面。
“没事儿。不过确实是为了这事儿,才叫你回来的。”顾晞侧身让李桑柔进屋。
文诚跟在顾晞后面,进了屋,从长案上拿起支黑沉沉的短箭,递给李桑柔。
“和你的箭一样,那个瞎子,是南梁人?”顾晞示意李桑柔看那只弩箭。
“在哪儿受的伤?”李桑柔仔细看着那枝箭,皱眉问道。
“我去江陵城外查看,离城五六百步,城墙上射下来三四十支箭,分三轮,准头都不怎么样,伤了两三匹马,盾牌挡住了十来支,伤了四五个人。”顾晞说的十分详细。
“不是瞎子,做这种弩,瞎子也是跟别人学的。你打算攻打江陵城?什么时候?”李桑柔站起来,将弩箭放回长案上。
“要不是受伤,现在已经大军已经渡过汉水,在往江陵城的路上了。”顾晞看着李桑柔。
“能不能缓一缓?”李桑柔沉默片刻,看着顾晞问道。
“怎么回事?”顾晞蹙眉问道。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墨桑 線上看-第177章 弩展示
“我想去江陵城看看这些弩是怎么回事。”李桑柔迎着顾晞的目光,坦然答道。
“米先生的来历,大当家知道吗?”文诚看着李桑柔,试探问道。
“瞎子见多识广,当初他救我上来,看到我这把剑,就知道不是凡品,不过,他只会做弩。
他给我做出这只小手弩后,我曾经想让他帮忙打制几把好刀好剑,给黑马他们用,他一窍不通。
他读过很多书,喜欢昆山腔,对二十多年前的建乐城,哪家酒好,有哪几位红伎,哪家有过什么热闹,如数家珍。
他厌恶战事,厌恶血,厌恶死人,哪儿有战事,有饥荒,有瘟疫,他就骂骂咧咧逃之夭夭。”
李桑柔答的十分详细。
“二十多年前,他在建乐城?”顾晞很是惊讶。
“听他口音,不像是建乐城本地人。”文诚皱着眉头。
“他从来没说过。他是哪里人,家里有什么人,在哪儿长大的,跟谁学的制弩,他都没说过。
他给我打制这把小手弩时,最熬心,说他师父说这样不行,也不一定就不行,以及,要是师兄在就好了之类。
想来,是有师门的。
我想去江陵城看看,这弩,是不是跟瞎子的师门有什么关联。”李桑柔看着顾晞道。
顾晞眉头紧皱,看向文诚,文诚眉头皱的更紧。
“就算真是米瞎子师门中人,也没什么,两国交战,同一师门,各择其主,也是人之常情。不必冒险去看这一趟。”顾晞看向李桑柔道。
“你上次说,这场平天下之战,不急在一时半会。
再说,你这伤,总要养上一两个月。
我过去看一趟,就算还有别的事,也不过一两个月。”李桑柔从顾晞看向文诚。
“我不放心。”沉默片刻,顾晞看着李桑柔道。
“不会有事儿的。我把孟彦清他们都带上,从江陵城出来,我立刻捎信给你。”李桑柔微笑道。
“好,你要小心。”顾晞沉默片刻,点头答应。
“那我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傍晚出发。
如果需要这里援手,我会让人找你,不找的话,不必多理会。”李桑柔站起来,和顾晞笑道。
“明天走前,还过来吗?”顾晞站起来往外送李桑柔。
“不过来了,一路过去江陵,不好骑马,多数时候只怕都要步行,回来时也是如此。”李桑柔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
“嗯,万事小心。”顾晞将李桑柔送到院门口,看着她拐个弯看不见了。
……………………
李桑柔回到军营对面的小院里,落在后面的大常等人,已经赶进小院,正大汗淋漓的擦洗,
“大常,黑马,老孟。”李桑柔进了院门,叫了大常三人,脚步不停,直接进了上房。
大常等三人急忙跟进上房,站成一排,看着李桑柔。
“有件事,是我的私事。”李桑柔先看向孟彦清。
“我们兄弟跟着大当家,无论公私。”孟彦清欠身答话,神情郑重。
“嗯。”李桑柔看向大常和黑马,“江陵城里有些人,应该是瞎子的同门,咱们走一趟,捉几个带出来。”
“啊?”黑马眼睛都瞪大了,“瞎叔?”
“叫什么!”大常一巴掌拍在黑马头上。
孟彦清高挑着眉毛,从黑马看向李桑柔,他不认识米瞎子,只听黑马说过几回。
“大常送大家过汉水后,回来守在这里,等着接应。黑马和小陆子几个,跟我走。”李桑柔看向孟彦清,接着道:“你把人手全部带上,散开跟在后面,到江陵城后,不要进城,就在城外等着。
等我们出来后,除非我招唤你,否则就跟在四周戒备。”
“是。”三人齐声答应。
“这一趟,只怕要一两个月,说不定要厮杀一场,把该带的都带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李桑柔顿了顿,又吩咐了句。
“是。”三个人再次答应,见李桑柔挥手,急忙出去准备。
……………………
隔天傍晚,顾晞穿着件长斗蓬,掩着受伤的胳膊,和文诚并肩站在城墙上,看着一身寻常农家女子打扮,出城门往北而去的李桑柔。
“能做出那些弩的,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文诚看着越走越远的李桑柔,突兀的说了句。
顾晞回头看了他一眼,“大哥说过,人是由因缘聚化而来。
像你我,你有和我的因缘,和文家的因缘,和她的因缘。”顾晞指了指越走越远的李桑柔,“还有和阿玥的因缘,和其它诸人的因缘。
这些因缘,各有各的情份,各有各的恩怨,每一份因缘,都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
你我,都有很多不想为外人知,不足为外人道的事,她,自然也有,应该比我们更多。”
“嗯,我只是,凡事想得多。”文诚低低应了句。
“她处处敞开,不存金钱,不沾权柄,连名声都不要,别再多想。”顾晞低低叹了口气,沉默片刻,接着道:
“当初,先皇属意老二,大哥尽心尽力辅助老二,大哥是怎么想的,你我一清二楚。
那时候,有多少人相信大哥?有多少人觉得大哥必有打算,这样那样,甚至疑心到我身上。
这世上,总是有一些不是只为自己的人,就算你我,竭尽心力,难道都是为了自己么?
别想太多。”
“嗯。”文诚跟在顾晞后面,低低嗯了一声。
……………………
李桑柔出了北门,径直往北,走了一个多时辰,由北向西,折向汉水。
天已经黑透了,细细的残月挂在天空,有气无力的照着人世间。
枯干的芦苇丛中,大常撑着船靠在岸边。
李桑柔和黑马等人上了船,大常将船撑离,黑马和大头几个左右划着船,往对岸过去。
“老孟他们分成三船,最后一船两刻钟前过去的,到现在,没听到动静。”大常蹲在李桑柔身边,低低道。
至少两刻钟,足够孟彦清他们扫荡出视线之外。
李桑柔眯眼看着四周。这样昏暗的夜色,连她也看不出多远。
月末月初,都是好时候。
船很快靠了岸,李桑柔等人下了船,径直往前,大常看着李桑柔走远了,将船划回对岸。
李桑柔在前,在残月的指引下,径直往西。
汉水西边,离鄂州城七八十里,有个大镇,叫马头镇,水田丰美,十分富庶。
这是她在鄂州城闲逛时听到的。
几个人脚程都很快,寅末前后,远远的,看到了零落的灯笼光。
“歇一歇,天明了再说。”李桑柔舒了口气,看来,前面就是马头镇了。
几个人找了丛浓密避风的灌木丛,挤进去,睡了一个来时辰,天色大亮,几个人出来,摘干净身上的草末树枝,收拾整理好,出了灌木丛。
不远处的村子里,炊烟袅袅,鸡鸣狗叫。
一行人走的不紧不慢,太阳升到一人多高时,一行人进了马头镇。
黑马衣着最鲜亮,靛蓝细布大袄敞着,露出里面的绸子小袄,背着手昂着头,一幅大掌柜气派,来回走了两趟,把马头镇上四五家邸店全部看过,挑了看起来最阔气的那家,昂然进去。
李桑柔一幅小媳妇打扮,挽着包袱,头脸裹的只露出两只眼睛,低眉顺眼的跟在黑马身后。
小陆子四个,都是脚夫长工打扮,扛着箱子背着行李,缩手缩脚的一路紧跟。
“掌柜的,上房有没有?一间就行了,他们住什么上房?”黑马一进邸店,就满嘴鄂州话,扯上了嗓子,“有啥吃的?行,两笼肉包子,两碗蛋酒,把他们四个带到后头吃饭,他们有啥吃啥,吃饱了就行了。”
李桑柔垂眼跟在黑马身后,在他旁边坐下,放好包袱,将头巾往下拉拉,露出鼻子和嘴。
“掌柜的,今儿不是逢集吗?怎么这镇上连个人都没有?过兵也没过到咱们这儿,掌柜的,我跟你说,鄂州那边,可热闹得很呢!”
黑马气大声粗,说到鄂州那边热闹得很,左顾右盼,一幅本大爷路道粗的得意模样。
“这位爷贵姓?您哪,肯定记混了,咱们镇上逢五大集,逢单小集,今儿二十四,明天才是大集呢。”掌柜一脸笑,十分恭敬。
“免贵姓牛,咦!我能记错了?”黑马一脸的我竟然记错了我不相信!
“牛大爷,一瞧您就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俺们这方圆一两百里,三个大镇,桥头镇今天逢集!”掌柜笑道。
“可不是!还真是我记错了!”黑马一拍额头,哈哈笑了几声,示意掌柜,“你瞧你这小店里,反正也没什么人,你坐下,咱们说说话儿。”
掌柜忍不住斜了黑马一眼,这话说的,没什么人!那边明明坐着两三桌人呢!
“咱们这里,今年这莲子,是不是极便宜?河那边,鄂州城被北齐占了!肯定过不来了。”黑马头伸向掌柜,压着声音问道。
“还真不便宜。”掌柜也压低声音,“收莲子的人,可没比去年少,前儿行里两位行老过来吃酒,说是今年这价,一斤上等干莲子,比去年还多了十来个钱呢,还说今年买莲子的,都格外利落,都是看好了,买了就走。
听牛爷这口音,您也是从鄂州城来的?”掌柜看着黑马问道。
“我是鄂州城里的,在城里有座大宅子。不过,北齐人一到城外,我就过河到咱们河西来了,我家有两个庄子在河西这边。
北齐人打到鄂州城下了,我哪敢呆在城里,君子不立危墙,你说对吧。
真是鄂州城那边的人过来买莲子?他们怎么过来的?北齐人占了鄂州城,那边可就是北齐了,咱这可是梁国!”黑马一脸纳闷,以及不忿。
掌柜笑起来,“瞧牛爷说的,那河多长呢,哪儿不能过。”
“也是!”黑马一拍桌子,“我还当今年这莲子得极便宜,娘的!”
“还是贵点儿好,大家都能好好过个年。”掌柜一脸干笑。
“今天行里有人不?贵也得去看看,我得往江陵城走一趟,总不能空着手,好歹贩点儿什么,不能白走这一趟。”黑马一脸烦恼。
“有有有,哪天都有人。
这要贵,大家都贵,这儿卖得出价,江陵那边,一样卖得出价,牛爷该赚多少,指定一文不少。”掌柜呵呵笑道。
“也是。对了,我问问你,咱这路引,好不好写?我家户册是在鄂州城里的,可这鄂州城,归北齐了,你说这多烦人!”黑马看起来更加烦恼了。
超棒的都市小說 墨桑 線上看-第177章 弩閲讀
“这事儿,又不是牛爷您一个。您不是有庄子么。
咱们镇里正是个好人,就是没庄子,您跟他说清楚就行,唉,打成这样,大家伙都不容易不是。”掌柜笑着安慰黑马。
李桑柔一幅受气小媳妇模样,缩着肩膀吃包子喝蛋酒。
黑马吃好喝好,出去买了莲子,在邸店歇了一夜,隔天逢集,买了四头健骡,驮上莲子,再找里正写了路引,再歇上一夜,隔天一大清早,启程赶往江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