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shq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二百一十八章 絕望相伴-temdz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夏岑兮这边。
“这样,谢谢沈总的建议,那我再好好想想。”夏岑兮颔首,对于沈亦骁话中的意思,她还有很多不明白,但是他们两个聊的时间也确实有些久,而且他应该好好的去问一问卓沁的意见,看她是否愿意和环纳解约。
沈亦骁见状也不勉强,耸了耸肩,他的目光灼灼,看着面前的女人。“关于卓沁解约一事,我觉得你有必要好好和靳珩深聊易聊,以后卓沁的发展,以及他的策划,这些都是他还没有告诉你的。”
仙劫
对于卓沁,难道靳珩深会有别的安排?夏岑兮疑惑不解。“好,沈总,我知道了,等我那边有答复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虽然心里还是有着迷惑,但是她依旧保持着风度和端庄,甜甜一笑,收起了面前的文件,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想要看一眼时间,却发现手机上竟然有这么多的未接来电,不由得惊叫一声。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卓沁和靳珩深的都有。
是有什么急事吗?夏岑兮一头雾水,刚准备给卓沁打回去,同样的坐在面前的沈亦骁也接到了电话。
“靳总,就算你心护夏岑兮心切,也不用打这么多通电话吧,我能把她怎么样?”
看见电话是靳珩深打来的,沈亦骁下意识以为靳珩深要找夏岑兮,语气也格外的随意,甚至有些打趣他。
结果电话那一头,却传来一阵怒骂。“沈亦骁,如果你是一个男人,就不应该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你这是毁了卓沁,你明白吗?”
“我真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我看你当真是想让卓沁恨你一辈子!”
卓沁?被他这么狗血淋头一通乱骂,沈亦骁摸不着头脑,他沉下了语气,对着电话说道:“靳珩深,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对面的靳珩深也扬起了语气。“卓沁出事了!你知不知道他被人灌了酒!还被人侮辱,还好我到的早,否则……”
“在哪里!”他浑身都散发着冰冷,语气也犹如从地狱中的梦魇。
夏岑兮并不知道沈亦骁的电话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打来的这通电话,让沈亦骁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快。
重生妇产科
“跟我去医院。”刚挂断了和靳珩深的电话,沈亦骁二话不说,拉起夏岑兮就准备开车。
去医院?夏岑兮心里忽然涌上了一阵不祥的预感,难不成……
英雄學院之吉嵐吉羽
“卓沁出事了,她被人下了圈套,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他沉下语气,不想让夏岑兮看出他的狼狈。而事实上,沈亦骁全身都在颤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根本没办法接受卓沁出一点事。
听到这一句话,坐在副驾驶上的夏岑兮从头凉到了脚,车里虽然开着暖风,可是一点也不能驱散她心中的冰冷。“为什么!发生了什么?明明刚才她还在家里,说等我回去……”
“不知道。”沈亦骁握紧了方向盘,双眼中带着阴沉,整个车厢里的氛围都降到了冰点。
如果让他知道到底是谁敢明目张胆的碰卓沁,那个人一定活不到明天。
等他们两个赶到了医院,正巧就看见了站在急救室面正在焦急等待结果的靳珩深。
夏岑兮一时心急,脚没踩稳,一个扑空,还好靳珩深反应快,将她抱在了怀里。
夏岑兮感到不自然,马上推开他,随即又马上着急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卓沁会无端的出事?”
靳珩深看着一脸着急的夏岑兮,表情也是格外的惆怅。他揉了揉眉心,开始讲事情的来龙去脉。
冥王灭世
之前卓沁联系他的时候,靳珩深正在开会,所以没有及时接到电话,等再打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无人接听,手机里还有一则短信,短信上面写的是夏岑兮被云菲儿带去了白天鹅,可能有危险。看到短信的那一瞬间,靳珩深几乎疯狂,他发了疯的赶往白天鹅,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一脚踹开了包房的门,可是看到的,却是正在被玩弄的卓沁。
皮肤上也是触目惊心,胸口处,大腿上,都是被人玩弄的痕迹,红色的印子,格外的引人遐想。
穿越之纷乱三国
“我急匆匆的赶到了白天鹅时,并没有找到你,包房里只有卓沁,还有其他的几个男人,卓沁应该是被人灌了酒,状态很不好,而且……”
“而且什么啊,你继续说啊!”夏岑兮听着靳珩深的一字一句心也跟着冷了起来,她不敢相信那个包房里会发生什么。
“卓沁的衣服被人撕烂!”
靳珩深皱着眉,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
顿时,沈亦骁五雷轰顶。
夏岑兮听了同样倒吸一口冷气:“阿沁她……不会被……”
靳珩深摇头:“所幸我到的及时,她还没有被,再晚一点,恐怕就……”
他眼前俨然已经浮现了卓沁,一脸无助,被那些男人恶心的画面。
“云!菲!儿!”沈亦骁咬着牙,脸色阴沉可怖,恨不得此刻就将云菲儿撕成碎片。
“我要杀了她!”
病房里。
由于卓沁被迫喝了太多的酒,身体摄入了过多的酒精,此时正在被抢救,大夫在给她洗胃,卓沁陷入了深深昏迷。梦里,全是刚才那些不堪的画面。
美女的王牌保镖 悟解
“喝啊!喝!”
是云菲儿嚣张的声音。
“美人真不错,这触感,也太舒服了……”
胸前的柔软被人肆意的揉捏着,性感的腰肢被各种各样的男人不停地抚摸……
忽然,她大叫一声,满头是汗,坐了起来。她睁眼的一瞬间,便看见了夏岑兮正坐在她的床边,一脸的心疼。
顿时,她情绪崩溃,一句话也不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砸在了被子上。
本以为她会嚎啕大哭,可是她却是那般的安静,连夏岑兮也慌了神,其身将她抱在了怀里,拍着她的后背。
她想开口安慰,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安静了好一会儿,卓沁感受着夏岑兮身上的温度,才开始发泄。
呜呜……
她的哭声格外的难听,因为被酒精所侵蚀的缘故,嗓子也变得沙哑。
壹世信仰半生曙光
她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只是有如小兽一般的痛苦。
只要闭上眼睛,都是那痛苦的画面。
她那般的无助,那般的受人侮辱,那般的……
不堪一击。