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lb8火熱都市小说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線上看-第267章 反擊閲讀-ud78h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那一天燕厉寻部会做事不管,他一定会为他们出头。
唐默摇摇头,“程俊,你说的简单,这件事你又想对外保密,又想让大哥为你出头,真到了迫不得已那一天大哥也不一定能想出办法。
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提前告诉大哥,不能对他隐瞒。让大哥提前做好准备,才能更好地防患于未然。”
程俊沉默了一会点点头,他不否认唐默说的话,唐默说的确实有道理。
看来必须要把这种尴尬的事告诉老大。
可是告诉老大这种事由谁来开口呢?
孟追看看程俊,程俊看看孟追,显然他们两个都不想说。
最后他们两个把目光都移向了唐默。
专心开车的唐默一开始没察觉,后来从后视镜看到她们两个的眼神,吓得一激灵。
“你们两个这是做什么?”他瑟瑟发抖地问。
孟追苦着脸说:“唐哥,你就帮帮我们吧,这种是我们怎么跟老大开口。”
“我去你大爷的,你们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就知道了。”唐默立马炸毛了。
“唐默,我们可是好兄弟,以后你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定义不容辞。”程俊也发话了。
唐默无奈地摇摇头,“算了,服了你们了,我去给你们说。”
唐默直接把车开进了阑珊公寓,燕厉寻和冷清悠就在公寓等他们。
主要是唐默这条线还是比较隐晦的,不能让外人知道。
冷清悠的书房里,唐默犹豫着说:“大嫂能不能请您先出去下,我给老大说点事。”
怎麽當劍聖 銀眼的斬殺者
冷清悠满头黑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需要他回避,不过她还是很懂事的出去了,反正她迟早也知道。
燕厉寻一定会告诉她的。
冷清悠出去以后,屋里只剩下燕厉寻、唐默、程俊和孟追。
“现在说吧。”燕厉寻沉声道,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需要避开冷清悠。
唐默也蛮尴尬,“老大,那个……那个程俊和孟追被罗美心设计了,而且使用最卑劣的手段。”
唐默说这话,程俊和孟追已经低下头,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神兵小將之天影傳說
燕厉寻已经开始脑补画面了,他从李飞扬口中得知了壹号公馆的内幕,所以不难猜出程俊和孟追经历了什么。
古代試婚
他挺同情他们两个,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只能说:“辛苦了。”
无上
“老大,我们现在怕的就是她们偷偷录了小视频,到时候那这个威胁我们不就问题大了。”唐默赶紧补充道。
燕厉寻点点头,“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没有搞清楚状况让你们两个受牵连。”
“老大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工作不到位,才找了他们的道。”
程俊和孟追心里很明白,他们之所以落入对方的圈套,是因为他们自己大意了。
燕厉寻拍了拍程俊和孟追的肩膀,“你们都好好休息,这两天给你们放假,剩下的工作交给其他兄弟跟进。”
孟追还想说点什么,被程俊拦了下来。
“行,我们就多些老大了。”
燕厉寻道了声:“好。”
程俊和孟追离开后,燕厉寻又交代了唐默一些事情。
唐默一一记下,然后赶紧着手处理。
冷清悠等他们都走以后才进去,燕厉寻果真没有瞒他,把所有的事和盘托出。
“罗美心敢做,我们就让她尝尝对付我们的后果。”她红唇微勾,眼睛里满是冷漠。
“你想怎么做?”燕厉寻反问道。
“自然是以毒攻毒。”冷清悠听完心中便有了想法,“不管他们有没有录下视频,我们都要先下手为强。”
燕厉寻笑笑,“好,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
冷清悠在燕厉寻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燕厉寻弯起了眼睛,“好,就这么办。我让飞扬去安排。”
李飞扬接到这种任务很兴奋,终于可以通过这种工作忘掉自己的不愉快了。
某日傍晚,李飞扬召集了几个兄弟,趁着罗美心身边没有人把她绑了。
星云物语
然后又把它丢到欧皇会所的顶层。
【一直关注此书的读者们一定知道欧皇会所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冷菲菲、傅安琪和傅瑶都是折在这里。】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傅安琪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身边多了几个没穿衣服的戴面具男人。
对于这种情况,她一脸懵逼。
太上問道章 黃黑之王
她又看了看同样没有穿衣服的自己,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同样她身上的酸痛也提醒着自己经历了什么。
她虽说风韵犹存,但是已经很久没有男人了。
白男與丹尼爾的時空之旅 黑瑰兒
对于男女这点事,她已经看开了。
如今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自己这是着了道,被别人算计。
其中一个戴面具的男人说,“你识相的话,最好把你录得小视频和见不得光的事全都交代了,不然我让你的视频曝光在所有人面前。”
罗美心终于知道了自己被算计的原因,她心中恼怒,面上却十分平静。
“我没有任何事需要交代,也没有你们所说的小视频。希望你们不要为难我一介弱质女流。”
戴面具的男人冷哼道:“在我面前狡辩没有用,你只需要老实交代。不然我保证你走出这个大门就能看到铺天盖地都是你的小视频。你要是还想在阑江城混的话,就不要负隅顽抗。”
罗美心不再争辩,“我的衣服呢?”
“光着出去,你的衣服已经被我们撕烂了。”
“流氓,我要告你们。”
“你尽管去,反正视频中是你自愿的,是你求着我们做,别装出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
罗美心蒙了,本想威胁他们,反被威胁。
她什么时候主动了?
她什么时候求了?
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有这种药吗 ?
她现在脑中一片混乱,不知道怎么自己还有心情想这个。
“想好了没有,想好了快点说。别回味了!”戴面具的男人说道。
罗美心瞪大眼睛看着他反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回味了?”
“看你yin dang的表清就知道,你不用狡辩快点说。”戴面具的男人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