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xzo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仙百年-第804章 新的屬下-jfwc3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等到秦笛将人带走,卓绫才去汇报给卓庆。
卓庆闻言,忍不住皱眉,道:“你怎么不早说!这件事你做差了!”
卓绫吃了一惊:“二爷,怎么了?莫非我给家族惹祸了?”
卓庆沉吟片刻,道:“胡洛芙乃是九阶祖仙,原本有机会进阶金仙的,她当年需要一百斤六阶仙土,老祖一直拖着不肯给她,借口说她是土木双修,只要她先找到六阶仙木,就会满足她的要求……”
当年,只要青鸟家提供六阶仙土,虽然不能让胡洛芙进阶金仙,然而却能减轻她的天人五衰!
青鸟家不愿意看见属下成为金仙,所以一直拖着,拖到最后,胡洛芙的病情加重,只能进冰棺躲着了。
卓庆害怕秦笛将胡洛芙治好,再倾力相助,让她进阶金仙,那样的话,青鸟家就比较难堪了!
卓绫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她的心悬了起来:“二爷,事已至此,我该怎么办?”
卓庆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道:“胡洛芙之所以陷入天人五衰,并不是因为咱家陷害的她,归根结底是她的功法有缺陷。所以这件事说破天去,也不能完全怪我们。这样吧,你去秦竹说一声,请他帮忙缓颊,莫要让胡洛芙抱怨我们。他既然能救她,就能说服她,这件事应该不难做。秦竹还是咱家的主宾呢。”
“好吧,我去求他。毕竟我帮了他的忙,他得还我这个人情!”
秦笛回到万花峰,亲自炼制了适当的道藏丹,内含木土两系的法则,丢给陶罐中的胡洛芙。
胡洛芙吞下丹药,借助于虚拟大道树,重塑洞天法则,恢复了部分生机,然后从陶罐中出来。
她看起来很年轻,比钟花娘年轻多了!
或许因为在冰棺里待太久,发生了冻龄的缘故。
她看见秦笛只是八阶祖仙,并没有觉得很诧异,当即盈盈拜见:“多谢大人,救命之恩,毕生铭记。”
秦笛看她一举一行,像是受过特殊的训练,问道:“你是瑶池剑派的人?早年有没有见过王母?”
胡洛芙答道:“我见过她老人家。我是王母八婢之一董双成的记名弟子,因为入门太晚的缘故,当王母离去时,带走我师傅。我学艺未成,功力太浅,便沦落到下界来了。”
“你当年住在金仙界?还是在大罗界?”
“在金仙界,我没有去过大罗界,只有师傅经常前去。”
随身空间:重生女修仙
董双成能去大罗界,说明她的功力不低,要么是巅峰境界的仙王,要么是低阶的仙帝,压抑了自身功力,常驻于金仙界。
不过,作为低阶仙帝的董双成,怎会招收胡洛芙为徒弟呢?那时候的胡洛芙,或许还是天仙吧。
秦笛问:“王母是何时离开的?”
胡洛芙答道:“大约五百万年前,几乎一夕之间,所有仙帝都离开了。我师傅召集众人,说大罗界发生了变故,她要跟着王母离开,穿越混沌漩涡,没办法带许多人一起走。最终,她只带走了几位仙王。我那时才是五阶天仙,领了三卷《织女经》,便离开了‘双成宫’,跟着一位师姐来到剑仙界。后来,师姐开辟了瑶池剑派,然而却受人偷袭,不幸陨落了……”
“令师当年招收了多少弟子?”
“她奉王母之命,在金仙界建立‘双成宫’,招收的弟子有数百人。单是仙王就有五人,仙君二十余位,金仙百余人,祖仙八百人。我只是刚入门的低阶弟子,本属于‘织女堂’……”
秦笛想了想,问道:“令师离去时,有没有留下仙王级别的弟子?来镇守双成宫,庇护门人弟子?”
胡洛芙答道:“有一位名叫‘范娴’的师姐留下来。她是三阶仙王。师傅离去后,她受到来自别派的攻击,不得不封闭了宫门。为了不耽误众弟子的修行,她决定化整为零,将人送至下界。”
“这么说,双成宫现如今还在?”
“应该在的。只要谨守门户,靠着仙阵防护,不容易被攻破。”
过了一回儿,胡洛芙问答:“大人,您能念出瑶池剑派的切口,莫非跟本派有什么渊源吗?”
秦笛道:“我说昔年见过王母,跟她乃是盟友,你信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信。请问大人如何称呼?”
“我在本界化名秦竹,原本有个帝号,我不愿多提,以免走漏天机。”
唐太宗
“多谢大人救我脱离困难,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不急,你先修养千年,恢复自身的功力。关于《织女经》,你学会了几卷?”
“我只接触过三卷,第三卷还有些残缺,正因为如此,修炼中遇到麻烦,不得不躺入冰棺中。”
原本王母宫的传承是完整的,作为董双成的弟子,哪怕只是记名弟子,只要掌握了系统的功法,都有很大的几率进阶金仙,但因为王母和董双成的离去,胡洛芙学艺未成,再加上颠沛流离,所以才发生不幸。
秦笛取出五卷金书,道:“趁你修养的功夫,将这几卷经书,仔细琢磨一下。”
胡洛芙目光一扫,发现赫然乃是《织女经》,禁不住吃了一惊:“大人,您既然有这门传承?为何还要救我?不自己培养弟子呢?”
秦笛道:“我刚招收一批地仙,想请你来做师傅,耐心培养她们。这几卷《织女经》,便算是拜师礼。这是我亲自编纂的,跟原来的《织女经》略有区别。若有不解之处,你可以来问我。”
胡洛芙接过《织女经》,心中愈发惊讶,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躬身施礼:“多谢大人赐下宝经。”
武神主宰
皇上我们私奔吧 夜月流觞
秦笛又道:“关于进阶金仙的事,你莫要着急。你是金木双修,我会帮你寻找两系的六阶仙材。”
胡洛芙再次恭谨致谢,她并不了解秦笛,所以不敢完全相信他说的话。昔年她加入青鸟家的时候,也曾经得过类似的承诺。
然而到最后,她想要六阶仙土,却被青鸟家一直吊着。
真正的宝物,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她吃了道藏丹,从冰棺里爬出来,已经对秦笛十分感激,如今又拿到《织女经》,不管经文是真是假,既然秦笛说得煞有介事,那就有一定借鉴意义。至于说将来,能不能拿到六阶仙材,还真没必要着急。
对于胡洛芙而言,彻底弥补洞天的缺陷,摆脱天人五衰,恢复本来的功力,这才是最关键的,哪怕不能进阶金仙,即便作为九阶祖仙,也拥有极其漫长的寿命。
接下来,秦笛命霍山在附近再造一座侧峰,名之为“织女峰”,将胡洛芙安置在峰顶修炼。
而那刚刚招来的二十位年轻姑娘,便被打发到织女峰,听从胡洛芙的调教。
晏雪拿出一些三四阶的仙蚕丝,让她们练手。
她另外找了几个婢女,专门负责采集挂在仙王洞天中那些仙树上的蚕茧。
灵蚕一旦到了仙阶,进食的范围就拓展了,不但能吃桑叶,别的树叶也可以。而且那些仙蚕,能爬出去自己觅食,并不需要人采集树叶。结成的茧直接挂在树上,至少数千年不会腐坏。
姬甲世纪
胡洛芙在织女峰住下来,不久之后,她的养女胡舒洱找上门。
从外表看,胡洛芙乃是圆脸,胡舒洱乃是瓜子脸,两人脸型不一样,然而都是仙女,双十年华,分不出谁更年长。
作为女仙,不能只看外貌,否则很容易上当。
胡洛芙请胡舒洱走入新建的宫殿,喝着晏雪送来的悟道茶,还有隔壁钟花娘送来的百花酿。
胡舒洱坐在她的对面,目不转睛的瞧着她,过了许久才道:“恭喜母亲,重见天日。”
驱魔传人:我的僵尸男友 池糖
胡洛芙道:“辛苦你了,这些年一直照顾我。如果不是有你在,我恐怕已经被青鸟家挪出冰窖,丢到荒郊野外去了。”
毕竟她躺在冰棺里太久了,对于青鸟家而言,若是看不到价值,怎么可能一直让她躺在仙城地下?不管是龙血石,还是别的仙石,都是要不断更换的。若没有子女和徒弟,日久天长,谁还去管她呢?
她跟钟花娘不一样,钟花娘只在冰棺里躺了十几万年,而她躺了一百多万年!要是没有养女胡舒洱经常去关照,她或许已经化作枯骨了。
胡舒洱幽幽的道:“幼年之时,我住在‘龙冢’边上。父母不幸双亡,我变成了孤儿,要不是因为您的关照,我恐怕早就死掉了。您传我《织女经》,还把一颗仙桃的桃核给了我,才让我修成六阶祖仙。这份恩情,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胡洛芙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秦先生赐我新的《织女经》,不但让我焕发了青春,而且还得到他的允许,可以将《织女经》传给你。”
“啊?真的吗?秦先生怎么会有《织女经》呢?”
“无需多问,我已经读完了第三卷,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会陷入天人第五衰。你坐好了听我讲,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等你进阶祖仙后期,也会遇到同样的困境……”
“请母亲大人教我。”
爛生活 黃燎原
母女二人学了同样的功夫,正因为这一点,两人被绑在了一起。如果胡舒洱对母亲不管不顾,那么她自己就像一个人踟躇在幽深的荒原上,会显得特别孤寂!
胡洛芙躺在冰棺中一百多万年,胡舒洱经常去看顾,也是想得到母亲的提点,哪怕只有一句话,也能让她多往前走两步。
等到胡洛芙讲述完毕,母女二人都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因此心情十分愉悦。
胡舒洱问:“母亲,看来秦先生拿出来的经文,还真是好东西!似乎不用担心他,利用你帮他培养织女,成功之后,再把你一脚踢开了。”
胡洛芙点点头:“他赐我五卷《织女经》,第三卷涉及到进阶金仙,第四卷和第五卷讲初阶和中阶仙君的修行。据他所言,后面还有几卷内容,如果我愿意帮他,他会慢慢赐给我。”
“这倒是难得的仙缘!秦先生还真是奇人,竟然拥有这门传承。”
《织女经》属于小众的仙法,就跟丹、器、符、阵一样,懂得织造的人虽然不少,但真正学习过《织女经》的人却很少。尤其是将这门功法推进到金仙、仙君层次,那就十分罕见了。
当年王母掌管天庭后宫,所有织女都是她的属下,而那些顶尖的织女则有仙王层次的修为,因此才会拥有系统的《织女经》传承。
可是万花峰主秦笛怎么会拥有这门功法呢?
这件事不但胡舒洱不理解,就连胡洛芙也很疑惑。不过鉴于秦笛曾经说过,他昔年见过王母,还跟她是盟友,这句话意味深长,所以胡洛芙不能再追问。
仙人之间有很多秘辛,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自此之后,胡舒洱便经常前来,逐渐成了万花峰外的常客。
这一日,又到了万花峰五百年一次的内部法会,晏雪邀请胡洛芙和胡舒洱进去主峰大阵覆盖的范围,一起聆听秦笛的讲道。
亞索傳
卓绫,卓雨也来了,郭冰怜则没有来。
打心里来讲,郭冰怜是愿意来的,不过近年来卓鹰犯了执拗病,听见万花峰三个字就不爽,所以郭冰怜没敢来。她叮嘱卓绫和卓雨做好笔记,务必带回去给她看。
胡洛芙和胡舒洱看到大道树,顿时感到震惊不已。
胡洛芙低声道:“昔年我在双成宫里,见过一株大道树,但是远不如这一株复杂。秦先生的背景很深啊!”
有的大道树很简单,就像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鸟树,上面只有几根枝丫,几只鸟儿。
等到秦笛开讲的时候,他讲的并非复杂的大道,而是一个个具体的仙文。
每次召开法会,他都会讲述五百个仙文,阐述完了,然而再讲别的内容。
胡洛芙和胡舒洱听得一头雾水,好在胡洛芙昔年在双成宫学过基础的仙文,所以比胡舒洱的感受好一些。
晏雪帮两人找来手抄本,告诉她们课程进度。
两人愈发惊讶:“原来秦先生讲道还有教材!这些手抄本便是教材呀!”
晏雪笑道:“没错,先生在很早以前,就编写了《仙文荟萃》,截止今日还没有讲完。仙文很复杂,就算听过,也不容易理解,更不容易记住。因此在布道会之后,还会有人留下来,跟着文翔、文弱等人,交流切磋仙文。”
胡舒洱问道:“秦先生为什么如此重视仙文呢?”
晏雪道:“文以载道。仙文之中,蕴含着大道。按照先生的说法,天下大道原本杂乱无章,是因为仓颉祖师领着一帮人,经过艰苦卓绝的分析研究,创造出一个个仙文古字,然后才变得清晰起来,形成一条条具体的大道法则。要想掌握大道,最好从头开始,系统的学习仙文。”
胡舒洱听得很惊讶,问道:“秦先生讲道,跟一般的布道会比,差别太大了!为什么别的仙人,不提倡学习仙文呢?”
“因为没有良师的缘故。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愚者以其昏昏使人昭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