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 卓色彤-第四三〇章 阿爾維斯放鴿子相伴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金色绿茵
七月是火热的季节,也是结婚的季节。但对于卓杨和蔻蔻来说,却是个赶场子的季节。
从中国西安到意大利威尼斯,再到巴塞罗那海滨托萨的蓝钻堡,这一路都是婚礼的场子。你以为这就完了吗?没完。
给屠爷和屠嫂抬完大花轿,卓杨和蔻蔻又马不停蹄去了阿根廷罗萨里奥。说实话,他们真的很不想去,得飞老半天,太远了。可不去又不行,梅老板人小鬼大,卓杨怕他翻脸。
梅西也结婚了,他不结才比较奇怪,老婆自然是青梅竹马了20年的安东内拉·萝库索。二十年,这竹马的竹子,老得包浆都可以打一副快板儿了。
罗萨里奥是梅老板的家乡,相对于小猪的前卫、德屠的典雅,梅西的婚礼就很时尚了。普尔曼酒店的大厅里铺了红毯,两侧护栏外面是数不清的媒体记者,所有来宾都仿佛走秀似的。
卓杨在这里见到了几乎所有巴萨老队友,还有现队友阿圭罗,但没有奥塔门迪和卡巴列罗,可见梅老板在阿根廷国家队也拉帮结派。
小布、小杰、小法、小马哥、哈维、普姨、内马尔、刀疤,但没有小白和苏牙,可见梅老板在巴萨也拉帮结派。
丹二爷阿尔维斯来了,他偷偷给卓杨说内马尔偷偷告诉了他,内马尔要去巴黎了,而且还想拉着他一起去。
这事儿有点新鲜,巴萨锋线上刀疤和苏牙都老成这逼样儿了也没着急走,怎么反而最水嫩的内马尔要走了?但这并不关卓杨的事,反正他去哪也没说要来曼城。
阿尔维斯要来曼城,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内马尔再怎么勾引,他也已经和瓜迪奥拉与卓杨说好了。
这个世界很残酷,罗萨里奥是阿根廷最危险的城市,这里充满了暴力和犯罪,以及贫穷和D品。普尔曼酒店里纸醉金迷,酒店北边是鲜花簇拥的光鲜社会,而紧邻酒店南边的高墙之隔,就是罗萨里奥最大的贫民窟。
这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在远镜头里同框,却也早已见怪不怪。其实想一想,足球在巴西和阿根廷这样的地方,真的是一针很好的麻醉剂。
再扩大开来琢磨,似乎全世界足球踢得好的地方,那里的社会恰好都需要类似的麻醉剂。无论贫穷与富贵,娱乐至死的生活沉迷方式,能解决很多社会问题。
中国足球一直没有起色,搞不好最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国人太拼命,太有奔头,从国家到个人都是如此,从而不需要、甚至抗拒用娱乐化的竞技体育来麻醉某个社会阶层。
一家之言,扯远了。
伊比萨岛是位于地中海、距离巴伦西亚市只有160公里的西班牙岛屿,属于巴利阿里群岛。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金色綠茵 愛下-第四三〇章 阿爾維斯放鴿子展示
闹完了梅老板的洞房,卓杨又和蔻蔻转场来到了西班牙伊比萨岛。一起从罗萨里奥过来的人不多,但这里面缺了谁都行,却唯独不能缺少丹二爷阿尔维斯,因为他要在伊比萨岛结婚。
25岁的名模、古驰品牌形象代言霍安娜·桑斯是阿尔维斯的新娘。
阿尔维斯是二婚,2014年的时候他和前妻狄萝娜离了,传说是因为丹二爷太花,卓杨相信这应该是主要原因,因为他还算比较了解阿尔维斯,丹二爷本来就是花大爷。
霍安娜·桑斯很拽,之前阿尔维斯两次求婚都被她拒绝了,好在事不过三。西方的恋爱婚姻观里这点很好,求婚被拒并不妨碍继续在一块,该干嘛还是可以干嘛,时机合适了再求一次就行。
求婚这个‘求’字很值得探讨与商榷,要求、祈求、请求、哀求,这里面的学问大了。
卓杨和蔻蔻之间就没有‘求婚’这个环节,他俩也从来没感觉有什么不对。无论梦镜中还是现实里,从相见的那一天就有了厮守三生的信念,不需要专门来‘求’。
精华都市言情 金色綠茵-第四三〇章 阿爾維斯放鴿子看書
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卓杨和蔻蔻的爱情,骨子里是中国传统模式。
阿尔维斯的婚礼又变成了乡村模式,欧洲的乡村。规模比较小,不像梅老板光是雇保安就有500人。阿尔维斯一个保安都没雇,他说卓杨就是他的保镖。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维斯在婚礼中穿了一套白西装,虽然看起来和新娘霍安娜的镂空白婚纱很配,但这不符合西方婚礼的传统。难道二婚要穿白的?卓杨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金色綠茵 卓色彤-第四三〇章 阿爾維斯放鴿子相伴
34岁的丹尼尔·阿尔维斯如今是巴西国家队的第一副队长,排名还在蓬蓬前边,队长是蒂亚戈·席尔瓦。34岁的人生老将老树开新花,一树梨花压海棠,可喜可贺。
“老卓,曼城走了不少人呀。”
“嗯,卡巴列罗、萨巴莱塔、科拉罗夫、图雷、诺利托、纳瓦斯、费尔南多、克里希、萨尼亚。”卓杨掰着指头给他数。“还有一些年轻球员,你没听说过。”
一袭白衣的阿尔维斯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操,走的基本上都是些老将呀。”
“差不多。”
像个夹心奶油雪糕似的丹二爷看向地中海浩渺的水面。“老卓,你今年多大了。”
“32,也是老将了。”卓杨转了转眼珠子:“唔……,就曼城现在这些人,好像除了布拉沃,就我最老了。没错,我最老。”实际上,曼城目前这些人里,除了布拉沃,费鸟也比卓杨老几个月,但这不重要。
丹二爷怔怔地看着卓杨虽然棱角分明、却光滑得像剥了皮鸡蛋般的脸皮。“你……他妈哪像32岁的人,说你18岁也没人怀疑。”
“胡说啥呢。”卓杨矜持地往后拢了拢已经不是长发的短发,尽量用漫不经心来掩饰动作里的奢华和骄傲。
阿尔维斯看见了卓杨嫩脸里极力遮掩的炫耀,要不是知道打不过,他真想一拳狠狠砸上去。34岁的丹二爷,和曼城最老的布拉沃同龄,不知道谁的月份更大点,但这已经不重要。
三天后,卓杨在慕尼黑收到阿尔维斯发来的信息。
——抱歉了,老卓。霍安娜不喜欢曼彻斯特的天气,她喜欢巴黎。而且巴黎给我的也更多,希望你能理解。
当然能理解,卓杨没觉得自己被丹二爷放了鸽子。在商言商,人家又不是你儿子。三年,1200万年薪,比曼城两年1040万的确更讲究些。
不过,卓杨总觉得阿尔维斯突然掉头,不全是合同待遇的原因,也和内马尔的勾引没多大关系,反倒是很可能和那天在伊比萨岛上关于年龄的聊天有很大关系。
阿尔维斯好歹还给卓杨发了条信息,瓜迪奥拉纯粹是从报纸上看到他与巴黎圣日耳曼签约的消息。
老瓜气得跳起来骂街:“狗日的巴西人,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狗都不如的东西。以后别让老子看见,见一次打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