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500章 且戰且退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人民军整一夜没有睡好,半数人和衣而卧,却不时惊醒,半数人根本就没有睡。
夜里紧急清点人数,当场阵亡87人,重伤30多人,轻伤更多。至于敌人,根本没人去管他们,大伙儿都紧缩在营房中,坐等天亮看战果。这一夜风声鹤唳,营盘外所有能动的东西都是敌人的身影。
作为指挥员的董彦平关心的远不止这些。重伤员在这个地方根本无法医治,现在考虑的不是要不要走,而是怎么用更快的速度把他们送回酒泉,那里有一个野战医院。而离开大部队的轻装简从绝对行不通,他们能不能挨过这几天在路上的颠簸,看天命了。
而匪军的战斗力让人吃惊。不是他们多么能打,而是他们在这种山地上的行进速度根本不是一般的擅长平原打仗的军队所能想象的快。少帅曾经提到过组建山地部队的,原来山地和平地打仗确实不一样!
漫漫长夜终于达旦,在微茫的晨曦中,董彦平亲自带领一个连的兵力打扫战场。方圆数里的戈壁滩上,到处是血迹和弹壳,还有冻僵的匪军。
初步统计了一下,这一仗打死二百多人,其中有半数是伤毙而死,估计是伤重无法离开,被活活冻死在地上的。要知道一月份的戈壁,夜间温度正常都是零下三十多度,流血加上寒气,不死就没有天理了。
为防死者身体遭到其它野生动物的破坏,人民军把匪军尸体堆埋在一处洼地,把牺牲的战友也另选一块低地并用石头垒成一个大墓。生同营死同穴,这是在戈壁滩上能做的最合理的葬礼了。
把伤员们放在骆驼背上,6挺机枪也架在骆驼上,人民军拔营撤回。昨晚是偷袭,匪军们没有使用骑兵,因为战马同样不适合夜战。
现在,白天来临了,匪军们的优势项目有机会施展了,董彦平和他的军官们都心事重重,暗地里加强警戒。这一路,肯定要面临许多偷袭、突击和各种诡计,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然而黑喇嘛甚至都没打算让他们离开公婆泉,人马还没动身,担任外围警戒的马队已经发现山背后埋伏着的大股匪军了。这一惊非同小可,这里的地面布满石块,高高低低的十分不适合步兵行走,更别说攻击前进了。
董彦平立刻陷入两难。两条腿的人民军肯定无法和四条腿的匪徒展开机动战,步兵的优势在于布防和阵地战。但是从匪军盯了他们一夜看来,他们在吃了强攻的亏后已经转变了打法。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ptt-第500章 且戰且退推薦
黑喇嘛就是这么想的。
昨晚的一场突袭,他为此筹划了好长时间。其实从人民军出酒泉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把底细全部摸清了。
为了给人民军一个教训,他放弃了在来时的路上袭扰,就是怕一旦人民军失利,会很快地缩回酒泉。当对方到了公婆泉后,重要的水源已经消耗近一半了,经过几天的苦行军,人员也开始有些疲劳。这时候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他先是组织了一场大规模的夜袭,利用自己地利的优势以及夜晚敌我不分的困难,几乎动员了一半的匪军参加了这场战斗。进行了近一个小时,开始非常顺利,打了人民军一个措手不及。
但当人民军的重机枪响起来之后,一切迅速恢复到战前。
在陆军中,一直有“新兵怕大炮、老兵怕机枪”的说法。大炮动静大,听着挺可怕,可是老兵们都知道,别看大炮打得欢,可人家不是把步兵当作打击的对象,壕沟、拦阻网、工事、机枪或炮兵阵地才是人家的菜。
炮弹飞来,趴下可保半条命,蹲坑几乎能全身。当然被直接命中也没啥好怕的了,死得不能再死还有什么好想的。
反而是机枪,作为压制步兵火力的利器,天生就是为割步兵的命而生的。无论远近、一撸一片,擦到就是伤,打中不是伤筋动骨就是血肉模糊。
戈壁滩上恰恰相反。大炮罕见,普通士兵对它倒没什么印象,但机枪可是见识过的:新疆的守军有,最早的马鬃山匪军见识过;安蒙军和后来的蒙古守军有,亚洲骑兵师的残兵领教过,那是骑兵的天敌。
昨晚机枪喷着火舌,向着混战中的一切移动的人影扫射,加之在黑夜,那种子弹贴着头皮飞过的打在队友身上发出入体的“噗噗”声以及被打中人的惨叫,几乎让匪军魂飞魄散,积攒了半夜的勇气迅速泄去。再杀人不眨眼,再视人命如草芥,那是针对别人,而不是自己。
幸存的匪军在事后不无心悸地说:“汉人的重机枪子弹不要钱似地打过来,我们冲在前面的人纷纷倒下,后面的人根本不敢抬头!”正是在这样的局面下,黑喇嘛无法让足够多的土匪继续推进,只能中止,导致了这场夜袭草草落幕。
见识了正规部队的纪律森严后,黑喇嘛决定施展他最擅长的围、拖、偷战术,先用游兵骚扰间或以冷不防的突击让对方无法从容撤退,只能在听到警讯后立即布阵。然而七百里的路程随时随地可以化作被袭击的战场,人民军的补给是个大问题。只要完全切断水源,越拖到最后,人民军会越心慌并越急于求战,那时就是一决胜负的良机了。
历史上游牧民族对付汉人的步兵就是这么做的,屡试不爽,在冷兵器时代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办法—-汉朝对匈奴、隋唐对突厥、两宋对西夏辽金蒙古、明朝对后金,对方都是用的这个套路,而且屡试不爽。汉民族能够取得胜利的战役,无一不是拥有和对方等体量的骑兵。
董彦平战前评估过这个事,认为风险不大。一是戈壁滩视野好,对方想埋伏比较困难;二是己方火力占优,能进能退。
不过现在看来,当初的决策确实有些草率,黑喇嘛的名声在戈壁滩之响亮确实不是易与之辈。如果昨夜对方能够不计损耗地继续僵持而自己的机枪发挥出异常的威力,胜败之数还真难以预料。
匪徒摆明了是要留己方在这里了!然而世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明知是个当,你还偏偏伸头跳进去。呆在这里不是个办法,还有几十个重伤员咧!
所以他命令:“一连突前,二连居中,三连断后,马队来回策应。”考虑到黑喇嘛不会迎头拦截,从后面不停掩杀己方的后卫部队才是大问题,于是换上实力最强的三连断后。昨晚三连因为居中守辎重,损失最小。
如他所料,黑喇嘛并不恋战,任人民军前锋走出山谷。可是断后的三连就吃了大亏了:零零散散的土匪健马如飞,在他们的周围不停骚扰,瞅住间隙便发冷枪。都是用步枪马枪,匪军人数占优及机动的优势就完全发挥了出来,甚至在相同的距离上,土匪的枪法比人民军还要准。
机枪完全发挥不了作用,人家根本不靠近,这射程上就落了下乘。马队不敢过分驱逐,毕竟人数少也不占优势。而且匪军十分狡猾,见人民军列好阵势便识趣地只在远方逡巡,只是耗着。他们像一条饥饿的狼群,在等待猎物出错的机会。
这样一来,负责断后的三连只能保持交替撤退,速度比步行还慢;营主力也不敢拉开距离,担心后卫部队被吃掉,这样一个从凌晨到中午一共走了不到三十里地,还损失了三个士兵:一亡两重伤。
董彦平焦虑不安了。照这样的进程,回到酒泉至少需要十几天,可是满打满算,这支队伍必须在六天内赶回,而且因为有重伤员,越快越好。
越急越乱。草草吃完午餐,人民军加快了步伐,但黑喇嘛的人也加大了骚扰的频率,而且在几次撩拨之间总有一次是真正的突击。他们看来没打算一口把人民军吃掉,但是虚虚实实之间,对人民军行进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天知道他们下一次是虚放一枪还是放手一搏?
就这样,在漫漫黑戈壁上,两拨人马展开了猫和老鼠的游戏。当然,黑喇嘛的人自然以猫自居,他们放肆地在人民军的四周驰骋,干扰着对方的行进,然后不断地放出冷枪,以拖慢其行程。
这一手实在厉害,看来在遥远的西北,这个号称黑喇嘛的土匪头子还有打游击战的天赋。这世上的事情最痛苦的就是你明明看穿了对方的牌,对方却也知道你的底牌,让你无可奈何。
早知道出发前从团队要一部电台就好了,方便联系啊。咦,求救!想到这里,董彦平忽然来了一丝灵感。马队在面对匪军们的骚扰毫无用处,那么是不是可以做这样一个用途:远程奔袭向团部求救呢?
让他们放开了跑,同样的精通骑术,同样的马力,总会有几个人能够跑出重围吧?他把这个想法和副营长陈怀仁、教导员胡必成透露了下,陈怀仁表示反对。
“营长,我们人生地不熟,马队没有向导,很难找到回路。路上只要慢一慢被匪军追上,以这点人力必死无疑;而且即使万一他们有人冲出重围找到团部,那也是四天之后的事,再等到团部派兵支援找到我们,只怕是替我们收尸了。”
胡必成提出一个想法:“派兵求援机会渺茫,呆在戈壁中同样九死一生,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思路想一想:黑喇嘛的人的补给从哪里来?”
董彦平眼睛倏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