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劍骨》-第七章 師叔分享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羌山老祖没有想到,自己的神海卦算会如此顺利。
一场大梦。
梦回五百年前。
他看到了捻落棋子,布下奇点的那个人。
竟是五百年前的黑袍。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 線上看-第七章 師叔相伴
阿宁!
二人目光交互的一刹,捻落棋子的黑衫女子,未有丝毫动作,只是下达了一道神念。
“嗖”的一声!
黑衫女子,背后有八道模糊光芒涌动,其中两缕合二为一,迸发神彩,撕破云雾。
一股不可抗拒的浩荡之力,击中羌祖。
直接将他打出这片时空!
下一刹。
青衫童子回到了山顶。
他下意识捂住胸口,却发现被击中的肉身并没有传来所谓的疼痛……这是巧合么?阿宁在五百年前发现了自己这么一个窥伺者?
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
“老祖,老祖——”
直到老牛声音在耳旁响起,羌山老祖方才缓缓回过神来。
荒山山顶,已是冷冷清清。
山顶围聚的圣山大能,诸多门派的修行者,俱都散去,只留下红雀,仍然在守着门户。
金牛一连喊了好几声,发现自家老祖没有丝毫回应。
它摆了摆尾巴,心想真是奇了怪了
老祖忽然就没了动静……这,是在卦算么?
“过去了多久?”
羌山老祖声音有些沙哑。
老牛只当老祖方才心生感悟,坐于此地悟道,低声回道:“老祖此次坐关,大约用了两个时辰。”
羌祖神情复杂。
精彩都市小說 劍骨 起點-第七章 師叔
两个时辰?
仅仅是匆匆一瞥,一切都如刹那梦幻,现实中竟然过去了两个时辰?
他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衣衫前襟,竟然落下了一个女子掌印!
刚刚自己窥见的这一切,是真的!
一瞬间,后背被冷汗打湿。
“老祖可是看见了什么?”
老牛好奇心极其旺盛。
童子眼神一沉,低声怒斥道:“吃了熊心豹子胆,什么都敢问?”
这般震怒,吓了老牛一跳。
精品都市言情 劍骨討論-第七章 師叔展示
它连忙住嘴,知晓自己是问到了不该触碰的禁忌领域。
……
……
便在羌祖准备离去之时——
荒山上空,掠来两道虹光。
“前辈请留步!”
一缕剑光落在山顶,连忙横跨一步,拦住了即将驾牛而去的羌山老祖。
来者正是谷小雨,玄镜。
青衫童子从方才惊魂未定的状态缓慢恢复过来。
此刻,他已恢复了圣山老祖巍峨不动的圣人气象。
望着千手的真传弟子,羌祖神色柔和三分,道:“谷霜,你有何事?”
谷小雨抱拳行礼,恭声道:“前辈……您乃大隋天下命数推演,数一数二的涅槃大能。”
先戴了一顶高帽。
谷小雨老老实实道:“晚辈有一事相求。”
羌山老祖不吃这套,摇了摇头,直截了当道:“若你想知道此扇门户背后的秘辛,还是打消念头吧。”
关于卦算窥见的景象……羌祖怎敢轻易外泄?
虽然全程未有一句言语交谈,但阿宁留在衣衫前襟的那一巴掌,已算是一种警告!
被羌祖拒绝之后,谷霜脸上流露出失落的神情。
从周游先生落剑清白城的那一刻,他心中便有不祥预感……这座门户之后,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这扇门户背后,似乎有着自己似乎在苦苦寻找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
少年死死盯着门户,百思不得其解。
周游以至道真理开辟奇点之后,道宗与诸圣山便联手将方圆五里封锁,至于这座山顶,更是不准外人入内。
“至道真理不可轻易触碰。”羌山老祖忽然开口,道:“这扇门户,境界不够,想进也进不去。”
谷小雨闻言,收回了准备触摸金光门户的那只手。
事实上即便真的伸出手,也不会发生什么……他的境界相比于周游,实在太低了,这枚奇点能安置在清白城五百年不被发现,便足以说明。
非有缘者,无法触碰。
或许是看着这个年轻人脸上的落寞与纠结,有了些许不忍。
青衫童子临行之前叹了口气,提点了一句,道:“此地异象,或与你小师叔有关。”
谷小雨瞳孔一亮。
与小师叔有关!
他蹲在山顶,紧紧盯着门户,脑海里一下子就找到了某条线索……如果没记错的话,小师叔先前在大隋天下云游,似乎也在寻找着什么……
门户……蜀山……
玄镜安静陪在谷霜身旁,没有多言,男人双手环臂,面容先是沉闷思索,而后双眼神色逐渐变得炽亮。
“珰”的一声!
谷小雨怀中腰囊,迸发出清脆的震鸣。
这道震响声,将他从思绪之中拉回,谷小雨站起身子,以神念扫视传讯令牌,面容熠熠生辉,前所未有的焕发光彩。
玄镜怔了怔,不知他究竟是想到了什么,又是看到了什么,竟然如此欣喜?
谷小雨吐出一口气,道:
“小师叔,出关了!”
……
……
幽幽暗室,久居其中,未察岁月流逝。
匆匆尘世,弹指一挥,不觉已过五载。
盘坐在静室中的男人,肩头覆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整个人如同寂灭一般,失去了所有气息。
若有外人推开静室石门,看见此人……只怕会把他当成一尊雕塑。
事实上,坐在静室里的人,这五年来,活得比雕塑更像雕塑。
五载岁月。
宁奕不闻不问不思不想不听不看。
神海中的那缕火苗,保持着最后一丝将熄未熄的状态,看起来随时可能寂灭。
宁奕尝试了所有的办法,熄灭这缕神火。
但始终距离寂灭……差了那么一些。
最终他只能关闭六感,断绝五识,将自己活成一具石人。
五载之后——
“咔嚓咔嚓……”
肩头石尘,早已在衣衫表面,覆成一层轻薄甲胄。
此刻轻轻震颤,破碎开来。
这具石人,重新“活”了过来。
首先睁开的是双眼,眼皮上的石灰簌簌落下,五年沉寂的瞳孔黯淡了一刹,紧接着便有一股炽光在瞳内徐徐燃烧。
整座幽暗静室都被照亮。
噼里啪啦。
尘埃封锁,烟雾缭绕,宁奕依旧保持着盘坐的状态,一股无形气劲鼓荡,覆落在浑身上下的烟尘都被荡散开来——
方圆三尺,化为无垢之地。
五载闭关,他仍是没有突破自己的神火之劫,神海中的不朽火光无法熄灭,他自然也无法以道火取代,完成真正意义上的问道涅槃。
但他身上的气息,更加圆满了。
剑意尽数融于体内。
整个人的精气神,在寂灭之后,非但没有下跌,反而在苏醒之后,以极快速度拔升,漆黑静室,数息之内被照亮犹如白昼。
宁奕犹如一盏明灯!
明明灯芯只有一缕残火,但迸射而出的光芒,却亮得惊人!
“呼……”
宁奕长长吐出一口气,感觉整具身体都有些陌生,反复握了握拳,逐渐掌握了力量和触感。
这五载岁月。
犹如一场大梦。
对他而言,石门之外的世界,在“主动寂灭”的那一刻,便黯淡了……他闭上双眼,再度睁眼,便是五载过去。
“真是恍然如梦。”
宁奕轻声感叹,揉了揉眉心。
在闭关之前,将光明密会和天神山都安排妥当,便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万一寂灭之后,没有醒来……也算是留下了后手布置。
但他却是没有料到,自己神海内,那随时可能熄灭的残火,竟然如此坚韧?
五载岁月,始终长燃。
没有真的迎来寂灭,反而让宁奕有些遗憾。
这场神火劫,自己终究是躲不了。
“五年了……不知道外面世界怎么样了。”
宁奕缓缓推开石室重门,玄神洞天的光明照射而来,他站在山顶悬崖之上,沐浴着穹顶洒落的光辉,感受到了人间一如既往的温暖。
“天还没有塌啊。”
宁奕凝视着穹顶大日,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看来自己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是光明密会这五年来,成功打击了藏在大隋地底的影子黑暗势力么?
他取出传讯令牌,先是以神念向蜀山传了讯息。
“师姐,我出关了!”
不等千手回复。
宁奕准备看看这五年来发生了什么。
而他的笑意,也在这一刹僵硬。
无数讯息传递而来……一股脑涌入宁奕的神海之中。
神海里雷鸣般,轰的一声。
这枚传讯令,剧烈震颤,在此刻快要震得破裂开来。
“宁师叔,道宗清白城,周道长……”
“宁奕,草原发生异变!”
“宁奕,北荒云海,我看到了这般景象……”
“宁奕!”
“宁山主……”
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
宁奕才将传讯令内的消息一一消化。
他神色复杂,望向西岭方向。
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西岭开始。
从周游先生重临人间,问道生死,劈开清白城空间奇点开始——
那扇门户背后的洞天世界,导致了草原异象,还有北荒云海的异象,周游先生究竟劈开了怎样的一座门户?
宁奕抬手,按在眉心。
沉寂了五年的执剑者天书,在此刻缓缓转动起来,四轮光华,在眉心之前浮现,首尾衔接,旋转,抱成一团。
空之卷在玄神洞天的山顶开出一扇门户。
宁奕以神念锁定大隋天下的一处坐标,踏入门户。
“西岭,清白城!”
……
……
(这一章虽是过渡章节,但很是难写,写了极久。大家早上醒来应该能够看到。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