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天啓預報 愛下-第九百四十八章 師徒(感謝莫負流年RNG的盟主看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维塔利·斯别洛斯基、佩拉格娅·莫斯维纳……
那是曾经位立与变化之路顶峰的升华者,传承了黑神切尔纳伯格和白神贝洛伯格的存在,世间极恶与一切纯善的化身。
倘若能够存留至今的话,恐怕辈分要比罗素还要大上好几代。
甚至,早在理想国初期,他们就作为第二批成员而进入其中。
正因为有他们,白银之海才能够在最脆弱的初期,彻底隔绝波旬的魔性侵蚀和吹笛人的凝固蜕变。
同时,也正因为他们的存在是如此的重要,才会在天国陨落时,首当其冲的被黄金黎明所袭击。
半数变化之路的升华者被卷入了破裂的天国之中,溶解为了事象残片,还有另外的半数幸存者则被随后而来的‘救援队’分化之后,迎来了未曾预料的背刺。
最终所存留的,便只有黑神与白神舍弃了一切之后,所留下的最后残片——昼夜之镜。
当佩拉格娅彻底燃尽了白神的威权之后,所残存的下的就是这对一切都满怀着憎恶和疯狂的贤者之石。
而幸存的维塔利也为了保护那些溶解在事象记录中的学生们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终心智退化,意识残缺。
宛如孩童一样。
镜像之中的那一座小小村庄,便是白神所遗留的最后庇佑所,那些破碎魂灵最后的栖息之地了。
每一个人的存在对于维塔利而言,都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槐诗能够通过试炼之后,被许可进入其中,并将安娜的灵魂顺利的带回。除了安娜父母的选择之外,那位残缺黑神的默许也不可或缺。
能够让他在经历了被同伴背刺之后,还能够赋予如此沉重的信任。
哪怕是罗素都做不到。
“归根结底,这都是因为你。”罗素说,“让他信任的并不是你的书,而是你自己。”
“为什么?”槐诗愕然:“我也没表现什么啊。”
“别低估黑神的眼光。”
罗素微笑:“早在被昼夜之镜所映照的瞬间,他就已经洞彻了你的本质,不论是你所表现的,还是你所隐藏的……你的镜像可不会为你守口如瓶。”
正因如此,才会寄以如此珍贵的希望。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那么讨厌槐诗!
在所有人中,或许维塔利才是唯一的那一个,希望槐诗无法通过试炼的人……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九百四十八章 師徒(感謝莫負流年RNG的盟主閲讀
因为槐诗一旦成功,就是他同自己的珍宝分别的时候了。
“不论多么出色的老师,终究也只会是学生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罗素凝视着窗外滴血教堂,好像能看到那个垂眸祈祷的侧影一样:“同行一程,互相陪伴,指引远方的道路……可终将会有分别的时候到来,会有下一程的同伴在前方等待。
所以,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只要尽你所能就好,只要这个就足够了。
不论是卡佳,还是维塔利先生,都对你抱有信心。。”
槐诗沉默的低头吃着早餐。
将盘子里的培根和煎蛋吃完,放下叉子,许久,轻声感慨:“才反应过来,家访都已经去过了啊,不想承认都不行了啊。”
“我早说过,你有这个潜质。”罗素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
寂静里,槐诗看着窗外的车来车往,忽然回头,看向裂隙后那个静静等待的少女。
“喂,安娜,你会开车吗?”
“会哦。”
墙壁后面,女孩儿再度探头,好像捉迷藏被发现了一样,眨了一下眼睛:“叫我阿妮娅就可以。”
“那就去准备行李吧,阿妮娅。”
槐诗说:“充满安排的旅途要开始了。”
沐浴着上午的阳光,他依靠在椅子上,静静的享受着最后的闲暇。
无声长叹。
总感觉,自己这个老师当得不是很合格。
出来这么长时间,不知道家里的学生怎么样……
槐诗掏出手机。
期待的拨通电话。
十分钟后,乖巧的原缘收到了来自老师的关怀,而试图蒙混过关的林中小屋喜迎作业超级加倍。
在久违的哭喊声里,槐诗愉快的放下手机,微笑。
感觉师生情谊越发稳固了。
.
.
在午后的阳光之下,庞大的运输机呼啸着飞起。
满载着庞大的战争兵器和黑衣的神父与军人们,向着远方飞去。在跑道旁边,井然有序的军人们汇聚为方阵,昂首等待着来自长官的调遣。
“先是伏尔加格勒,然后通过冰原边境中转,最后前往荒原布防,左边和右边的都是守卫军……”
罗素似乎对军人们的去向了如指掌,靠在休息室的椅子上一一点评着下面的军队,还跟槐诗指出其中最前方那一群身披麻衣神情庄严肃冷的修士。
“看,那才是真正的精锐——善堂骑士团的作战连队,全员升华者,应该是去往地狱前线的增援——这一次俄联谱系明显是被东夏前几年杀上至福乐土的作战刺激的不清,打算趁着诸界之战,再来一次荣耀东征了。”
纵然没有听到任何枪声,看到任何刀剑。
可当那些庞大的作战序列从落地窗外缓缓经过时,槐诗就能够感受到迫在眉睫的危机感,好像战争正在缓缓靠近一样。
槐诗问:“不止是防守,还要再向地狱反攻?”
“当然,更多的地狱开掘,更多的素材与力量……诸界之战不仅仅是现境的危机,同时也是一次补充现境发展力量的机遇。
每一次的诸界之战,都能够为各大谱系带来海量的资源,大家都已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了。”
槐诗翻着手机,看到明日新闻的弹窗消息。
【东夏头条:龙脉已经开始预热阶段,纯钧工程或将上线】
配图是发言人谛听的照片,至于下面的一系列政治措辞他根本就懒得翻了。
哪怕在旅行中也依旧能够有所感觉。
地狱在渐渐的升温,令现境的大釜也为之沸腾,来自更深层的暗流开始了上浮。而在现境也引发了一连串的变革。
根据林中小屋的报道,瀛洲已经正式开始了对将军残存势力的清算,鹿鸣馆中人人自危。而里见琥珀那个臭妹妹却风头正劲,有望以安房国主的身份出任右大臣一职。
里见氏的复兴已成定局。
而美洲也在自身的边境和地狱中,向残酷之神开始了新一轮的血祀,以地狱大群的血液沃灌神迹刻印。
在罗马,法王厅昼夜不断的运行,前方出新的政令,而侍卫官们佩戴着束棒之斧的徽章,奔赴四方。
在天竺,在天敌青颈的扶持之下,创造谱系终于压服了维持谱系和破坏谱系,以微弱的优势占据大权。伴随着流血和破坏,来自各处僧院的祭祀和长老们终于再度勉强的形成了统一阵线。
唯一毫无风声的是埃及谱系。
可埃及谱系从来都是云山雾罩,很少显露在眼前,透露出的情报每年也只有不轻不重的那么十几条。偶尔有个亲王触犯戒律被处刑,外界收到风声也要在半年之后了。
皇室就算有大动作,恐怕外界也无法知晓。
而至于万孽之集上的各种悬赏最近也开始疯狂的增多,无归者墓地的地狱探索任务金额一升再升,几乎翻了好几倍,但接取任务的人却越来越少。
青铜之眼的观测者们开始出入现境和边境的各个地方,观测深度数值,以供应后方的计算需求。
存续院在各地的产业也开始疯狂的调取资金。
至于统辖局……已经全部取消假期了,所有人开始了看不到尽头的零零七,想猝死都不可能,稍微有点毛病就会被拽下来打一针然后继续加班……
每到这个时候,作为外派调遣人员,槐诗就会幸灾乐祸起来。
丹波的工作全都丢给学生,偏偏象牙之塔的活儿也都给艾萨克副校长给干了。在朋友圈里所有人抱怨连篇的时候,就只有这么一个家伙讨嫌如野狗,不停的发自己旅游的照片和视频动态。
已经不知道给多少人拉黑和屏蔽。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槐诗收起手机问道。
“接下来吗……”
罗素的神情罕见的浮现出一丝凝重和苦恼:“总感觉两个都很麻烦……埃及和罗马,你挑一个吧。”
槐诗斜眼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不挑。
挑了万一到时候被甩锅怎么办?
可就在两人对话的同时,却有刺耳的警报骤然从这一座军用机场的上空浮现,赤红的灯光一盏盏点亮,仿佛令每一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而高亢的空隙警报则回荡在他们的耳边。
原本井然有序的机场此刻迎来了突如其来的冲击,可混乱并没有蔓延,很快,在各级长官的调遣之下,所有的神甫和军人们都迅速的开始了作战准备。
槐诗头皮一阵发麻。
这里可是俄联的交通枢纽,工业中心,乌拉尔地区的首府!
为什么会有空袭警报这么离谱的事情出现?
难道是误报?
可就算是误报也太离谱了一些,但凡有什么不在安全名单里的飞行器靠近,恐怕在八千公里之外就被击落了。
还是说……洲际导弹?
但为何如此大的压力中,却没有任何一丝的死亡预感?
不止是地面,天空之中,也有着一个又一个的身影浮现。在善堂骑士团的作战队列着装完毕之前,册封圣人们就已经通过圣棺网络来到了机场的上空。
再然后,窗前的槐诗,窥见了穹空碎裂的壮观景象!
在从天而降的虹光之中,原本的碧蓝天穹迅速的浮现出诸多正方形的裂隙,纷纷龟裂破碎,脱离。
而在那背后的黑暗中,深度之下,有庞然的阴影降临。
笼罩一切。
庄严华贵的宫阙悬浮在天空之上,撕裂了对流层的狂风之中,缓缓下降,无数葱翠的绿意从宫阙之中浮现,隐约能够窥见瀑布的流淌。
无数身披金甲的戍卫者在宫阙的城墙之上屹立。
而十六道巨大的号角齐齐吹响了至上者降临的雷鸣。
那是传世的奇迹,独属于伟大皇帝的尊贵之舆,罗马的辉煌与璀璨的化身。
——空中庭院·赛维鲁斯!
“这他娘的就离谱!”
槐诗顿时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