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洞螟 ptt-第七百六十八節 贗胎與迷霧重重展示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之后,师弋并没有马上离开芳国。
而是带着降府府主夫人,选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山谷。
随后,师弋将林傲从神仓之内放了出来。
师弋大致和林傲说了一下,后续在山顶发生的事情。
接着,两人就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降府府主夫人。
“两位想要问些什么,我定不会有半点隐瞒的。”降府府主夫人直接开口说道。
眼见对方表现的很配合,师弋点了点头。
不过,师弋一时间却有些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师弋心中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
自己手中的赝胎,究竟是什么东西。
向云间为何在吞服这东西之后,修为会出现如此大幅度的提升。
九牧之金为何会对赝胎持有者,产生近乎于秒杀的伤害,这一切师弋全都想要知道。
不过,师弋看着眼前的降府府主夫人,反而问道:
“先说说你的身份吧,我猜你的身份,绝对不止是降府府主的道侣那么简单。”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点了点头开口答道:
“不错,道侣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甚至降府这个势力的成立,也只是我为了隐藏自身,所创立出来的。
降府府主夫人这个名头,我都不记得借用过多少任了。
其实我真正的身份,乃是一名芳国修士。
当年我所在的芳国势力,曾经把控过天渊秘境一段时间。
可惜所有人都低估了,天渊秘境的破坏力。
最终,不止是我所在的势力。
甚至整个芳国都灭亡了,而我则是少数芳国幸存之人。
如今千百年过去,我可能是这世上最后一个故国之人了。”
听着降府府主夫人娓娓道来,师弋大致了解了一些信息。
降府府主夫人乃是芳国之人,可以说修真界大势力在共同重启天渊秘境之前,她就已经对天渊秘境有了很详尽的了解。
想必降府府主夫人也是通过这份了解,才能在山顶搞出那么大的动静的。
就在师弋沉思之际,林傲忍不住开口反问道:
“那赝胎究竟是什么,你和向云间的实力,为何会拔升的如此之多。”
林傲曾经差一点,就能迈入圣胎境的门槛了。
对于境界的提升,她甚至比师弋还要热衷。
毕竟,这是她曾经失去的。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开口解释道:
“想必两位也知道,我们修士修行的过程。
简单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借假而修真。
我们体内本没有虚胎这一器官,它是由功法和本命法宝,一步步被构建起来的。
这个假自然是指虚胎,当虚胎由虚转实,就是修士步入圣胎境的时刻。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修士。
被困在这个由虚转实的过程,最终带着不甘而死。
而赝胎的出现,则可以让修士直接跳过这一过程。
没有虚实转化,赝胎一步到位,直接接替了虚胎的作用。
向云间在吞下赝胎之后,实力暴涨正源于此。”
林傲和师弋都没有想到,这赝胎居然可以代替体内的虚胎。
虚胎可是修炼之根本,竟然直接可以被替换掉,这真是让二人大开眼界。
同时,林傲的心中一片火热。
她已经开始畅想,利用赝胎直接跳过天劫,成为一名圣胎境修士了。
反观师弋,则显得冷静的多。
师弋不相信,这世间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这赝胎的功能如此之强,应该也会有不小的限制。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降府府主夫人又开口说道:
“凡事有利也有弊,这赝胎虽然能接替体内的虚胎,让修士的实力得到进一步释放。
不过,赝胎终究只是外物。
早已经定型的它,不具备继续提升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一旦使用了赝胎,此生和圣胎境都无缘了。
只能一直停留在像我这样,不上不下的境界。”
此言一出,林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使用赝胎就意味着,再也无法继续提升修为。
这么做完全就是饮鸩止渴,推迟一些死亡的时间而已。
对于追求长生的林傲而言,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另一边的师弋倒还好,毕竟本就持怀疑态度,自然也谈不上期望。
其实,仔细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有这种好事的。
这降府府主夫人乃是芳国之人,她能够活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早就已经使用了赝胎。
而这么长时间过去,她依旧没有到达圣胎境,这本就是一件很突兀的事情。
再者,如果赝胎当真一点副作用都没有的话。
这降府府主夫人,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配合。
毕竟,她自己体内可还有一枚赝胎的。
而师弋的彻骨剑,恰恰是克制她的利器。
担心体内的赝胎遭到窥探,她自然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冷静的面对师弋。
一念及此,师弋又开口问道:
“既然你已经拥有一枚赝胎了,为何又要进入天渊秘境之内,来趟这浑水呢。”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有些苦涩的说道:
“蝼蚁尚且偷生,我这次进入天渊秘境也只是为了求活而已。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使用赝胎就意味着修为固化。
面对这种情况,我又怎么能够甘心。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寻找破解之道,可惜最终都没有什么成效。
我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能够找到赝胎的创造者……”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师弋和林傲互视了一眼。
接着,师弋直接开口打断道:
“等等,听你话中之意,你知道这天渊秘境乃是人造的?”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先是愣了一些,然后点头答道:
“不错,我知道这秘境乃是假的。
不止是我,这对于一些传承久远的大势力而言,也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我倒是没想到,两位居然也对此有所了解。”
降府府主夫人的一番话,并没有超出师弋的预计。
很久以前师弋就推测过,知道这秘闻的,应该不止有血神宗宗主一人。
只不过,应对最激进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况且,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就好像师弋一般,为了能够获得修炼资源,不还是要硬着头皮往秘境里冲。
想到这里,师弋又开口问道:
“听你话中的意思,这赝胎可以让你找到,那些圣胎境存在藏身的地点。”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没有回答师弋的问题,反而略显神秘的开口问道:
“两位难道就没有考虑过,为何修真界半个圣胎境修士都见不到。
曾经,那么渡劫成功的圣胎境修士,他们都到哪去了。”
对于这个问题,师弋自然是考虑过的。
只是所获得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一直都没有什么头绪。
降府府主夫人没有卖关子,她直接开口给出了答案:
“其实,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一片牢笼之内罢了。
这天地看似宽广,其实在我们的视野之外,还有着更加辽阔的地域。
而那里,就是胎神境修士所待的地方。”
降府府主夫人的这一番话,实在是有些劲爆,林傲直接呆在当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想来谨慎的师弋,却没有尽信对方的话语,反而有些不信的开口问道:
“牢笼?这怎么可能。
从上古之时到现在的所有历史,并没有出现过明显的断档,山川河流等地理位置也全都有所呼应。
如果我们这里是被人为直接分割出去的话,这些又该怎么解释呢。”
面对师弋的反问,降府府主夫人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很显然,这种说法是她自己揣测的,根本就站不住脚。
眼见师弋面露不信之色,她也有些急了,连忙又接着说道:
“牢笼什么的暂且撇开不提,在我们的视野之外存在其他地域,却是千真万确的。
并且,我还知道将我们完全分割开的力量是什么。
那股力量乃禹帝以九牧之金,所炼制出来的九鼎。”
师弋闻言,不禁心神俱震。
降府府主夫人的这番话,可比什么囚笼,更让师弋感到震撼。
九鼎之名几乎人尽皆知,大多数人都以为,九鼎是在大禹手上炼制完成的。
这话虽然不错,但是对上古时代有过研究的师弋却知道。
九鼎早在颛顼帝之时,就已经具有雏形了。
并且,颛顼帝炼制九鼎,就是为了实施绝地天通的计划。
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八節 贗胎與迷霧重重展示
换言之,在九鼎的影响下。
绝地天通的力量一直都没有消失,它甚至还蔓延到了修真界。
如果降府府主夫人所言不虚的话,圣胎境修士会销声匿迹,就是受到了绝地天通力量的影响。
简而言之,圣胎境修士就和上古时期的神祇一般,完全被挤出现世了。
由此可见,被挤出现世是存在一个大致阈值的。
而圆觉境应该就是这个阈值的上限,一旦进阶圣胎境,铁定会被挤出现世。
像降府府主夫人和向云间,他们俩超过了阈值,却又没够上圣胎境。
这是他们二人,可以留在这里的原因所在。
不过,没触发阈值不代表获得了认可。
绝地天通的力量源于九鼎,而九鼎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九牧之金。
九牧之金乃是抵定气运的神物,而气运如水一般可以流动。
当带有九牧之金的彻骨剑碰上向云间,这个非法滞留之人,他自然也被九鼎给察觉到了。
为了除掉向云间,九鼎让气运流向了材质相同的彻骨剑。
师弋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干掉向云间,可以说是借了九鼎的气运之力。
事情到了这一步,师弋差不多理清了来龙去脉。
想到这里,师弋开口陈述道:
“所以,你进入天渊秘境来寻找另一枚赝胎。
是打算将这枚赝胎,用在你自己的分魂之上,让分魂达到你本体现在的境界。
然后再以分魂突破壁垒,去往域外之地,寻找境界被赝胎锁死的解法。
这样一来,你的本体就不必冒险从这出去了。
这应该就是你的打算吧,我猜的可对。”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看着师弋颇为佩服的点了点头。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討論-第七百六十八節 贗胎與迷霧重重推薦
她没想到,师弋通过只言片语,就已经将所有事情给还原了。
“呵呵,胆小如鼠,这倒符合魂修一贯的行事风格。”林傲闻言,忍不住嘲笑道。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嘴角抽了抽。
考虑到师弋彻骨剑的厉害,她只当林傲不存在。
不考虑降府府主夫人的动机,其人的做法倒是让师弋颇受启发。
师弋如今圆觉境都不到,自然不可能被九鼎挤出去。
不过,师弋手上现在可以是握有赝胎的。
利用赝胎,师弋也能够达成去往域外之地的想法。
当然,赝胎这种锁死境界的东西,师弋自己肯定不会用的。
师弋虽然没有魂道那样的分魂,但是师弋却拥有雪躯这样的类分身。
只要能够解决掉雪躯持续时间这一限制,师弋也能够以此作为跳板,去往域外之地一窥究竟。
师弋之所以会这么执着于此,完全是因为师弋的心中隐隐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之前的事情虽然已经理顺了,但是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通过之前的事情可以看出,历史上颛顼帝所实施的绝地天通计划,一直都在运作之中。
而之后的禹帝,选择了进一步升级九鼎,加固这股隔断力量。
使这力量不止对神、妖、鬼起效,连修真者都被纳入了这个范围。
前后两代帝王,他们为什么要用九鼎固守现世,他们到底在防备着什么。
如今,师弋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原本,师弋对于远古之事,一直都是当做故事来听的。
毕竟,那些事情距离现在,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然而,经历了这一次的事件。
师弋发现自己错了,远古时代所留下的痕迹,并不会随时间消逝。
师弋自己以及所有人,一直都笼罩在这层阴云之下。
而想要拨开这层云雾,窥见所有真相,只能到域外之地亲眼看一看。
一念及此,师弋看着降府府主夫人笑着说道:
“我这人行事向来言出必践,我想知道的已经问完了。
你大可放心,我不会难为你了。”
降府府主夫人闻言,终于放下了心来。
而一边的林傲,则颇为诧异的看了师弋一眼。
林傲对于师弋还是比较了解的,她知道师弋虽然重诺,但那都是对朋友的。
而对待敌人,师弋向来是抱着必杀之心的。
降府府主夫人肯定不能算是师弋的朋友,甚至之前两人还有不小的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