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催妝笔趣-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展示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在皇帝面前素来敢言敢语,也在皇帝允许的范围内,懂得分寸进退。
所以,她这般直接说,有理有据,倒让皇帝不由得信了几分,沉声说,“你刚刚新婚,便出京去江南漕运,太后该不乐意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催妝討論-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看書
凌画也没法子,“臣也是没法子啊。”
当她乐意离开宴轻吗?
皇帝沉声道,“绿林的事情是有几分棘手,容朕思量思量。”
凌画点头,“今年雨势分布不均,有的地方大旱,有的地方湿涝,三十只船只的粮食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小数,毕竟今年粮食紧缺。”
皇帝点头,“不错。”
三十只船只虽然不多,但绿林动的是江南漕运的官粮,自然不能让它这么明目张胆的动了。
凌画转向榻上的萧枕,“臣府里有一名大夫,擅长医毒之术,臣稍等等太医来了看看?若是太医也解不了二殿下身上的毒,臣派人将府里的大夫叫来给二殿下看看?”
皇帝转向凌画,“朕是记得你说过,你手里有一名大夫擅毒,你会用毒,据说还是他教的,不必等太医了,现在就让人请他入宫。”
凌画点头,看向赵公公。
赵公公连忙说,“老奴这就派人去……端敬候府?”
“对,侯府。”
赵公公连忙派了一名小太监出宫去了端敬候府。
皇帝坐下身,怒道,“堂堂二皇子,出京去衡川郡查案赈灾,半路被追杀,逼入障毒林,伤的这么重回来,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凌画摇头,“臣不怎么看。”
皇帝挑眉,“这是什么话?不怎么看是怎么看?”
凌画叹了口气,“陛下您是不是忘了?臣第一次出京,也弄了个浑身是伤,差点儿将命丢在江南漕运。衡川郡大水绵延千里,灾情何其严峻?二殿下奉旨出京,若是能平安到达衡川郡,那才是稀奇呢,臣当年,第一次出京时,不也是连江南漕运的地方都没到,就差点儿死在路上?”
皇帝想想也是,更是来气了,“真是没有王法了。”
王法是什么?是能覆盖到有王法的地方,王法覆盖不到的地方,那就是荒原一片。衡川郡就是王法覆盖不到的地方。
凌画道,“二殿下能留着一口气回来,也是奇迹了,毕竟二殿下身边没几个得用的人,与臣当年又不同,臣当年陛下是给了臣人的,而臣自己也有外祖父留给臣的些许人手。”
这没什么不可说的,皇帝当年最开始看重的不是她的本事能耐,看重的不就是她外祖父留给他的人和钱吗?
皇帝脸色更难看了,“你的意思是,是朕苛待他了?”
凌画肯定地点头,“陛下心里清楚,还用臣说吗?臣听说二殿下不乐意出京领旨,是陛下您强硬下旨,让二殿下前去的,您突然器重二殿下,二殿下一身边没人护着,二没您的爱护让人不敢动的名声,出京不就是跟个光秃秃的靶子似的,就是让人明晃晃的砍杀吗?”
皇帝怒,听不得,“凌画,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朕都敢指责了。”
凌画摇头,“臣可不敢指责陛下,您问臣的看法,臣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臣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让陛下您对二殿下有了牵连的不喜苛责,臣只知道,二殿下这些年,怕是比臣过的还不容易,如果此次能大难不死,以后陛下对二殿下好点儿吧!他毕竟也是您的儿子,您若是真不管他死活,也不会让大内侍卫费劲辛苦出京去找了这么久的人了。”
皇帝脸色难看至极,“朕怎么对他好?”
凌画摇头,“臣也不懂,但臣觉得,对二殿下好些也很容易,多给点儿人保护呗,否则就算这一回大难不死,下一回也难保不碍了谁的眼,真死一回。”
皇帝被气着了,伸手指着她,“你可真敢说,你这是意有所指呢。”
当着他的面,一个字没提太子萧泽的名字,但却是句句含着这个意思,太子有人,萧枕没人,太子有人护着,有人疼着,萧枕没有。
皇帝凌厉地看着凌画,“你是朕的纯臣。”
凌画点头,“是,臣是纯臣。臣今儿赶的不巧,碰到了陆统领带二殿下回京。”
她叹了口气,“臣自从嫁给小侯爷后,被他影响,心都变软了,这真不是一件好事儿,看来臣得赶紧离京去江南漕运,到了江南漕运,厮杀一番,臣的心就会硬了,不会看不得这些血污了。”
皇帝面色缓了缓,“宴轻从小就心善。”
提到宴轻,凌画有了笑模样,温柔地说,“是啊,小侯爷可真心善,当初臣都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捡到了个宝贝,还要多谢陛下成全。”
皇帝没有心情与她说笑,“可不是你误打误撞,是宴轻误打误撞,撞到了你手里,让你白捡了,他虽做纨绔四年,如今依旧大有不回头的势头,但你既然不求夫婿觅封侯,那么,自然看他全身都是优点了。”
“是呢,臣如今看小侯爷,真是处处对臣的脾性。”凌画叹气,“就是聚少离多,金秋科举,陛下要好好地选一个能把臣手里江南漕运这一大摊子接过手去的人。”
皇帝烦闷,“放心吧,朕会给你找到的。”
超棒的都市小說 催妝 線上看-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相伴
他看着凌画,“你若是舍不得宴轻,不如把他也带上,太后应该也乐意你带着他。”
凌画顿了一下,还是摇头,“不行,臣每次出京,都危险的很,还是让他留在京城吧!臣什么时候卸除了江南漕运的职务,大约面对的刀光剑影才会少了,那时,再带他出京去玩,他也能开心些。”
皇帝摇头,“他从小胆子也大,怕什么刀光剑影?”
凌画很认真,“陛下有所不知,外面的刀光剑影,可真是杀人不眨眼,臣可不想他跟臣出京一趟,再回来,跟二殿下似的躺在这里,臣得哭死。”
皇帝又看向萧枕,没了话。
这时,太医院的太医提着药箱,来到了御书房。
皇帝吩咐,“给他看看。”
太医们看到萧枕的模样,齐齐一惊,连忙上前,依次给萧枕把脉,在有太医要解萧枕衣服时,凌画退了出去。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讀書
皇帝交待了凌画一句,“你先别走,外面候着。”
凌画本来也没想走,在外面应了一声。
太医们给萧枕看过伤势后,一个个面色凝重,脸上不约而同地都染上为难之色。
皇帝问,“怎么样?你们倒是说话!”
太医院的院首冯太医上前,拱手,“回陛下,二殿下伤势十分严峻,箭伤虽深,位置有些特殊,因拖延了拔箭的时机,已化脓,有些危险难拔,但不至于致命,最致命的是毒,二殿下腹内吸入了障毒,还有一种奇毒,老臣不识,需要查遍医书,细细研究,但就怕二殿下毒发挺不住……”
皇帝立即问,“拔箭的话,你有几分把握?”
冯太医犹豫了一下,“五分。”
皇帝从不是一个殃及臣民不讲理的皇帝,但听了冯太医的话,还是震怒地说,“不能解毒也就罢了,拔个箭,还只有五分?”
冯太医立即请罪,“陛下恕罪,实在是二殿下的箭伤,有些耽搁了。”
“朕知道你们太医院都有保守的说法,朕今日就问你,不保守来说,你有几分把握?”皇帝盯着冯太医问。
冯太医心里发苦,勉勉强强地咬牙说,“六分。”
皇帝沉着脸,“再不能多了?”
冯太医跪在地上,“回陛下,臣不敢多作保啊,二殿下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危急。”
这时,外面有小太监禀告,“陛下,端敬侯府的曾大夫请来了。”
皇帝吩咐,“进来。”
曾大夫一把年纪,脊背挺的很直,哪怕见了皇帝,他也全然不带怕字的,见了九五至尊,也不叩头,只拱手见礼,“陛下,小老儿曾盛。”
皇帝知道民间的高人都有几分怪癖孤傲的脾性,不轻易向皇权折腰,他也不怪罪,指指萧枕,“朕听凌画举荐你,给他看看,看好了,有重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