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笔趣-445:宋稚懷孕,孩子何去何從(一更)相伴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戎黎蹲在她面前,摸摸她的肚子:“坐了这么久的车,有没有不舒服?”
她想吐。
她摇摇头:“没有不舒服。”
“晚饭呢?吃没吃?”
“吃了,喝了粥。”徐檀兮有事要问,“阮姜玉和顾起怎么样了?”
“一个警一个匪,还能怎么样。”戎黎说,“顾起会被判死刑。”
如果按量计算的话,顾起判一千次死刑都不够。
徐檀兮秀眉蹙起:“那阮姜玉怎么办?她好像爱上顾起了。。”
“你怎么知道?”
她和阮姜玉算不上熟识,只有过几面之缘。
“我看见过,她在窗户的玻璃上写了好多顾起的名字。”
应该是爱他的。
但也恨他。
人心是最不能左右的东西。
翌日,炎炎灼日。
LYH华娱旗下所有产业全部被封锁清算,官鹤山的个人账户也被冻结了。
LYH华娱将退出帝都的商圈。
对此——
官鹤山在看守所里绝食,以表冤枉。
并且——
官鹤山在看守所用牙刷“扎小人”,“小人”是用纸叠的,有纪佳、戎黎、沈清越,以及那个小情人sunny(她叫Lily!)。
另外,顾起供出了所有国内的合作方,并且提供了证据,这里面就包括沈清越,沈氏旗下的大明酒店停业待查,沈家人受到牵连,全部成了调查对象。
沈氏危矣。
之后,雨连着下了几日,帝都商界重新洗牌。
顾起被捕已经一周了,沈清越的尸体还没有打捞到。
阮姜玉没有去见顾起,一次也没有,他的案子特殊,杨成章说,如果快的话,八月份就会执行死刑。
徐檀兮再见到阮姜玉是在医院,在妇产科的外面,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正在候诊。
“阮小姐。”
阮姜玉抬头,礼貌性地笑了笑:“我们好像每次见面都在医院。”
她还戴着那顶绣了顾起标志的渔夫帽。
徐檀兮是来做超声检查的,因为要确认不是宫外孕,戎黎去拿结果了,她在阮姜玉的旁边坐下:“你身体不舒服吗?”
阮姜玉摇头:“只是来做检查。”
徐檀兮大概知道了,没有再细问。
“我不姓阮。”她说,“我姓宋,叫宋稚。”
这时,诊室的门开了,护士喊:“0123号。”
阮姜玉是0123号,她站起来,对徐檀兮说:“我先进去了。”
徐檀兮颔首。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ptt-445:宋稚懷孕,孩子何去何從(一更)鑒賞
她瘦了好多。
“宋小姐。”徐檀兮叫住她。
她回头。
“要保重身体。”
她眼睛微红,点了点头:“谢谢。”
她转身进了诊室,把检查结果递给医生。
医生看完后,微微一笑:“恭喜你宋小姐,你怀孕十一周了。”
只有那一次,他不肯戴套。
她说怀孕了怎么办?
他说生下来,他养。他抱着她,哄着说:“姜玉,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男孩女孩都好,我会好好教他,不会让他走我走过的路。”
她摸了摸小腹:“孩子健康吗?”
医生说:“嗯,很健康。”
七年前,她脱下警服,只身一人去了红三角的腹地,维加兰卡。
她知道顾起每个月都会去拳击场,知道顾起喜欢不服输的人,她连赢了九场,如愿地让顾起把她带走了。
她成了他的人,替他卖命的人。
她在和浦寨住了半个月,楚未才带她去见顾起。
“这是去哪?不是带我去见顾起吗?”
楚未带她去了户外的射击场,四处都是丛林,隐蔽性很好。
楚未走在前面,提醒她:“少说话。”
第二个规矩是:“多做事。”
“还有,不要对五爷直呼其名。”
她心里不屑。
一个毒贩子,架子倒大。
走近后,能听见枪声。
“五爷,人带来了。”
顾起生了一副很有贵族气的皮囊,不像他的身份。
他吹了吹枪口,摘下护目镜,那是他第一次看清宋稚的样貌,之前他每次见她,她都是鼻青脸肿一身伤。
“挑一把。”他说。
他前面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各种型号的枪支。
宋稚随意挑了把手枪。
他用下巴指了指对面的靶子,示意她开枪。
她眯着一只眼,测了测距离,然后利索地把子弹推上膛,连开三枪。
“砰。”
“砰。”
“砰。”
三枪都在八环之内。
顾起把手套摘了:“枪法太烂。”他没看她一眼,“带她练练。”
楚未应:“是,五爷。”
顾起挑了把手柄很细的手枪,扔给了她。
她叫他:“顾起。”
楚未拿眼睃她:不要直呼其名!
她那时候才二十出头,骨气比天高,张狂又大胆:“你给我多少年薪?”
顾起说:“看你本事。”
他脖子上一侧有个纹身,黑色的,图案像是一把枪,被衣领遮住了大部分。
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線上看-445:宋稚懷孕,孩子何去何從(一更)分享
她放话说:“先说好,没有我打拳的钱多,我就不干。”
从那之后,她每天跟着楚未练枪,过了一个月,她以为顾起忘了她这号人的时候,他出现了。
还是那句:“挑一把。”
这次她挑了一把轻重、射程都合适她的手枪。
“砰。”
“砰。”
“砰。”
还是三枪,全在九环之内。
顾起瞥了楚未一眼。
楚未立马低头:“我会再督促她勤加练习。”
这是不满?
宋稚没吭声,其实她进步挺大的,毕竟射程这么远。
顾起走到她身后,带着她的手抬起来,把她手腕的高度调低,踢了踢她的脚跟,让她身体前倾。
“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他在她后面,说了一句,“练不好就滚蛋。”
离得太近,她嗅到了血腥气。
她回头:“你受伤了?”
他看着对面的靶子,一张英俊的脸总是冷着:“看前面。”
她转过头,看前面。
顾起握住她的手,指腹压在她手指上,往下扣。
“砰。”
“砰。”
“砰。”
三枪都在打进了同一个孔里。
顾起走之后,她问楚未。
“顾起这是要招神枪手?”
楚未一枪打中了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枝:“五爷手下不缺神枪手,你现在学的,将来都要用来保命。”
在警队的时候,她枪法一般,最擅长的是拳击,是近身肉搏。
一个月后,顾起把她从和浦寨带走了。
他带她去了拍卖场,整个红三角的人物都来了。
宋稚心想,把这群毒瘤全部炸死在这儿会怎样?
也就想想,她怎么可能藏得住炸弹,顾起给她挑了一件很性感、也很暴露的红裙子。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線上看-445:宋稚懷孕,孩子何去何從(一更)相伴
火熱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裡來笔趣-445:宋稚懷孕,孩子何去何從(一更)閲讀
拍品什么都有,字画、瓷器、珠宝、武器……甚至是人。
顾起坐在左边第一位。
红三角以左为尊,右边坐的是今天拍卖会的东道主,切夫·富斯夫,是红三角的一位药商。
酒过三巡,突然有人闯进来。
“顾起!”那人一头金发,说一口不纯正的英文,“我的货在哪?”
顾起抬了下眼皮。
金发男人正要发难,切夫打圆场,是警告的口吻:“别扫兴,正唱到重头戏呢。”
这时,最后一件拍品上来了。
侍从揭开笼子上的黑布,露出里面的景象,是一只大型犬和一个女郎。
大型犬四肢和头部都被锁住了,女郎被喂了药,在……
宋稚只看了一眼,脸都白了。
除了她,所有人都面不改色,甚至当一出戏看,看女郎放荡,他们举杯畅饮,哈哈大笑。
“五爷,”切夫问他,“你看这个药怎么样?”
“不怎么样。”顾起说。
那是宋稚第一次真正见识到魔鬼们的世界,吃人不吐骨头的世界。
切夫办这场拍卖会的真正目的是想跟顾起合作,想用他的渠道卖药。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ptt-445:宋稚懷孕,孩子何去何從(一更)分享
“五爷要不要来点?”切夫抛出了邀请。
顾起没有作答,把站在他后面的宋稚拉到腿上坐着,他手很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吓到了?”
“没有。”她说,“有点恶心。”
这些恶心的人。
顾起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拒绝了切夫:“不了。”理由是,“我家这个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