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446,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2)讀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卜娜真是一个神秘的人,等她回来,一定问问她为什么对那件乡村杀妻案感兴趣?她曾不经意向他询问过那件杀妻案,当时他觉得那是陈谷子烂麻的事了,也就没有详细跟她说,她也没有多加追问。从她收藏这张报纸来看,她应该很关心那件杀妻案。
况准点上一支烟,猛地吸了一口,把烟灰搪到烟灰缸里,然后仔细地把他写的那篇关于乡村杀妻案的内容再看了一遍!
况准本来已经忘记那次残忍的杀妻案,现在重新看自己写的报道,当时那个妻子被丈夫杀害后的血腥场面,在他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重现,杀人现场就像屠宰场,让他反胃。
妻子一早起来,被她丈夫活活砍死在床上,连砍了三十多刀。
当时况准在那个小山村替他爸爸寻根,爸爸的祖父出生在那里,寻了一圈儿,他爸爸祖上的人都搬离了那个山村。
况准一无所获要回城时,作为社会新闻记者,听说那天发生了骇人的丈夫砍杀妻子的事,这成了他写新闻的资料,于是就去现场看了……回去报道了那令人啧啧的杀妻案。当时还上了各大电视台,都是在他那里买的新闻。若是当时他没有在那个山村的话,那件杀妻案就不会被报道,弄得世人皆知。山村闭塞的信息,无论天大的事,一般都不容易传播到外面的世界去,除非有像他这样专业的人报道。
丈夫最后自首了,他告诉警察,因为他们快两岁的儿子长得不像他,她怀疑他的妻子对他不忠,于是多次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他的妻子,甚至鞭打她。他的妻子一开始否认,跟别的男人有染。最后妻子经受不了丈夫的折磨,说了一句让她毙命的话,她说结婚前,有一天走夜路,被一个很绅士的陌生男人在山林中强-bao了,丈夫不问青红枣白,操起厨房的菜刀,砍向了她的妻子,砍了三十多刀才算解恨。
现在那个小男孩应该四岁了,当时觉得那孩子又可爱又可怜,要是没有人抚养,他还打算替他寻找可以领养他的人,城里有很多有钱人,妻子生不出来孩子,正寻一个健康的孩子领养呢。
孩子的爷爷奶奶认为是他儿子失心疯——怀疑孩子是别的男人的,才杀了妻子。两位老人把孩子留下了,并给警察承诺会好好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只要她们有一口气,就不会让孩子饿着冻着。
哎……真是一个悲剧呀!况准随手把报纸扔到床上,双手抱着脑袋,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
有口皆碑的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446,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2)閲讀
况准写了那么多社会新闻,那是最令他痛心疾首的回忆,丈夫怎么可能对妻子下得下那样残忍的手。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446,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2)看書
卜娜这个神秘的女人,今天又去见谁了呢?他们作为男女朋友,从来不问彼此的行踪,她今天去那里,理所当然也没有问。因为她平时也不问他的行踪,若他执意要问她的话,那就是他的不知趣。
但况准还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他们晚上一起吃饭。
不想,卜娜的手机关机。
况准决定,在她住处等她回来。
2
卜娜晚上七点才回来,进门换了鞋,走进屋里,一股菜香味飘进鼻息。
原来是饭厅的桌子上,摆满了一桌丰盛的菜,品类齐全。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446,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2)看書
这时,况准从厨房出来,系着卜娜的花边围裙,双手端着汤碗,得意洋洋地望着惊讶不已的卜娜,好似在祈求她的夸奖,摆出一副像小孩子的调皮神情。
卜娜夸张地瞪大眼睛,望了望满桌的菜,又看看况准,说道:“这桌丰盛的菜都是你做的?看起来很水平呢!你学过厨师呀!真棒!”
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46,毒蜘蛛的秘密:第八章(2)推薦
况准把海鲜汤放到菜盘的中央,说道:“我的大小姐,出门奔波了一整天了,请坐吧!好好享受我的美食,解解乏!”
卜娜望着一桌的虾蟹鸡鸭鱼肉,纳罕道:“这么大一桌菜,就我们两个吃呀?”
况准道:“对呀!难道你还想请谁吃?”
卜娜道:“你这样会不会太浪费了,我们两个人吃这么多,肯定吃不完的,你别忘了地球上某些角落的人,缺乏粮食,肚子都填不饱的。”
“别这样教育我,会浇灭我对你的热情的!我作为记者,看到的黑暗和凄惨,比你看到的要多多了,”况准道,“跟你认识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给你做顿好吃的,今天我在家等你,闲得慌,就买菜来做了,希望你喜欢!”
卜娜放下手提包,坐到桌子旁,抱歉道:“应该我做给你吃,我却没有做一次饭给你吃。”
况准笑了笑道:“我看你住的房子这么好,厨具也那么考究,平时你都不烧饭,若不用它们一下,它们会生气的,所以我帮你拿出来用一下。”
卜娜喝着汤,说道:“很好喝,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厨艺。不过,我想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要做这么多好吃的给我?”
“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就觉得认识你这么久,想做点好吃的给你,看你总吃速食,要么在家泡方便面,要么煮速冻饺子馄钝什么的,挺心疼你这样过简单的日子。”
卜娜道:“日子就要简单过,复杂了会很累的。”
况准道:“等你吃完饭,我们好好聊聊。”说完,不等卜娜答话,站起身来,去拿了一瓶他早放在橱柜的红酒。
况准把红酒杯放在各自面前,并斟好红酒,他们边吃边干杯,不久一瓶红酒就见底了。
其实卜娜对酒的喜好,超过男人,只是她能控制好自己,不要随便喝醉,况准劝她还喝一点时,她拒绝了。
况准也是好酒之人,酒量还不小,于是又拿了一瓶红酒,自己喝上了。
卜娜道:“酒菜都吃的差不多了,现在说说,你想跟我聊什么?”
况准放下准备夹菜的筷子,说道:“你一直很神秘……”
卜娜努了努嘴,问道:“——这话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