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25章殺七殺,背後的山鬼分享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刀剑兵器这一块,徐子墨也从未怕过谁。
四周是无尽刀意如同滚滚长河,弥漫整个虚空,不断的劈斩着。
那刀意直接压制住了七杀。
“砰砰砰”的碰撞声不断的响起。
“血染刃,”七杀在轻喝着。
剑刃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鲜血,血幕之刃掠过虚空,不断的分离着。
徐子墨微微向后退,躲过了这一刀。
“飞千流,”
“倒夺魄。”
又是两声轻喝,手中的七星剑不断爆发着杀意。
杀戮之花在剑尖徐徐绽放。
如同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勾人魂魄而起,剑势越来越强。
一把剑,一招一式之间,尽显杀戮风采。
“尘归土,”
“星落寂。”
剑起剑灭,犹如人生百态,犹如万物归土,一切烟消云散。
星明星灭,繁星满天,又陨落而快,刹那芳华而至,这是生与死的交割。
徐子墨的身影继续向后退着。
七杀周身,帝威浩荡,那无穷无尽杀意越来越强。
她所领悟的,便是这杀戮奥义。
那无数剑斩落,徐子墨的腰部,终究还是被斩了一剑,鲜血流下。
不过伤口瞬间又凝固在一起。
“万人灭,”
“血轮回。”
所谓七杀,七式剑法,女子皆是使了出来,直到最后一剑扬起。
一个血色轮回在头顶形成。
那轮回漩涡不断的旋转着,搅碎了沿途的一切虚空,直接朝徐子墨笼罩而去。
徐子墨根本来不及躲闪,整个身体已经被映照在轮回中。
身陷轮回,直接动弹不了。
他整个人都被困在其中,四肢伸展开,而对面的七杀则举起七星剑。
剑尖星光涌动,一切璀璨与杀意凝聚在一起。
仿佛凋零与生机汇聚。
在这杀意中,徐子墨感受到了山鬼的气息。
那力量直入剑体,想要直接将他斩杀于剑下。
这股力量之强,之特殊,完全就不是七杀自身的力量。
是有山鬼想借助七杀之手,从而斩杀于自己。
徐子墨脑海中快速回想着,九大山鬼中,与他有冲突的也就魁以及猰羭。
至于其他人,他素未谋面,又何谈恩怨之说。
但此刻,那股力量已经近在眼前。
“杀,”七杀的爆吼声不断的传来,紧接着七星剑用尽一切力量,刺向徐子墨的胸膛。
然而血轮回限制着他,让他动弹不得,而徐子墨也根本没有想过动弹。
长剑刺穿他的胸膛,想要连带着他的真命以及神魂一同摧毁。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25章殺七殺,背後的山鬼
“轰隆隆”的声音不断拂过剑尖,可惜七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反而更加的凝重了。
因为徐子墨的身后,三道门户缓缓升起。
通天三生门,十大神法之一。
生门,死门,以及通天门。
那通天门可在关键时刻,抵挡一切伤害,纵使通天之力,也不过如此。
徐子墨缓缓抬起右手,从血色轮回中挣脱出来。
单手紧握着七星剑,屈指一弹,便是体内强大的气旋不断转动。
力量涌动而来,直接将七杀给击飞了出去。
身后的撼天巨人若隐若现,直接挣脱了血轮回的束缚,令其破碎开来。
霸影的刀尖拖在地上,随着与地面摩擦划出一道痕迹外,还有刺耳的摩擦声不断响起。
徐子墨居高临下的看着七杀,问道:“是谁想杀我?”
“你我之间,杀你不是正常的嘛,”七杀缓缓站起身,退了一步,冷笑道。
“不是你和我,而是你背后的人,”徐子墨微眯着眼,说道。
“我不懂你的意思,”七杀淡淡的回道。
“你会懂得,”徐子墨说道。
他的话语刚落,便是无穷无尽的力量在掌心凝聚着。
身后的撼天巨人直接附体,脚下一踏,便是大地龟裂。
劲风环绕双腿,直接朝七杀冲了过去。
霸影的力量极重,斩杀过来时,七杀举剑想要阻挡。
“轰”的一声,剑刃崩碎几条口子,而七杀的身影一沉,脚下深陷了十几厘米。
又是“咣当”一声,霸影朝上一挑,七星剑直接被挑飞了出去。
“斩,”徐子墨一挥刀,朝着没有兵器的七杀斩去。
七杀目光一凝,她的身后真命显现,正是虚空中的七杀星。
星宿者,天选之人,万千星辉于一身。
七杀挥动双手,她背后的星图也随之动了起来,一条条贯穿星辰与星辰之间的星线如同绳子般,不断的来回挥动着。
“破,”徐子墨轻喝道。
又是一刀落下,那星辰纵使强大,可惜在霸影这把神刀面前,终究逊色不少。
“刺、”
“挑、”
“碎。”
徐子墨一声声落下,终于,随着“咔嚓”声响起,七杀身后的星图全部破碎。
眼看着霸影疾风起,快要湮灭一切。
七杀已经闭上双眼了,但霸影在接近脖子的位置还是停了下来。
“是谁想要杀我,机会只有一次,”徐子墨说道。
“你得不到答案的,杀了我也无济于事,”七杀冷笑道。
“不,那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比死亡还恐怖的事情,”徐子墨淡淡的说道。
他一伸手,目光看向虚空处。
直接一刀劈杀,半个虚空被裂开。
而那些在白帝陵园中,观看这一幕的众人一惊。
因为倒映的画面也是分裂开,什么都看不清了。
等画面完整以后,七杀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徐子墨在那村落中。
一旁,吴道子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
“走吧,”徐子墨看向旁边的姬九凝,说道。
姬九凝微微点头,跟在徐子墨的身后。
“其实你用不着伪装,”徐子墨走在前面,目视着前方,一动不动的说道。
“什么?”姬九凝愣了一下,回道。
“不用把自己装的这么弱,”徐子墨说道。
“北丘的人要是这么弱,如何当得五大强宗之一的。”
听到徐子墨的话,姬九凝彻底沉默了下来。
她知道,被徐子墨看穿了。
这一路走下来,虽然每次她都看上去很卖力,战斗皆是受伤。
其实不过是一种伪装罢了。
她要是弱一些,徐子墨对她的防备也会少许多。
“我好像感应到北狐的气息了,”走了一半,姬九凝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