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諸天古卷-第七百二十四章:詢問分享

諸天古卷
小說推薦諸天古卷诸天古卷
回到自己的庭院中,周禹将身体丢进摇椅中,闭上双眼,微风拂过脸颊,享受着难得的清净。
良久,周禹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夜空中明亮的星辰,脸上升起一抹无奈之色。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
“还请周圣莫怪,妾身明知道瞒不过您,但就是想试上一试。”
优雅动听的声音响起,一缕缕月华不断汇聚,凝结成一具玲珑有致的女性躯体。
悬挂于天际的太阴星垂下一缕缕月华,落在女子的身躯上,透露出至神至圣的气息。
“如果我没发现你,恐怕你也不会现身。”周禹依旧窝在摇椅里,浑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此言在理。”太阴月华莲步轻移,来到周禹的面前:“堂堂周圣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嘛?”
周禹轻笑一声,看着太阴月华:“你确定你是客人,而不是其他什么的?”
太阴月华洁白无瑕的俏脸上罩着一层面纱,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颜,更不能知晓她的神色。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諸天古卷 起點-第七百二十四章:詢問熱推
“妾身当然是客人,周圣莫非对妾身有什么误会?”闻言,太阴月华轻笑着说道。
“既然是客人,那我当然要以礼相待。”周禹轻轻打了一记响指。
顿时间,天地一阵变换,一座宏伟壮观的宫殿将两人笼罩住。
太阴月华面色一变,内心无比震惊,这怎么可能。
周禹收起摇椅,凝聚出两方道气蒲团。
“月华道友,请。”
太阴月华平复内心情绪,颇为淑女的坐在蒲团之上。
“道友去而复返,可是遗漏了什么?”周禹也是坐在蒲团上,看着太阴月华,平淡地问道。
“实不相瞒,妾身手中还有二十一枚神明法则碎片。”太阴月华时刻注意着周禹的神情,发现他没有任何变化,内心不由得一沉。
“那又如何?”周禹内心一动,却被他强行压制住。
他不能透露出自己对这二十一枚法则碎片很心动的情绪,避免太阴月华坐地起价。
“妾身想用这些碎片,从您这里换取一个消息。”太阴月华手中七彩光华一闪,整整二十一枚法则碎片,静静地躺在她的手中。
“哦?什么消息值得道友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周禹内心那叫一个激动,却还是免不了警惕。
到底是什么消息,能让太阴月华心甘情愿,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妾身想知道您到底与道祖是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一缕清风拂过,竟吹起了太阴月华的面纱,露出了半张绝美无暇的俏脸。
太阴月华美眸流转,目光如炬,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不断升腾。
周禹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面带微笑:“怎么?月华道友莫非不信我?”
“非是不信,而是有些过于蹊跷。”太阴月华摇摇头,正色道。
“说到底还是不信。”周禹瞥了太阴月华一眼,淡淡地说道。
“道祖的弟子中的确有一位周圣,但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直到道祖消失后,周圣,或者说是你,便开始行走天下。”太阴月华神色自若,说出了自身的疑惑。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古卷討論-第七百二十四章:詢問相伴
“为何道祖在世时,不见你出世?道祖消失后,你便顶着天地圣贤的尊号,以周圣之名游历世间。”
“有点道理,看来我真有可能是顶替别人的。”周禹摸着下巴,故作思考,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所以妾身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份。”太阴月华听到这句话,还以为自己猜对了。
“唉,只可惜让道友失望了。”周禹轻叹一声,看着太阴月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便是周圣,周圣便是我,你想太多了。”
闻言,太阴月华缓缓低下头,一双美眸中满是思考的神色。
良久,太阴月华抬起头,看着周禹,认真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妾身姑且信你一次。”
“放眼天下,又有几人敢冒充道祖弟子?对于师父的凶残程度,你们这群神灵应该最有感触。”周禹面色平淡,浑然不在意这些。
太阴月华沉吟片刻,说道:“妾身明白,今后请多多关照。”
“放心,绝对不会让道友失望的。”周禹明白太阴月华的意思。
如果说之前,她与大秦只是普通的合作关系,那么现在就变成了深度合作关系。
双方属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那种。
至于让她加入大秦,基本不可能,毕竟这位可是顶级神明,加入大秦后,应该是什么位置?
嬴政能够容忍周禹与他“平起平坐”,不代表他还能容忍其他人。
“误会”解除,一人一神之间的尴尬气氛消失殆尽。
周禹取出自己的白玉酒葫芦,凝聚出两方酒樽。
“要不要来点?这可是好东西。”周禹晃一晃白玉酒葫芦,笑着问道。
“谢谢!”太阴月华微微一愣,礼貌性地道谢。
周禹拔下瓶塞,一股浓郁的酒香席卷了整座庭院。
“好香,这是什么酒?”太阴月华皱了皱琼鼻,有些惊喜地说道。
“太玄金液。”周禹右手轻轻一动,两道璀璨夺目的金色水流自酒葫芦中飞出,落入两方酒樽中。
“太玄金液?妾身只喝过大秦的秋水伊人和儒家的九曲天河,想不到您这里竟然也有如此美酒。”
太阴月华似乎对酒也有些研究,所说出的两种酒都位列于当世顶级美酒。
“你竟然还知道秋水伊人和九曲天河?”周禹诧异地看着太阴月华。
“美酒谁人不爱,妾身自然也不能免俗,只不过适量而为。”
太阴月华看着杯中金光透亮,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美酒,义正言辞地说道。
“可以可以,不过对你我来说,所谓的顶级美酒也不过满足口舌之欲罢了。”周禹笑着说道。
“说的不错,只可惜道家的斗转星移,妾身没有机会,否则定要尝上一尝。”太阴月华双眼中闪过一抹懊恼,单单看她这副模样,还真有点酒鬼的意思。
“哈哈哈哈,斗转星移虽然不错,但与我的太玄金液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周禹大笑几声,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那妾身可要好好验证一下。”太阴月华端起酒樽,轻轻抿了一口,仔细品尝着太玄金液的味道。
周禹看着太阴月华,有些期盼地问道:“感觉如何?”
“您果然没有欺骗妾身,毫不夸张地说,这太玄金液当为此世之最。”太阴月华给出了自己的五星好评后,便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周禹见此,立刻给太阴月华续了一杯,虽然他早就知道了答案,但能得到一位顶级神明的认可,还是挺不错的。
周禹的太玄金液无论是材料还是酿制手法,都要超过此方世界所谓的顶级美酒。
这是他精心研制出来的,耗费了大量的材料,几乎堪比一个二流势力的所有底蕴,方才出了十万斤左右的量。
“道友也不要您您的叫了,称呼我名字便可。”周禹趁着心情不错,便顺势说道。
“好。”太阴月华下意识地答应道,但随后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周禹:“额,妾身好像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周禹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他也知道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
優秀小說 諸天古卷 獨醉空歌-第七百二十四章:詢問熱推
时至今日,哪怕是嬴政也不知道周禹的真实姓名。
倒不是说周禹很小气,而是不得不防,诸天万界中,有着太多诡异的能力,只要知道你的真名,便能无声无息的干掉你。
所以说,周禹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无妨,道友可称呼我之道号,造化。”周禹瞬间便想到了补救方式,不得不说,道号的确是个好东西,百用百灵。
“造化?这是道祖赐下的道号吗?”太阴月华有些震惊地问道。
“额!算是吧。”周禹仔细一想,他突然发现,好像在这个世界,“自己”的道号依旧是天命。
之前对这些都不是很在意,因为他很少使用自己的道号。
“道祖不愧是道祖。”周禹默默地说道。
“看来道祖对您是真的看重。”太阴月华有些感慨地说道。
“或许吧!”对于这点,周禹倒是清楚的很,
虽然自己是个外来者,而且还是迟到的外来者,但道祖毕竟算是自己的师傅,所以这实在是在正常不过。
周禹不是nt,他不可能会怀疑道祖,他老人家要是有什么阴谋,自己早就被干掉了。
太阴月华看着周禹:“那妾身便称呼您为造化道友吧!”
周禹沉吟片刻,说道:“这样也可以。”
他原本的意思是,想让太阴月华直呼其号,但后来仔细一想,这样的称呼,似乎有点过于亲近,还是避免一下的好。
不过两人之间的关系倒是因为这太玄金液变得融洽了许多。
毕竟人生有五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喝过酒,一起分过脏…………
一人一神现在属于一起喝过酒,未来还有可能一起扛过枪,所以关系也就越来越融洽。
“天命道友,你为何会选择加入大秦?”
端着酒樽,喝着美酒,太阴月华也逐渐放开了,竟然开始询问这个问题。
周禹有些诧异地看着太阴月华,显然他也没想到,太阴月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这个嘛!说来话长。”周禹思路片刻,回道。
“妾身对此事比较好奇,该不会真的只是因为师生情谊吧!”太阴月华心里清楚地很,但却故意如此说道,使得周禹不由得摇摇头。
“道友觉得呢?”周禹反问道。
“自然不可能。”
“既然知道不可能,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呢?”周禹端饮尽樽中酒,淡淡地说道。
“看来天命道友与妾身一样,同样是为了利益。”太阴月华没有任何的顾忌,性格出乎意料的“豪爽”。
周禹笑而不语,有些事情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太阴月华见此,也明白自己有些唐突了,便端起酒樽,一饮而尽:“倒是妾身多嘴了,还请天命道友不要见怪。”
“放心吧!我没那么小气。”周禹面色不改,声音也没有任何变化,让人看不出喜怒。
“天命道友,妾身想知道的,你已经为妾身解惑。”太阴月华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周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妾身也该离开了。”
“月华道友无需解释,我明白你的意思。”周禹点点头,他虽然不在意,但有人可在意的很。
别忘了,这可是咸阳城,哪怕是太阴月华这样的顶级神明,也不可能毫无痕迹的进入城中。
周禹也站起身来,随手将白玉酒葫芦收起,然后散去了蒲团等由道气凝聚而成的物品。
“他日再见。”太阴月华深深地看了周禹一眼,轻薄的面纱被微风吹起,露出半张倾国倾城的俏脸。
太阴月华微微一笑,那一刹那的风情,清丽脱俗,动人心弦,让人赞不绝口。
虽然周禹内心毫无波澜,但对于美好的事物,他还是很欣赏的。
“月华道友慢走。”周禹神色平静,微微行礼道。
太阴月华还了一礼,如同九天仙子一般,御空而行,瞬间消失于天际。
“呼,终于走了。”目送太阴月华离开,周禹松了一口气。
这小妞不愧是活了几万年的老小姐姐,每一句话都饱含深意。
“秋水伊人与九曲长河,看来儒家似乎出现了问题,未曾尝过斗转星移,也就是说道家暂时没有问题,那太玄金液为此世之最,又代表着什么呢?”
周禹双眸紧闭,仔细思考着,太阴月华透露出的消息实在是过于密集,但每一句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对他之后的行动方针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时间缓缓流逝,一夜时间转瞬即逝。
此时此刻,旭日东升,一缕缕璀璨的阳光照亮了天地,唤醒了沉睡的生机。
周禹也随之睁开双眼,经历了一晚上,他终于想的差不多,而且准备了对应的措施。
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打死他也不可能相信太阴月华掌握了这么多有用的消息。
“太阴之光,普照大地,的确是个绝佳的窥探手段,比千里眼顺风耳还要可怕,月华道友,你可真是个天才。”
凡月光所照之处,皆有老娘的探子,这就是太阴月华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