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歷史系之狼-第三百七十章 魏國的覆滅閲讀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魏增坐在王宫内,他仿佛看到老师就坐在了自己的面前,老师还是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先是询问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才说道:“一王天下,这就是趋势啊,没有人可以阻挡,我所能做的,只是加快这个进程…孩子,大梁并没有你所想的那样坚固,在大梁之外,就是奔流不息的河水。”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魏国当初定都大梁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这里地势低,只要在沿岸挖出几条水渠,就能用河水来淹没整座城池,将这里变成水泽,再坚固的城池也会倒塌…可是,如此一来,定然会有无数民居,耕地,百姓都遭受到洪水的灾害…你知道,我是不忍心看到这样的局面的。”
“可是,孩子啊,战争越是拖延,就越是对你不利,我虽然爱大梁内外的这些百姓,可是我也爱跟随我出征的这些将士,数日的攻城战,双方付出了数万人的代价,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恻隐之心,而眼睁睁的看着士卒们死去…现在,该是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带着城池投降吧,秦王不会亏待你的子民,秦国不会断绝魏国的祭祀,也没有人敢伤害你。”
“不!不!不!!”,一阵嘶吼,打破了魏王的幻想,魏王再次睁开双眼,眼前却再也没有老师的身影,有的只是暴跳如雷的龙阳君。龙阳君疯狂的从魏王的手里夺下了竹简,随即狠狠的丢弃在地面上,他一脚一脚的踩踏着那些竹简,发出恍若野兽般的嘶吼,龙阳君双眼赤红,他叫道:“绝对不能投降!绝对不能投降!”
“魏国不能灭亡在我们的手里…上君,哪怕我们全部战死,我们也不能投降啊!!”
魏增只是安静的看着面前的龙阳君,一言不发。龙阳君这才看向了那个秦国的使者,当龙阳君拔出了短剑的时候,魏王这才急忙下令,拦住龙阳君,不许伤害秦使。秦国的这位使者,也是被龙阳君的模样给吓了一跳,好在魏王的武士们及时的将他包围起来,这才让他免遭龙阳君的杀害。
看到魏王下令护住了这位使者,龙阳君就更加的愤怒,他站在魏王的面前,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无礼的看着自己的君王,他盯着魏王,询问道:“您想要背叛魏国嘛?”,魏王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朝着王宫外走去,武士们急忙跟随在了他的周围,龙阳君呆呆的看着走出王宫的魏王。
魏增已经有很多天不曾离开王宫,准确来说,他已经快有一年不曾离开王宫了,他很害怕走出去,他怕自己会听到百姓的训斥,或者是他们的求救,而他走出王宫之后,他方才发现,王宫之外,是一片死寂。在各处,都有百姓们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他们怀里抱着自己的孩子,目光呆滞,瑟瑟发抖。
魏国将最后的百姓全部带到了大梁城内,而他们在城内没有住所,没有粮食,他们只能睡在街道上,通过帮助魏军加固城防,或者协助守城的办法来得到日常必需品,通过这些粮食来抚养自己的家人…而若是这些人死在城墙上,那往往就代表着他身后的一个家庭都面临毁灭。
王宫周围,当然是没有百姓的,哪怕这里是如此的宽敞。
武士们守在周围,不许任何人靠近,而在远处,就是截然不同的景象,魏王看到那些穷苦人家拼命的敲打着门,将自己的儿子,女儿送进那些房屋,有些时候,也有人主动走出门,挑选一些好看的孩子带进去,他们的父母哪怕知道他们即将面临什么,却完全不抵抗,因为在街道上,他们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
大梁之内,居然成为了魏国最大的难民营,成为了魏国内最大的妓院。
魏王忽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便忍不住的掉落,街道上常常有来回巡逻的士卒,这些士卒们快步的走在街道上,同样的,神色呆滞,只是看着前方,跟随着将领,他们都已经绝望了…秦人在城下大声的说着李牧被击败的消息,若是他们没有说谎,那魏国最后的希望也不存在了。
魏国当然是不承认这些人,官吏们不断的劝说士卒,那些都是秦人的计策,李牧将军就快要来了,他会来救下大梁的。
而在城池之外的大营内,赵括也是平静的坐在地面上,眺望着远处的大梁城,赵括最近的确是变得有些沉默,或者说,赵括很久很久之前开始,就变得不爱说话了。秦国的武士们肃穆的站在赵括的身边,他们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心里对赵括是无比的信任,蒙武忽然带着人来到了中军位。
武士们先是去询问了赵括,这才让蒙武前来拜访赵括。
蒙武是休息了不少时日的,看起来,他又恢复了原先的状况,精神奕奕,拜见了赵括之后,赵括示意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蒙武有些激动的坐在他的右边,说起来,这还是蒙武第一次来担任赵括的副将,这位置,从前只属于他的父亲和王翦。蒙武看着静坐着的赵括,开口询问道:“您停止了攻城?”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章 魏國的覆滅展示
“大梁城池坚固,又有很多的百姓协助他们进行防守,实在是不好攻破,若是强行进攻,只会造成更多的伤亡。”
赵括回答了蒙武,便再次沉默。
蒙武皱了皱眉头,这才说道:“这几天,我观察了大梁的周围,我发现了破敌的办法…武成侯,大梁与河水并不遥远,若是能挖掘渠道,用以灌城,大梁城墙是支撑不了多久的…”,蒙武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他是对赵括太有信心了,武成侯绝对不会看不到这一点,而他不提,难道是因为这个计策有什么缺陷嘛?
赵括却点了点头,说道:“您说的很对,这是攻破大梁最好的办法…”
“那我这就带着士卒去挖掘!”
“不..再等等,再等等。”
蒙武瞪大了双眼,他问道:“我们要等什么?咸阳的命令嘛?”,这一次,赵括却没有回答他。蒙武也没有继续逼问,之后的好几天,秦国都没有组织任何的进攻,也没有做什么战略的部署,秦国的将领们非常的惊讶,他们不明白赵括为什么要围而不攻,大梁就是再坚固,难道还能挡得住这二十多万人的军队嘛?
同时,在得到了司马尚,田约,乐叔等人的增援之后,李牧终于抗住了王翦的攻势,而王翦就驻扎在邯郸之外,虎视眈眈,严重缺少粮草的赵国显然无法继续对峙,而赵王原本抱以厚望的李牧,也是被王翦所击败,都一路被推到了长城,赵王只好派人前往秦国议和,想要结束战争。
吕不韦当然没有那么傻,你赵国主动发起进攻,如今还想着议和?
而在这一天,赵政也是格外的烦恼,因为一个家伙总是缠在他的身边,让他无比的头痛。
“兄长~~我的兄长~~您就答应我吧…我绝对不会丢了您的脸…兄长啊,您还记得嘛?当初父亲有几次想要打你,都是我故意引走了父亲的怒火,才让您逃脱的…”,赵康跪坐在赵政的面前,嘟囔着嘴,不断的哀求着,赵政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你以为战争是我们儿时的游戏吗?”
“你带过兵吗?你担任过副将吗?你一次领兵的经验都没有,就想要担任将军?若是你在战场上有个三长两短…”
“兄长,您担心我?”,赵康咧着嘴,笑着问道。
“不是担心你,我只是怕你死在战场上,父亲跟我索命!”,赵政说着,别过头去,赵康无奈的说道:“当初父亲也没有带过军队啊,他第一次出征就遇到了白起,不是照样打赢了吗?你怎么就觉得我做不到呢?”
“就你?跟父亲比?”
“父亲出征的时候,已经立冠,他熟读兵法,赵国没有人可以与他论兵,你呢?读过几本兵法啊?你能说服谁啊?”
“仗是靠打的,不是靠说的。”
赵政无奈的叹息着,他看着身边的赵康,赵康已经纠缠他很长一段时间了,自己打过他,骂过他,甚至向母亲告状,可这都不管用,赵康就是厚着脸来自己身边,请求出兵云中,赵康认为,赵国将军队都聚集在了邯郸,赵国的云中等边塞地区空虚,完全可以一战而定。
“就给我一万士卒..兄长,我不多要,就一万,我要是拿不下云中,你就砍了我。”
“呵…”,赵政冷笑了起来,赵康看自己怎么都说服不了他,这才愤怒的站起身来,他说道:“你曾经说过,要封我为将军的!你因为年龄的问题,总是被人看不起,你还给我抱怨,如今,你却也因为我年轻,不相信我…你能想到我多生气吗?!”,赵政眯着双眼,思索了片刻。
“寡人只给你两万人,而且,寡人还要派出一位老将军跟随,若是老将军开口,你必须要听从!”
“哈哈哈~~”,赵康激动的跳了起来,他问道:“兄长?您答应了?”
“你既然要带兵,就要称呼寡人为大王,若是你败了,寡人不会留情,一定要取你的性命!”
“唯!!”,赵康神色也变得肃穆起来,朝着赵政俯身一拜。
次日,秦王亲自前往拜访国内的一位老将军,最后说服了他。同月,秦国以赵康为将军,以王龁为副将,率领精锐两万,攻打赵国的云中等郡县,对于秦王忽然做出的这个决定,群臣都非常的惊讶,吕不韦都当面劝阻,认为这样的行为没有好处,只有坏处,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
可是秦王并没有听从吕不韦的劝谏。
赵康骑着骏马,率领军队绕道朝着赵国的边塞方向奔驰而去,这是赵康初次带兵,他显得非常激动,而老将军王龁,则是坐在戎车上,看着远处那来回奔波的少年,无奈的摇着头,若不是秦王哭求,他是真的不愿意再出征了,他已经非常的年迈了,而这次赵康所要的军队大多都是骑兵,靠这些人来夺取云中,无疑是痴人说梦。
可是王龁也没有办法,面前的这个家伙,是赵康的亲生儿子,秦王将他当作自己的胞弟…王龁想要安度自己的晚年,就不能不看好这个家伙。出征之后,赵康也不怎么来拜见王龁,完全当他不存在,而他治理军队,也不像赵括那样关爱士卒,体贴士卒,只是盲目的行军,王龁心里是越来越担忧了。
赵括等待了一段时日,却迟迟没有等到大梁城的任何消息。
赵括终于站起身来,无奈的给蒙武下达了命令,前往挖掘水渠,水淹大梁…就在蒙武刚刚准备前往河水边的时候,大梁的城门忽然被打开,魏国的那些士卒们也都从城头丢下了自己的武器,急着在赵括面前证明自己的齐人,却是不顾命令的率先杀进了大梁,他们也没有去想这会不会是个伏击。
赵括站在戎车上,茫然的看着远处的大梁城,
当齐国的士卒们冲进城内的时候,城内的士卒们已经放弃了抵抗,官吏们跪坐在两旁,宣读着魏王投降的诏令,秦军紧随其后,很快就控制了整个大梁城,而他们在来到了王宫的时候,这才遭遇到了真正的抵抗。
大梁城内,那辉煌的王宫门前,发色灰白的龙阳君,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带着身后的十几个武士,死死的挡在了王宫的门口,当齐人大叫着冲上去的时候,龙阳君怒吼着发动了进攻,他的剑术非常的优美,却又很迅速,电光火石之间,齐国的士卒纷纷倒下,龙阳君手中的宝剑不断的舞动,切断了士卒们的武器,他俯下身来,剑光闪烁,齐人惨叫着摔了下去。
王宫门前的士卒越来越多,魏国的武士们一个又一个的倒下。
到最后,皇宫门口,就只剩下了一个龙阳君,龙阳君的剑,也早已断裂,他拄着一把断开的长矛,如同猛虎般的看着面前的那些士卒,尸体如扇形的铺满了他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我还活着…就没有人能灭亡魏国…我还活着…”
龙阳君踉踉跄跄的走上来,他面前的那些士卒却是畏惧的连忙后退。终于,这些士卒不再上前与龙阳君厮杀了,弓弩手们举起了手中的弓弩,对准了远处那摇摇晃晃的身影。
龙阳君浑身是伤,血液完全浸湿了他的身体。
“嗖~~嗖~~嗖~~嗖~~”
“上君…”
龙阳君重重倒在地面上,脸上滑过一道泪痕,轻轻的呼喊了一声,便再也不动了。
ps:兄弟们,有点私事要解决,第二章等明天再补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