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463,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一章(7)讀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道:“秦蕙自杀会不会是因为知道张智私下勾引了她女儿秦紫光,还怀孕了,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杀了的。”
周杨顿了顿,说道:“我为什么要寻找秦紫光,就是为了秦蕙死亡这件事。”
罗菲双眼发亮,问道:“你寻找秦紫光,是不是因为发现了秦蕙自杀什么不同寻常?”
周杨道:“当年秦蕙自杀,我去现场看了。有很多疑点,让我觉得秦蕙不是自杀那么简单。”
罗菲脱口道:“难道是他杀?”
周杨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完全有可能!”
罗菲问道:“你有什么依据呢?”
周杨道:“秦蕙感冒了,吃了很多带有安眠成分的感冒药,当时检查她尸体,她吃了二十多颗感冒药。估计是她心情不好,晚上睡不着觉,家中又没有现成的安眠药,于是索性把感冒药当安眠药吃了,吃多了晕了过去。等她不省人事的时候,有人用小刀划了她的手腕,做出他割腕自杀的假象。”
精彩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ptt-463,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一章(7)相伴
罗菲道:“但也可能是秦蕙吃那么多感冒药,根本就是为了自杀,却不想感冒药并没有把她毒死,所以又拿刀割腕自杀了。”
周杨道:“当时,我也这么想过。秦蕙不是左撇子,却是左手握刀割腕的,更主要是那个伤口,整齐完美的一点瑕疵都没有。如果是秦蕙自己用不顺手的左手忍痛割腕的话,伤口看起来不会那么完美,深浅不会那么一致。我的推想是,秦蕙吃了感冒药,晕过去不省人事后,有人拿起她的右手,轻轻松松地割破了她的手腕。行凶的人估计一时疏忽,才把刀放到秦蕙的左手上,做出她割腕自杀的假象。”
罗菲道:“凶手杀了人,伪造现场,无论多小心,都会出现纰漏……行凶的人当时没有想到,大多数人都不是左撇子,应该割左手,右手拿刀,那样才更迷惑人。不想他的这个疏漏,被眼尖的周警官一眼就发现了。”
周杨摇头道:“依我经验,凶手不是一个老手,是一个平时杀只鸡都会怕的柔弱之人。他杀秦蕙,害怕的根本就不会考虑那么多。他只是随手拿起秦蕙的右手割了腕,顺手把小刀放在了秦蕙的左手上。”
罗菲道:“谁是杀秦蕙的凶手,你是心中有数了?”
周杨摇头道:“——还没有数。”
罗菲道:“那你为什么执意要寻找秦紫光呢?”
周杨道:“她是秦蕙的女儿。她给她母亲办完丧事后,我们约好要见一次面的,她说等她情绪平复几天,会主动跟我联系。我等了一段时,想着她应该从她母亲去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打电话给她,不想号码竟然是成了空号。我亲自去她家找她,她的邻居说,好久都不见她人了。去火锅店找她,她已经把秦蕙生前经营的两家火锅店都关了,总之她消失不见了,认识她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她去了那里。秦蕙去世的好多疑问,我准备问清秦紫光的,不想她不告诉任何人,就消失不见了,这促使我更加想找到她问个清楚。”
罗菲道:“你这样说,让我觉得你怀疑秦紫光知道秦蕙自杀的真实内幕。”
周杨委婉道:“如果能跟秦紫光当面好好聊聊,可能会让我找到谁是嫌疑犯。”
罗菲道:“看来周警官是一个执着的人,为了锁定嫌疑犯,都快两年了,还执意在寻找秦紫光。”
“不是我执着,是我很好奇事情的真相,”周杨道,“作为一个警察,知道疑惑的事情的真相,是他首要的目的,这样才能完美地断案。你做侦探,也是这样。”
罗菲试探性地说道:“看来周警官是一个负责人的警察,秦蕙表象是割腕自杀,你们警察其实是可以省事,不用那么辛苦地去查很难查到的真相。`因为你说秦蕙最亲密的人秦紫光,都没有对她母亲是否是自杀,表示过疑义。你一个警察这样执着地帮人追凶,秦蕙的家人会不会反感?”
周杨道:“你说秦蕙的家人是秦紫光吧!”
罗菲“嗯”了一声。
“说实话吧!秦紫光越是没有疑义,越是让我对秦蕙的自杀好奇!”周杨道,“秦蕙自杀的现场我看到了,看到了不正常,我才觉得真相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我没有见过那个充满疑点的现场,就另当别论了。”
罗菲道:“秦紫光知道这些疑点吗?”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463,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一章(7)
周杨道:“具体的我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她就失踪了。不过,在她给她母亲准备丧事的那几天,我问过几次话她。她好像很不自在,对母亲的自杀,在她悲伤的表象后,我看出了她的无动于衷。”
罗菲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你跟她说,她母亲是他杀的,秦紫光不会相信你的话,会坚持她母亲就是自杀的?”
“是的……她很讨厌我这个警察因为她母亲的死亡,对她和对她身边人问东问西……”周杨说到这里,突然来了精神,说道:“你说秦紫光怀了张智的孩子,真是让我受宠若惊,这促使我要找到秦紫光的决心了。说实在的,我准备放弃找她了!”
罗菲道:“据你分析,秦紫光为什么会凭空消失?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她呢?”
周杨道:“我不确定……不过,你今天跟我说秦紫光怀了张智的孩子,让我坚定了一些事情!”
罗菲追根究底道:“坚定了什么事情?”
周杨道:“有些事没有证实之前,我不能随便跟你说。”
罗菲露出无奈的表情,说道:“虽然我们是在找同一个人,但我们还不是可以交心的同一战线的人,不说也罢!”
周杨沉默不语。
罗菲又道:“依周警官之见,秦紫光躲藏起来,是因为母亲的自杀?还是因为怀了张智的孩子,她在逃避他?”
周杨思索了一下,说道:“若秦紫光只是为了逃避张智的话,没有必要隐藏的那么深,让谁都找不到她。”
罗菲的两个指头摸了摸鼻翼,道:“那你认为秦紫光在逃避什么呢?”
周杨那两粗黑的眉头微微动了动,说道:“肯定是在逃避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
罗菲道:“——会跟她母亲自杀有关吗?”
周杨嘴角露出一丝怪笑,但并不回答罗菲的问题,那种意义非凡的笑,已经回答他了,同时也传达了他不想和他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罗菲看周杨说话有所保留,正要起身打算离开时,他的妻子和孩子回来了。
罗菲跟他们母子问候后,就告别离开了……
罗菲走了后,周杨没有跟妻子和孩子多交流,而是把自己关到书房去,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闭着双眼,在脑海里重新整理秦蕙自杀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