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的1982 愛下-第兩千五百五十一章有些鬱悶熱推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李忠信虽然坐在了主位,但是,他的脸色却很是难看。
他有些抑郁地看到,王波给董志国、封半山、钱浩他们每个人都倒了一满杯茅台,又打开了一瓶茅台,然后面带微笑的把茅台的瓶嘴对着他。
王波表达的意思很简单,他在询问李忠信,你是喝还是不喝,给个信。
都市言情 我的1982-第兩千五百五十一章有些鬱悶展示
王波那意思表达的很是明显,你要是喝酒的话,我就给你倒一点,要是不喝的话,我这边可没有劝你喝酒,省得到时候大姐和大姐夫说他劝李忠信喝酒。
正常情况下,李忠信还是有喝点小白酒的习惯的,一顿喝一点白酒,少少来上那么一点啤酒,什么事情都不耽误,睡觉的时候更是美美的。
可是,和王波他们这些人喝酒,李忠信却是想都不想。
这一桌子上的王波他们几个人,那都是喝白酒一瓶打底的量,喝的高兴的时候,甚至一个人能喝两三斤,李忠信和他们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比。
如果最开始的时候不喝酒,也就那么样了,要是喝酒的话,谁敬你喝酒你不喝,那都不好,那都是不给面子。
喝多了反倒是没有什么,大家都不嘲笑喝多的,只是喝酒途中动不动说喝不了不喝了,那个才被人鄙夷。
“三舅啊!我晚上还得回家给我妈做饭,我就不陪您们几个人喝酒了,您们随意,多喝点没什么事情,今天下午咱们放假,啥也不用去管。
我在这边呢!喝点茶水就可以。我朋友和我说这边的驴肉馆的味道不错,大家先动筷子吃一点,吃点东西以后好大口喝酒。”李忠信微微想了一下以后,还是开口拒绝了王波那边给他倒酒的想法。
喝酒这个事情,在东北这边有这样的一种说法,不是一个档次的人,是喝不到一起去的,能够喝到一起去,有共同语言的人,酒量大致都差不多,就是相差一些,也差不多远。
在江城这边,讲究的是喝酒的时候,我敬酒的时候,大家必须要都给面子喝了,等你敬酒的时候,我这边也必须给面子喝下去,要不然的话,那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酒量要是差太多的话,一轮或者是两轮都坚持不下去,没等怎么样呢!就得被抬到一边休息去了。
正常情况下,都是先给主位的人倒酒,不过呢!王波是李忠信的三舅,并没有这样的一种说法,而是先给他们几个人倒满酒以后,询问了一下李忠信喝酒不喝酒的事情。
王波的意思也很简单,我和你喝酒没意思,你喝不多一点,反倒是拖累了我们喝酒,我们该喝的不开心了,你看看,我们每个人都倒了一大杯,你要是想喝酒的话,也得入乡随俗。
“我就说我们家的忠信是个好孩子,还知道给妈妈做饭了,很不错,下次我见到大姐的时候,我得要好好地夸一夸你。
还有,今天回去的时候要不给你妈妈捎回去点这边的驴肉?”王波很是欣慰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要回去给他大姐做饭的这个事情,王波还是比较赞同的,大姐那个人一辈子也不怎么会做饭,儿子孝敬孝敬是应该的,这么多年,李忠信一直在外面,也是应该孝敬一下他大姐了。
李忠信对于王波说的给老妈带驴肉什么的事情,他是不感兴趣的,因为他对自家的母亲还是比较了解的,母亲不喜欢吃什么肉类的菜。
这个事情呢!和信佛不信佛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就是单纯的不喜欢吃肉,吃一些农家的小菜还可以,李忠信觉得,等他走的时候,到后面园子里面给母亲采摘一些小香菜,小生菜什么的,再拿点这边的农家大酱,那么,母亲应该会相当高兴的。
李忠信看着王波他们喝酒,他也不参与,开始吃起了桌子上的那些菜。
蒜泥驴耳、姜汁驴唇、沾水驴肝、酱驴口条,五香驴肉、酱驴排,然后凉拌驴皮,李忠信每样都尝了一口,他感觉到这个驴肉呢!并没有吴志刚说的那么惊艳,只不过是肉应该是比较新鲜,吃起来那种肉香味道很香浓。
反倒是他在吃蘸酱菜和西红柿的时候,感觉到相当不错,李忠信觉得,农村小园子里面新采摘下来的东西,就是和平日里在市场上买的那个菜不同。
因为李忠信没有喝酒,也没有和王波他们谈工作方面的事情,他吃了一会儿以后,便直接告诉王波他们慢慢喝,他到门口去凉快一会儿。
李忠信从他们这个屋子出来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对面的那个屋子里面已然是人声鼎沸,说话的声音十分大,他没有往那边去看的想法,直接走到门口处,准备吹吹凉风。
“您这是吃好了吧!我给您去拿一个凳子,坐在门斗下面那个位置,是最凉快的。”站在门口等客人随时召唤的中年妇女看到李忠信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以后,乐呵呵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别看王波和李忠信他们是自己带的白酒,但是,中年妇女却是没有任何不满的想法,毕竟他们村子里面没有那种好的白酒,而且,王波和李忠信他们在他们家里面这顿饭也是不少花钱,那一桌子的饭菜已经超过另外那间屋子的饭菜总和了。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是在外面站一会儿,吹会凉风,您该忙您的,您就先忙您的,不用管我的。”李忠信听完中年妇女的话以后,和颜悦色地对中年妇女说了起来。
虽然李忠信一再强调不用那么麻烦,但是,那个中年妇女却是依旧像她说的那般,给李忠信搬来了一把很是古老的那种椅子。
都市异能 我的1982 txt-第兩千五百五十一章有些鬱悶展示
“大姐,我看您家这个饭店生意很是红火啊!难道你们村子已经是这么富裕了吗?”李忠信坐到那个有些快要散架子的椅子上,他有些好奇地问起了做饭店的这个中年妇女。
李忠信是真的有些好奇这个事情,他们进入到兴旺村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这个村子有多富裕,这个连牌子都没有的饭店,咋就能那么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