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戰錘神座 愛下-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實名舉報蓋爾特展示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火炮轰鸣,帝国的炮兵们还在坚持战斗,他们以身作则,使用努尔出场的重型加农炮和臼炮们掩护着帝国守军还有沃腾的查理曼军,在混沌恶魔和蛮族军阵中犁出一道道深沟,许多北佬都寻找到了自己光荣的死亡,他们的残肢断臂被炸飞上天时,很少有北佬感觉到悲哀,他们只是希望他们信仰的邪神能不能再爱我一次。
确实,胖爷爷纳垢在看到祂的孩子们这么努力,慈祥的老父亲深感欣慰,几乎是一瞬间,一阵阵瘟疫之风吹过,就有数百人晋升为混沌勇士(纳垢),他们身上的伤口直接愈合,身体变得臃肿和腐烂,体表长出了坚硬的盔甲,上面烙印着纳垢的“品”字型三圆圈圣徽。
混沌军队越打越强,尽管损失远比帝国人要惨重,但是帝国士兵们根本架不住这些不讲道理的家伙在战场上现场升级,不仅满血满状态,而且当场直接从轻甲变中甲,从中甲变重甲,有的家伙甚至平白无故连坐骑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这对正在瘟疫、疲惫和饥饿中苦苦支撑的帝国士气打击是致命的。
更不用说从背后突然出现了数目惊人的亡灵大军!
东段的帝国军队终于崩溃了,他们四散溃逃,尖叫着喊着查理曼和他们信仰神祇的名字,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而更令所有帝国人感到痛苦的是,他们喊诸神的名字没用,而对面蛮子们喊纳垢的名字却有用。
这合理么?
什么,你跟混沌讲合理?盖尔特如是想到。
此时仅仅只剩下几只军队还在抵抗,卢瑟-胡斯的查理曼军还有数百人坚守着阵地,这位战斗牧师全身都笼罩在神术灵魂烈焰的灼烧之下,他一个人挡住了数十位混沌勇士的进攻,抽不开身的卢瑟-胡斯下令几位塔拉贝海姆大剑士前去支援正在激战的沃腾,但是大剑士很快就被混沌勇士们围攻,被混沌大军淹没。
另一边,大尤里克,白狼教会教宗埃米尔-瓦格尔率领着米登领的骄傲,一队条顿守卫和尤里克之剑军团和混沌军队血战不止,这位圣域强者一锤一个混沌勇士,然而他似乎对支援沃腾和查理曼军毫无兴趣,盖尔特明白,帝国南北教会对立已经上千年了,双方此时的团结只是暂时的。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黄金堡垒将会被攻破,混沌军队将会深入帝国腹地,盖尔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不可思议的呼声首先出现在了溃败的帝国军队之中。
正在溃逃的帝国军队们发现,迎面而来的亡灵大军居然无视了自己,直接冲向了混沌军的先锋!
大地震颤,亡灵骑士的铁蹄携带着骄傲和血腥之气从远到近,猩红色和钢铁独有的反光诉说着来者的狂暴和冲击力,亡灵骑士们组成骑枪大阵,雷鸣般的马蹄、低垂的骑枪和狂暴的战斗欲望。骑枪楔穿了生有犄角的头骨和肿胀的腹部,把滑溜的内脏和有毒的雾汽泼洒进空气中。
帝国士兵们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这合理么?
一百多位血红色全身重甲的骑士们身后跟着数百位同样全身重甲的骷髅骑士就像是暴风雨一般直接将本以为胜利唾手可得的混沌大军上来就是批头盖脸的一记重拳,打得那些蛮族人头昏眼花。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實名舉報蓋爾特讀書
蛮族劫掠者成片地倒下,然后是那些蛮族勇士们被碾成肉泥,紧接着是混沌勇士们,这些全身重甲的纳垢勇士们排成一排举起长戟居然都无法抵挡血骑士们的冲击,他们轻松地躲开了笨拙不灵活的长戟和斧刃,然后用冰冷的骑枪和骑士剑直接切开了混沌勇士们身上比拇指都要厚的重甲!
绝大多数帝国士兵们没见过布列塔尼亚的圣杯骑士,但今天他们见识到了血骑士无上的力量,原来真的有骑士可以直接正面冲赢超重甲步兵的!
“查理曼在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帝国队长雷纳德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几位荒坟守卫带着两队骷髅勇士从雷纳德的身边经过,雷纳德下意识地举起盾牌,却发现亡灵无意和他战斗——数目惊人的亡灵军队直接无视了帝国人,开向前线。
混沌引以为傲的攻势被挡住了,于此同时,正在和纳垢大魔古鲁格-阿斯决战的沃腾突然感觉到阴影掠过天空,一位优雅的吸血鬼落在了他的面前:“贵安。”
“你是谁?你来干什么?”沃腾没有功夫思考那么多。
“手足、朋友、各怀心事的同盟者,或者至少有共同敌人的异见者。”弗拉德-冯-卡斯坦因优雅地一笑,他做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礼节,这个礼节比所有的帝国选帝侯都要完美,死亡大君没有理会沃腾打算开口的表情,而是将一把剑扔给他:“先解决眼前之敌罢。”
这把剑正是战死的选帝侯赫特维希的符文之牙——巨魔清道夫。
“那么,恶魔,就让本大君见识一下,你和你主子有多少能耐。”弗拉德抽出了自己的饮血剑。
纳垢大魔完全没有理解为什么突然就从单挑变成一对二了,它怒吼一声:“卑劣!”
沃腾和弗拉德都没有理会古鲁格的指责,圣域实力的沃腾用神锤将大魔砸晕,用符文之牙直接切开了它的内脏,然后双尾彗星之力将纳垢大魔笼罩在神圣的火焰之中。
弗拉德皱了皱眉头,死亡大君本有机会直接重创纳垢大魔,但他只好后退一步,手中饮血剑快速刺击然后挑起,古鲁格硕大的两颗眼珠和长满烂疮的舌头被挑飞。
奇怪的同盟只维持了几分钟,显然纳垢大魔无法同时抵挡手持着神锤盖尔-玛拉兹和符文之牙的沃腾和窃取了大量纳伽什力量,已经是半神的弗拉德。
熱門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實名舉報蓋爾特
纳垢大魔很快就被逼入了绝境,如果不是沃腾和弗拉德的力量互相克制,再加上双方都防着一手被背刺的可能所以不愿意用全力,古鲁格今天注定要被放逐,但这已经足以让大魔意识到危险了,它开始后撤。
同时,得到了亡灵大军的援助,帝国军队终于有了喘息之机,他们开始重整旗鼓。
双方再战,战局已经发生了逆转,人类和亡灵在默契中迎来黑暗时代之下非常奇怪的停火协定——他们不是盟友,但暂时有共同的敌人要处理,帝国军队还在提防着亡灵的背叛,但混沌的攻势毫无疑问被遏制了。
终于,在双方大战了五个多小时之后,盖尔特传出了胜利的吼声,黄金堡垒复原了!两道金光从城墙的断裂之处射出,链接起来,重新化为实体,属于人类的胜利已经到来,北佬源源不断的援军被拦在了外面,而内里的混沌军队失去了后援成为了孤军,随着黄金堡垒的修复,纳垢魔军失去了混沌之风的力量,终于渐渐化为飞灰。
敖德芬之战最终以帝国的大胜而告终,在付出了约5000人的伤亡之后,他们消灭了足足30000的蛮族人,并消灭了一整个纳垢恶魔军团。
弗拉德和他的亡灵大军在胜利前夕就溜走了,因此这场莫名其妙的大胜就成了神选冠军沃腾、大尤里克瓦格尔和大炼金师盖尔特的重大功绩。
不,不算盖尔特的,尽管大炼金师成功地修复了黄金堡垒,但是他很快就在接下来的战争会议上遭到了最严厉的指责——他所承诺的关注希尔凡尼亚的笼子破了,亡灵从里面溜了出来,斯提尔领、艾维领和奥斯特马克领都受到了巨大影响。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實名舉報蓋爾特
功过相抵,属于盖尔特的荣耀没有了,但大炼金师也被免于指控和上军事法庭,卡尔-弗朗茨皇帝充分地肯定了盖尔特的贡献,皇帝阻止了战争会议上对盖尔特的指责,他表示自己一如既往地愿意相信盖尔特的贡献,皇帝甚至让盖尔特接任战死的赫特维希选帝侯负责黄金堡垒东面的防守,这让盖尔特感到了慰藉,至少皇帝愿意相信他和他的贡献。
这也让大炼金师更不好意思告诉卡尔-弗朗茨,自己神皇神选的真实身份。
就这样,皇帝决定亲自防守中段城墙,将东线战场交给了盖尔特,不过霍克领选帝侯艾德布兰德-鲁登霍夫和沃腾、胡斯的查理曼军都被交给盖尔特指挥,大炼金师的喜悦马上被冲散,他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排沃腾和他的查理曼军,还有那个烦人的卢瑟-胡斯。
命令已经下达,盖尔特只能够接受,索尔领军队、霍克领军队、残余的奥斯特马克军被划归大炼金师的麾下。
抵抗混沌狂潮的战争还在继续进行,非常不幸的是,敖德芬大胜仅仅让前线安静了三天,马上,混沌军队再次卷土重来。
克拉德沃斯特之战,面对超过八百名混沌勇士的猛攻,帝国军付出了一千多条性命,依靠着盖尔特及时赶到使用终极炼金术才扭转战局。
斯纳尔德伦之战,帝国军队几乎被击溃,如果不是沃腾以非凡的实力强行堵住城门口一个人就干掉了两百多个蛮族人,黄金堡垒也有被突破的危险。
然后是塔拉贝克高地之战,索尔领的军队在得到亡灵的帮助之下依然苦战数十个小时,连续三天三夜的猛攻之后,面对黄金堡垒的复原,混沌才不情不愿地停下自己的步伐,
每几天,帝国军队就要面临一次无比严峻的考验,任何一次失败都将导致黄金堡垒万劫不复,帝国军队的军队可以击败每一次混沌的入侵,甚至所有人都开始习惯会有亡灵援军的出现,但是如此高烈度而且漫长的战争,也已经让所有人感到了疲倦,这种疲倦不是睡觉或者进食能够缓解的,酒精、赌博和嫖(和谐)妓成为最受士兵们欢迎的东西,于此同时还有对神祇的迷信,出人意料的是,在神祇缺乏回应的这段时间,信徒比例却前所未有地多。
尽管努尔、威森领和瑞克领的援军先后抵达,也没能改变这种态势。
曲索之战,混沌大军调来了三十门混沌地狱炮,将整座城堡全部融化在恶魔的火焰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幸存,瑞克元帅海尔伯格率领着瑞克禁卫和弗朗茨近卫大军团打了整个一天一夜才消灭了被堵在黄金堡垒内部的混沌军队。
什切青之战,这座帝国贵族的城堡先后易手四次,第一次被北佬攻克,第二次被帝国夺回,第三次又被野兽人拿下,最后是卡尔-弗朗茨皇帝亲自骑着死亡之翼出战,和狮鹫公爵伊凡率领的狮鹫骑士还有瑞克禁卫们合力,才击败了野兽人。
罗兹保卫战,依靠着瓦西里-冯-茹科夫连战三个混沌军阀,奥斯特领和厄伦格拉德的联军在接近伤亡过半的终于打退了混沌军队。
局势一天比一天还要来得绝望,更糟糕的是,帝国的后勤也已经开始出现了支撑不住的迹象,毕竟这几年旧世界大量减产,南方国度更是已经灭亡,除了布列塔尼亚,帝国甚至已经不知道要去哪里搞来粮食,可布列塔尼亚现在正在战后重建,无法提供更多帮助。
随着帝国历2523年秋天的到来,位于北方前线的帝国军的精力、体力和意志都逼近了极限,帝国士兵们已经陷入了某种极端的狂躁、神经质和绝望之中。
帝国将军和队长们的荣誉决斗每天都在进行,不仅次数越来越多,而且开始逐渐向流血转变,天天莫名其妙的祈祷,人们以偷窃为乐,就算是一个火柴盒都被视为无比的成就,行省和行省之间的士兵们互相谩骂和歧视,斗殴持续不断,一部分热衷参与,另一部分则漠不关心。
受伤和病倒的士兵已经不再相信自己可以痊愈,还有更可怕的是末日论越传越广。
深感无奈的盖尔特不得不利用其所有可能的办法,但都收效甚微,而且更糟糕的是,黄金堡垒也开始越来越不稳定,这并不奇怪,大炼金师知道,黄金堡垒这个奇迹除了需要魔法和信仰之力维持以外,同时也需要这条战线,甚至是所有的帝国人都坚信才行。
终于,被逼无奈的大炼金师又一次翻开了《圣言录3.0》,能做的他都做了,现在他唯一能够指望的,只有向那位神皇寻求答案。
帝皇塔罗被启动,盖尔特试图和远在群星之外的无上存在沟通,为此,大炼金师征用了一处贵族庄园,并将自己锁在起来,每天晚上,他和他麾下的金属系巫师们都会举行仪式,试图联络帝皇本尊。
大炼金师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帝国士兵们的热烈反应,毕竟每天晚上贵族庄园上方都出现金色的辉光和神秘的咒文根本隐藏不了。
几乎所有的帝国士兵们都认为这是查理曼大帝赐福我们的景象,士兵们的士气迅速得到了回复,甚至已经有士兵们将盖尔特和他的金属系巫师们当做活圣人来朝拜,所有人一度看到了希望。
但有人不这么认为。
查理曼神选冠军沃腾很快就意识到,盖尔特的力量并不是自己体内的双尾彗星之力,没错,两种力量非常接近,也都是双头鹰、桂冠、金色光环和颅骨,但是沃腾无比确定,那不是自己的力量,那些东西和自己并不同源。
沃腾很快就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他的导师卢瑟-胡斯。
于是在一天夜里,沃腾和胡斯趁夜潜入了大炼金师的庄园之内。
这两个家伙本来都不是什么潜入的好手,不过由于庄园外狂热的士兵们发出的嘈杂声,庄园内金属系巫师忙于施法维持法阵,沃腾和胡斯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潜入了庄园之内。
本来他们的行动也不可能瞒过大炼金师的耳目,盖尔特的警觉性很高,更是有无数警报设施。
唉,非常不幸又非常幸运的是,就在沃腾和胡斯进入庄园之内时,大炼金师和帝皇的通话被勉强接通了,盖尔特不得不用上自己的所有精力和法力维持通讯。
即使如此,通讯也非常不稳定。
当沃腾和胡斯透过窗棂看到盖尔特的时候,大炼金师显然正在接受着某个“邪恶存在”的指示,那个声音无比冰冷而且严肃,然而他吐出的字句却那样充满着神圣和力量:“罗嘉的东西你居然也信?”
“我已经别无他法了,陛下。”盖尔特跪在地上,恭敬而且诚惶诚恐地说道:“唯赖帝皇,庇佑苍生。”
“……你尽心了。”无上存在沉默了几秒钟,伴随的还有大量的杂音和混沌空间中的可怕嚎叫声:“我这里有关于莱恩得……古圣雷铸神兵的一些知识,你拿去研究一下……看能否帮得上忙罢。”
“感激不尽!”不到一分钟的通话已经让盖尔特累得全身虚脱,他根本没有注意到窗棂外的动静。
黑夜之中,沃腾和卢瑟-胡斯骑着马狂奔,连夜离开了敖德芬,在疾驰之中,他们可以看到对方脸上苍白的神色和恐惧。
我们的大炼金师,皇家首席大巫师拜尔沙泽-盖尔特居然是个叛徒!是异端!
他根本就不信查理曼!而且他还听命于亚空间中某个无上存在!
盖尔特,整个儿一打入我军内部的内奸!
实名举报!必须实名举报!
就这样,沃腾和胡斯连续赶路三天三夜,将盖尔特极有可能是叛徒和混沌神走狗的消息带到了冯-茹科夫城堡卡尔-弗朗茨皇帝御座之前。
瞬间炸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