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叛賊 起點-第一千一十五章 落毛的鳳凰看書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夜已经很深了,雍亲王……应该已经是摄政王的房间里依旧亮着烛光,要说勤政,这位摄政王可以说远比建兴来得强,甚至连当年康熙也及不上。
每日里天未亮,摄政王就在批阅奏折,用了早膳后他就会找来各臣子议事,随后又继续批阅奏折,直到入夜,他依旧忙于国事,一直会忙到深夜。
这样的主子,是大清这些奴才臣子们从未见过的,每日算下来他休息和睡觉的时间仅仅只有两个时辰,而且从来没有丝毫疲倦的样子。
这点,无论是谁都佩服不已,而且摄政王的魄力和毅力也远超建兴,拿到朝政大权后就对于满清内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得满清中枢更有凝聚力,同时也增强了满清各部的工作效率。
对于最要紧的钱粮之事,摄政王也拿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以去除之前的弊端。在他的推行之下,整个中枢运转畅通,相比以前改善了许多。
现在,他正就着烛光看着一份奏折,屋里点的蜡烛只是普通的蜡烛,不是当年在北京城时的那种贡品。再加上摄政王一向节俭,为避免浪费只点了两枝,所以房间里的烛光并不太明亮,他只能尽量把手里的奏折朝着蜡烛那边尽量凑近些,戴着一副眼镜半眯着眼仔细看着。
西北风大,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常常会有大风而起,而且风中还夹杂着沙土。现在同样如此,外面的风一阵接着一阵,时不时有些沙尘击打在窗门上,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在这声音中,正在看着奏折的摄政王突然间皱起眉头,脸色很是难看,因为他听到了一阵接着一阵的女人的哭骂声在风沙中隐约传来。
“赵忠!”
“奴俾在!”在屋外守候的赵忠听到呼声顿时一个机灵,连忙揭开帘子走了进去。
“去后头瞧瞧,闹得人心烦。”摄政王很是不悦道。
赵忠连忙应了一声,随后退了出去。等出了屋赵忠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说句实话他还真不想去后面,可摄政王的话他又不敢不听,只能硬着头皮往后面走去。
过了前面的院子,经过两到岗,推一开扇紧闭的木门,赵忠来到了后院,迈进这道墙的同时,那又哭又骂的尖锐的女子声就灌入耳中,令赵忠紧皱起眉头。
“赵公公……。”赵忠进了院,沾杆处的侍卫急忙迎了上来。
“闹多久了?”赵忠问道。
那侍卫同样一脸苦色:“有近一个时辰了,前面还好,现在却越闹越凶了,公公您来的正好,这事我们兄弟还真没办法管,还请您拿个章程。”
“我呸!我一个伺候人的拿什么章程,这些都是主子的事,我们就是主子的奴才,一切按着主子的意思办就是了。”赵忠不客气地骂了一句,接着道:“你们几个可给我听好了,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能听进心里去,出了这地要是在外面乱嚼舌头,就别怪公公我……哼哼。”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侍卫连忙应着,赵忠这才点点头,看了看那紧闭的房门,和依旧传入耳中的污言碎语,赵忠吸了口气这才迈步走了过去。
“主子,这夜已经深了,主子还是早些歇息着吧……。”站在门口,赵忠也不敲门,直接在门外提声说道。
话音刚落,里面的喝骂声倒是停了下来,紧接着那女声就用尖锐的声音道:“门外是谁?”
“回主子的话,奴俾赵忠……。”
“我呸!你这个没卵子的狗奴才,老四自己不过来和本宫说话,你跑来算个什么东西?怎么着,难道他老四现在都没胆来见本宫?还是怕见了本宫怕自己无地自容?先帝爷啊!爱新觉罗的老祖宗们啊!你们都睁开眼睛看看啊!我们大清居然出了这么一个无君无父的贼子啊!这狗贼老四,篡位谋权,他这是做葬送我大清江山啊……!”
郭络罗氏的喝骂声一阵阵从里面传来,赵忠听得脸上是一抽一抽的。虽然郭络罗氏并没说错,他是太监,又是摄政王的奴才,所以说他是没卵子的狗奴才倒也没错,可问题是现在他是在摄政王身边的红人,而郭络罗氏这个所谓的皇后早就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同建兴一起关在这个狭小的院中度日。
“主子,您骂奴裨,奴裨也只能受着,谁让您是主子呢。可是主子就不为皇上想想?您这话传了出去,对于皇上没半分好处,反会给皇上惹来麻烦。况且主子是贵人,这番言语也有碍主子的身份不是?何况气坏了身子也不好,奴俾还劝主子一句,安安稳稳过日子,太太平平不更好……。”
郭络罗氏冷哼一声,当即又骂道:“你什么东西,让老四来见本宫!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当年就应该让皇上处置了他,如果不是皇上心慈手软,他又如何又有今日?”
“皇上,奴裨给您请安。”赵忠不再理郭络罗氏,冲着屋子马马虎虎行了一礼,然后开口道:“奴裨知道皇上心中有气,女主子这样也是人之常情。不过皇上,您和女主子就算不想着自个,难道不为阿哥考虑?毕竟阿哥还年幼,有些事摄政王也是为了大清江山,对于皇上并未有什么想法,毕竟皇上您和摄政王还是兄弟,奴裨斗胆劝您一句,这兄弟间的情谊总归是有的,还请皇上三思啊!”
都市异能小說 大叛賊 ptt-第一千一十五章 落毛的鳳凰展示
赵忠的话说完,屋里顿时静了下来,片刻后一个声音传来。
“摄政王?说的是老四?”这是建兴的声音。
“回皇上,上书房各大臣因皇上您病重不能理事,为大清江山着想,已同朝中各位大人请主子暂代摄政,今日早些时候主子已受旨摄政了……。”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好一个受旨摄政!”建兴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中却有着无比的悲凉,而与此同时,郭络罗氏的哭声响起,哭得是声嘶力竭,又是阵阵痛骂不已。
“去告诉老四,朕才是大清皇帝,他这个所谓摄政朕不认,也不会认!”
“皇上……。”
“滚!滚出去!”
建兴咆哮如雷,赵忠脸色铁青,一跺脚无奈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