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 南山堂-第895章 李寬去哪了?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当作坊城的房子涨声一片的时候,李世民悄悄的出宫了。
如果只是在长安城微服私访,李世民有许多办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但是要去凉州的话,哪怕是快马加鞭,也不可能在几天内来回。
所以他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大概意思就是思念亡妻,要去昭陵陪伴长孙皇后一段时间。
在他不在大明宫的这段时间,一应国事由房玄龄和长孙无忌辅助李治来处理。
“陛下,我们这是去哪里呢?”
奔驰豪华四轮马车之中,李宽满脸疑惑的坐在李世民旁边。
今天早上,还在跟周公约会的李宽,就被李忠亲自给叫醒了。
然后就说陛下在楚王府别院门口等他,让他立马就见。
好在李世民还是允许李宽带上了王玄武几个贴身护卫,还有晴儿这个丫头,要不然李宽这一次出行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朕听凉州的变化特别大,二十多年前征战天下的时候,朕也是去过凉州的。除了地理位置比较重要之外,凉州四周在那时是比较荒凉的,可是今年上半年的赋税收入,凉州已经成为大唐第三了,所以朕想要去看一看,凉州城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李世民倒也没有瞒李宽。
反正车队都已经踏上了前往凉州的水泥大道,也没有什么可需要隐瞒的了。
难不成这家伙还敢倒回去不去凉州?
“陛下,此去凉州,可不是三五天就能回来……”
不等李宽把话说完,李世民就直接打断了,“这个不牢你操心,有玄龄和无忌在,朝中出不了什么大事。”
大唐如今是立国以来最强盛的时候,放眼四周,一时之间也没有明显的对手。
国内的各个州县,虽然每年都有这里洪水那里旱灾的消息,但是整体来说也算是风调雨顺,没有特别多需要李世民去操心的。
所以这一次的出行,李世民的心情其实是比较放松的。
李宽看到这个场景,也就不多废话了。
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要出来活动一下,自己也没有理由阻拦啊。
关键是自己的阻拦有用吗?
“凉州如今是大唐通往西域最主要的中转点,甚至有大量的西域胡商直接将凉州作为货物采办和售卖的中心。在凉州,每天征收的商税已经远远超过了农税,所以它的赋税收入才能快速的增加。如果一味地依靠农税,除非人口和土地大量增加,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这个增速。”
既然李世民对凉州很好奇,李宽干脆就跟他聊起了凉州的情况。
虽然李宽也好几年没有去凉州了,但是凉州是楚王府的影响力最大的几个地方,李宽对这里的了解自然比谁都要深。
“凉州的繁荣,是不是意味着宽儿你早年提出来的草原战略已经成功了?”
“草原战略是一个旷日持久的战略,如今还远远不到成功的时候,只能说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有了阶段性的成果。”
草原问题,那是困扰了中原王朝千年的问题,李宽可不敢随随便便说凉州的成功就意味着草原战略的成功。
事实上,在加特林菩萨出来之前,谁也不敢轻言草原牧民的威胁消失了。
当然,按照现在的节奏再发展下去,李宽有信心让大唐彻底的控制住草原。
说到底,草原问题一直难以解决,就是因为草原太大了,里面的汉人太少。
实质性的统治草原,对于中原王朝来说是一个投入大于汇报的事情。
一旦这个情况发生改变,问题的解决就变成了可能。
恰好,这些问题现在都在变化。
“只是阶段性成果就已经让凉州成为大唐赋税第三的州府,这要是真的成果了,岂不是要把长安城都给压在下面?”
李世民眼中透露出一股不信任,觉得李宽这话说的太夸张了。
“陛下,凉州的赋税收入要超过长安城是比较难的;但是,收益于草原战略的,可不是只有凉州。肃州、甘州、银州、朔州、幽州等紧靠草原的州府,全部都是收益者。不说其他的,单单朔州和凉州两地的赋税收入之和,过个几年超过长安城,那是很有可能的。”
在化工产业大规模发展之前,以羊毛和棉花为主的纺织业在国民经济的发展之中,是占据了非常高的比例的。
而羊毛和棉花,一个是依靠草原上的绵羊,一个是依靠开垦朔州附近草原的土地来获得,甚至今后棉布的需求进一步上升之后,李宽准备把棉田种植区域扩大到凉州、甘州、肃州,一直到西域。
要知道,后世的新疆,可是最主要的棉花种植区域。
一旦在丝绸之路的各个地段推广了棉花种植,大唐对这些地方的实质性统治,将成为可能。
“所以你才一直鼓动朝廷以凉州和朔州为中心,不断的修建水泥路,将一片又一片的草原纳入到水泥路的贯通范围?”
李世民想到李宽曾经提出的疯狂的水泥路修建方案,再结合刚刚的话,觉得自己有了一些思路。
“没错,修路是确保草原战略得以顺利实施的条件之一,但是单纯的依靠修路,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需要让草原上的牧民更加的依赖大唐,让大唐的勋贵和百姓有前往草原挣钱的动力;并且,我们在凉州等地,必须具备足够威慑草原牧民的军力,同时让不断的同化这些牧民,不断的提高这些地区汉人的比例,最终才能让草原战略顺利达成。”
对于怎么控制草原,李宽有很多方法,但是要真正的实现长治久安,李宽觉得不能太急。
反正自己还算年轻,完全可以一步一步的把这些草原部落彻底的纳入到大唐的统治之中。
以后的五胡乱华之类的事情,就不要冒出来了。
至于什么契丹、金国、西夏、蒙古之类的部落,乖乖的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这么说来,凉州如今就是按照你的这套说法在推进咯?”
“基本上是这样子的,正好这一次跟着陛下去凉州实地看看,了解一下凉州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看看需要需要对政策进行一些调整。”
就这样,李宽跟李世民一边聊着,一边往凉州而去。
李世民的这一次低调出行,显然是做了充分准备的。
整个队伍化作一个大的商队,几十连四轮马车浩浩荡荡的行走在水泥道路上,扬起了阵阵灰尘。
好在这条道路上经常会有大的商队路过,倒也没有引起路人的大惊小怪。
……
“静雯,那百骑司统领突然过来叫走了王爷,然后王爷就急匆匆的带了几个人就跟着走了,还说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楚王府别院,程静雯有点焦虑的去找武媚娘。
虽然自己是王妃,但是程静雯心中也承认武媚娘的脑子比较好用,关键时刻,她倒是不会因为面子就不去找武媚娘。
“姐姐,李忠是陛下身边的人,他出现在哪里,基本上就代表了陛下出现在哪里。刚刚王爷也说过了,他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想必这一次,陛下应该是准备带着王爷微服私访去了。只是以前都是去作坊城或者东市、西市等长安城周边或者城内的地方活动,这一次可能会去的远一点。”
武媚娘稍微分析了一下,基本上就搞清楚了实际状况。
她刚刚也重新确认了一下,知道李宽除了王府之后就上了一辆四轮马车,然后跟着一个有着几十辆四轮马车的商队往西而去。
基本上,她可以断定李宽上的那辆马车,里面是李世民。
当然,李世民要带着李宽去哪里,武媚娘就没法准确的猜到了。
“什么微服私访一定要带着王爷呢,朝中那么多的大臣。”
程静雯对于李宽突然被带走的事情,还是比较介意的。
明明大家在家中,天天都可以见面,晚上还可以做一做运动,现在这一走,又得独守空房了。
“往西而去的话,有可能是去蓝田县等周边府县,也有可能去雍州府的其他地方。甚至陛下心血来潮的话,直接去到凉州也是有可能的。”
“凉州?”程静雯皱着眉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没错!如果王爷五六天之后都还没有回来的话,那么陛下去凉州的可能性非常大。等会我也让府上的人去外头打听一下,看看大明宫那里有没有什么动静。”
武媚娘觉得自己还是要行动起来,把情况搞清楚才好。
“要打听大明宫的动静也简单,我们直接去探望一下年迈的楚王太妃娘娘即可,或者是让小玉米进宫去找兕子玩耍,稍微问几句,就可以知道陛下在不在宫里了。”
程静雯也立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那就先让小玉米进宫请兕子过来吃饭吧,正好王爷昨天让厨房制作的豆腐脑很是美味,兕子还没有吃过呢。”
虽然汉代的时候就有人发明了豆腐,但是整体来说,豆腐的制作方法在大唐并没有广泛流传,也就是少部分人当做秘诀一样的握在手中。
李宽搞出来的这个豆腐脑的小吃,程静雯和武媚娘她们就是第一次吃到,立马就觉得非常美味,配合着楚王府之前搞出来的油条,无比的美味。
“行吧,那就让小玉米去一趟大明宫!同时,我们也可以留意一下明天早朝的动静,如果陛下真的带着王爷去比较远的地方微服私访了,那么明天和后天的早朝,陛下肯定是不会露面的。”
经过武媚娘的分析之后,程静雯也知道李宽的安全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保密的原因,自己还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已。
……
长孙府中,长孙冲给自己阿耶倒了一杯红茶,然后再次确认道:“阿耶,这么说来,陛下这次出宫,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长孙无忌作为李世民安排给李治的助手,肯定是知道李世民微服私访的事情。
甚至他连李世民微服私访的目的地也一清二楚。
在这一点上,李世民没有任何隐瞒的想法。
“没错!陛下这一次要去凉州,百骑司提前一个多星期就在准备了;好不容易出一次京城,陛下肯定不会那么快回来的。别说是半个月,我估计没有一个月的时间,陛下是不会回长安的。”
为了锻炼长孙冲的能力,提高他的见识,朝中发生的许多大事,长孙无忌都会说给长孙冲听,有时候还会给他分析一下这些事情背后的故事。
“凉州是楚王府的地盘,陛下去凉州的话,李宽跟着一块去了吗?”
长孙冲颇为期待的看着自己阿耶。
而长孙无忌的回答也没有让人失望,“为父跟玄龄都被留下来辅助太子,朝中只有岑文本和来济几个人大臣跟着出发,至于李宽,府上安排盯着楚王府的人员已经汇报过,今天上午的时候就上了陛下微服私访的马车之中。”
长孙无忌掌握的信息非常全面,立马就能够判断出李宽的去向。
这要是换了一个人,单纯的看到李宽上了一辆四轮马车,他并没有办法做什么判断。
但是长孙无忌知道这个四轮马车所在的商队,是百骑司的人化妆安排的,马车上装的也不是什么货物,而是强弩的兵器,所以自然知道李宽肯定是被李世民叫着跟去微服私访了。
“李宽不在长安城,并且还是突然被叫走的,肯定没有时间安排府上的事情。这个时候,正是我们对付楚王府的最好时机啊。”
长孙冲觉得楚王府中,只有李宽是自己的对手,其他人的水平都是不如自己的。
如今李宽离开长安城了,那么楚王府就再也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了。
“没错!为父也是这么考虑的。不过,太子跟楚王府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果使用官方手段对付楚王府,难以起到有效的效果。所谓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为父发现,大唐皇家钱庄对于楚王府来说,意义是变得越来越大了,如果我们能够让大唐皇家钱庄吃个亏,便可以有效的打击楚王府对大唐皇家钱庄的控制,更有可能说服陛下将大唐皇家钱庄划转到户部管理。”
长孙无忌作为一代名臣,自然是已经意识到了大唐皇家钱庄的影响力,也意识到了这家钱庄背后具备的政治影响力。
自然而然的,长孙家也开始涉及到钱庄业务之中来。
如今有机会对付大唐皇家钱庄,长孙无忌又怎么舍得放弃呢?
“阿耶,回头我跟管家他们商量一下,这两天就拿出一个方案出来,让大唐皇家钱庄好好的出一次血,让大家意识到李宽安排的人也不是万能的。”
长孙冲想到自己等会就可以安排对付楚王府的事情,立马变得激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