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笔趣-番外第二十一章 一句話,就是千年擔子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灰色的云朵飘过夜空,露出的半轮清月里,依偎山岗的年轻男女望着漫天闪烁的繁星,偶尔的飞机轰鸣划过夜色时,一道流光横挂夜空瞬间一闪而过,情侣连忙双手合十呈在胸前,许出未来美好的日子。
“你许的什么?”
“娶你当老婆,你许的什么?”
“我许未来的老公有很多很多钱。”
“……你真好,我会努力的!”
依偎一起的身影望着繁密星空上划去的流星,夜空之上,云雾缥缈自流光落去后方,负着双手的身影发髻飞舞,衣袍猎猎吹拂,陡然听到轰鸣自云气里响彻,流光之中的书生偏过脸望去。
漂浮的云海,一道巨影破开云团呼啸冲出,闪烁几道光芒,庞大的身躯展开两只铁翼直接从他头顶越了过去。
“哪来的妖孽!胆敢人间天空放肆——”
陆良生半空折转飞行,拖起一道光芒直追上去,体内光芒一闪,一柄袅绕灵气的长剑显在手中,落去宽大的‘铁翅’月胧亮起光芒的一瞬,对面有着圆圆的一排窗棂,里面正有个小人儿,小脸几乎贴在了机窗,惊的合不拢嘴。
剧烈的风吹拂着衣袍猎猎作响,陆良生脸上也愣了一下,再细看这庞然大物,大抵猜出与地上行驶的汽车应该是一样的,都是电视上讲的交通工具。
想通,便朝对面窗棂后的小男孩笑了一下,惊得孩子眼睛都瞪圆,转回身来伸手去拉旁边的母亲。
“妈妈,外面有一个神仙。”
“不是奥特曼吗?”
“不是!”
男孩拉着母亲的手,指去外面,妇人笑着也俯身看了一看,窗外的机翼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不过还是摸了摸儿子的头,假装看到了。
“哇啊,确实有一个,不过刚刚好像飞走了!”
“妈妈真的看到了?”
男孩兴奋的捏起拳头,满脸通红的雀跃叫了声:“就知道不是我眼花,原来真有神仙,那奥特曼一定也是真的存在!!”
周围几个座位的大人,听到孩子的言语,跟着笑起来,朝那孩子比起拇指,或说笑几句,认同他的话。
庞大的机身闪烁着灯光,载着远去他乡,或回家的乘客穿过云层飞去更远的夜色中。
……
流光划过这片天地,落去星月银辉的山麓。
光芒消散,陆良生背负双手,站在山巅巨岩,风出来,双袖抚动,飞舞的发丝中,目光看过浸在月色下片片起伏的山峦,仿如一幅神仙俯瞰人世的画轴。
袖中掐出法决,青冥、银辉的颜色在黑暗里褪去,一片淡蓝的天地出现在眸底,延绵的山势之中,黑夜看不到生灵在林间、洞穴中栖息,或寻觅食物在空气中荡起一圈圈涟漪,山中泉水渗过青苔,滴去碎石,响起微不可察的轻响都在他耳边回荡,勾勒出夜色里山麓间生灵的画面。
优美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 愛下-番外第二十一章 一句話,就是千年擔子相伴
风拂过山间,所有的一切都被风带来,呈现在陆良生面前。
片刻,陆良生看去逶迤的山势,其中一座大山,脸上终于有了情绪的波动,收回眸底的法光,纵身约下山巅,双手展开,飘然拂过下方顺山生长的一片片林野,循着熟悉的气机,径直走去前方一座大山。
远远的,矗立月色之中的山峦,空旷的山体内,陡然响起警报的声响,原本埋头做着研究的工作人员,或正交接般回去宿舍休息的安保听到警报,一个个冲去武器库,掩护着科研人员撤退,或占据重要的位置警戒。
“警告!未知能量正在靠近!”
“警告!未知能量距离山体安全范围,一百五十米……”
“警告!未知能量正在上升,超出安全界限一万七千…….”
一万七千?
留下来戒备的安保齐齐愣了一下,Z6拟定过一定数值的安全线,到达五百已经五级能力者的界限,这一万七对于常年接触几十到一两百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非人的存在。
“去通知所里待命的能力者,有多少叫多少!!”类似安保的组长朝一个部下大吼。
下一刻,脚下陡然动摇起来,警戒四周的安保一个个东倒西歪,还未稳下身形,视野前方的金属崩出钢钉、铁片、管道,裸露出的山壁‘咵咵’的往下翻滚一颗颗碎石,砸的附近铁梯、机械乒乒乓乓直响。
不少人武器都拿不稳了,面对山崩般的动静,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打开外面的监视器!”
然而,听到命令的安保跌跌撞撞跑去按下已修复的巨大显示器,调出的外部监视画面,却是一片雪花,偶尔屏幕闪烁几下,显出外面静悄悄的山麓夜色,以及一道模糊的身影正缓缓朝这边走来。
“要来了要来了…….”
“准备——”
轰隆隆……
山体晃动,陡然一道裂纹自裸露的表面笔直而下,犹如撕开的纸张左右分离开来,碎石簌簌坠下,弥漫的烟尘间,一道身影的轮廓缓缓走进,青衫白袍,古代的装束,令得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在下陆良生,来见故人孙迎仙。”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番外第二十一章 一句話,就是千年擔子熱推
嗓音平淡而温和,如沐春风般在众人耳中徘徊,手中对准过去的枪口不自觉的随手臂垂了下去,怎也抬不起来。
大厅一侧的洞室门口,机械们打开,几名穿着不同与他人制服的身形冲出来,陆良生礼貌的朝他们点点头,并不理会,循着越来越清晰的气机,举步朝另一边的洞径过去,原本紧闭的机械门,红灯变换绿色,在书生过来时自行打开。
好看的小說 大隋國師 txt-番外第二十一章 一句話,就是千年擔子相伴
穿过长长的洞径,金属的通道退尽,站在一处古朴的石门前停下,陆良生站在门外好一阵,就连小心翼翼尾随跟来的一帮能力者、安保不敢靠近,疑惑的着古代人打扮的入侵者。
“老孙。”
陆良生看着石门轻轻唤了一声,缓缓抬起手掌按去冰凉的石门,一道道淡蓝的法纹沿着门上蔓延开去,然后,响着沉重的动静缓缓朝左右挪动,露出一道足够人穿行的缝隙。
穿过石门,走进洞室。
摇曳的火把光芒里,一缕月色正从洞顶的缝隙照下来,落在八卦高台,一个身形紧缩,变得矮小的老人佝偻脊背,闭目盘坐,口中正念念有词,听到石门的动静,耷拉的眼皮极为沉重般慢慢睁开,模糊的视野里,看到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走来,眼眶变得湿热,撑着膝盖摇摇晃晃起身,走下一节节石阶,看着前面的身影渐渐清晰,蹒跚的脚步越走越快。
“陆…..大……书生。”
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老人看着面前如此年轻的面容,紧抿双唇,抬手揖了下去,“仙师在上,人界修士孙迎仙,将这片天地重任安然交回。”
当年一句话,上千年就过去了。
“……”
陆良生无言的抬手,重重拱起手,躬身郑重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